伪装兄妹(校园 高H)

作者:一枝独秀

陈遥从小就是长辈眼里的乖乖女,跟顾淮约炮,是她做过最离经叛道的事儿。 一回生二回熟,就在她想把关系变为可持续发展的时候,她的母亲突然宣布再婚了,他们从炮友变成兄妹。 怎么办?当然是开始了伪装之路…… *人前好兄妹,人后疯狂肏穴。 *伪骨科...

心锁(父女 H)

作者:拾叁幺

简希孤苦无依十五年,终于有一天一个自称是她亲生父亲的三十岁男人将她从福利院领了回去,从此她也变成有家的小孩。然而这还不够,对于亲情的渴望,十五年孤苦岁月给她带来的伤害,让简希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了浓烈的占有欲,她想要他这一辈子只能有自己一个小孩...

骗身(np)

作者:何夏

陈茉是东城实验中学的一名老师,高考落榜,上了一所普通的师范院校,恰好父母都是从事教育的工作,所以陈茉有幸来到实验中学教书。在父母的庇护下,再加上自己性格内向,陈茉二十三岁的时光里,没有谈过一次恋爱,结果老天赏脸,一下子给她了三个男人。男主角们有...

女扮男装被太子发现后(1v1 h)

作者:二朵喝茶

被太子殿下戳穿身份的傅宁榕做过最错的一桩事便是为了摆脱太子,给他下了药。——还妄图把婢子送到他榻上。她天真的以为,有了别人,谢渝就不会动她。风雨欲来。婢子没能献身。反而是傅宁榕腰被钳制着,被人挺身,像树叶一样被肏弄得四处摇摆,大力贯穿到底,一下...

蝴蝶效应

作者:兆壹北

清心寡欲的杨悠悠作为一名直直朝着“事业有成”奔赴的年轻律师,在一个与往常并无不同的夜里糟了难。痛苦、未知、迷茫、无法原谅……报警是她的第一选择。可就在她去医院取伤情鉴定的路上突然回到了十四年前,故事与事故同时运转,等她再回来,除了灾厄并没有离开...

为虎作伥(高干NPH)

作者:潮封

在美人如云的电视台里,出身贫寒,相貌平凡的叶景乔毫不起眼 只有她知道,她的心里藏着一只愤怒而残暴的老虎。 它皮毛斑斓,爪如利刃,时不时奔出笼中,撕破平静,把那一只只高贵却也凶狠的美丽猎物们,踩在脚下践踏。 迫使他们垂下头颅,俯首称臣。 ...

后妈她左右为男(1V2)

作者:檀东意

近日,投资圈传出一个八卦。 著名业内大佬姜延他结婚了! 众人纷纷伸长了耳朵磕着瓜子等待看八卦。 无他,因为姜大佬他有个十七岁的儿子。 P.S.姜大佬现年三十六。 再P.S儿子是母不详的非婚生子。 听说对象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职员? 嘶...

女留学生秘闻录(NPH)

作者:老聋瞎

人生苦短,当然要睡遍联合国才够本。当我踏上交换生旅途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开启我淫荡的外国行。np,结局不确定,中途有被淘汰的男主。

云水之欢[古言,1v1]

作者:阿牙呀

一个双向奔赴的故事。 国公府的小丫鬟有幸得了世子爷的眼,被拽到身下肆意妄为的同时也被心机深沉的世子爷步步捧上世子妃的道路 。 甜宠 !奶茶都没有小说甜 !!

瑰丽灵药(男暗恋女)

作者:诗梳风

薛灵是邵应廷的沉疴,而他是薛灵的妙药。 薛灵打算临死前玩一场易聚易散的恋爱游戏,渣完就跑,对象是看上去就像玩咖的校草邵应廷。 后来事迹败露,邵应廷锁上房门,掐住她脖子强吻时,她觉得自己会先死在他床上。 - 某次高中聚会,邵应廷被八卦的同...

在娱乐圈里作天作地

作者:一只勺子

裴曦是个漂亮又气质独特的女孩子。 十六岁那年,被星探小姐姐狂追三天街气喘到不行都不放弃的精神所感动,她收下名片答应去去LJ娱乐公司面试,没想到面试一次就过。 公司打算让她练习一段时间安排她女团出道。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她去给同公司男团拍摄M...

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

作者:秋江冷

他几近崩溃地想要再劝说姐姐,刚张开嘴就被塞进了一团布料,带着点家里用的内衣洗衣液和微微腥咸的味道,紧接着性器刮蹭到了鼓鼓的肉丘,他大脑一下子短了路,姐姐把她的内裤塞进了他的嘴里。 …… 他急忙要把性器从穴壁中抽出来,姐姐立刻觉知到他的意图,...

鹅珠(高H)

作者:rudin

*鹅珠是一个典故,喻守戒。危身不证鹅珠,守死不拔生草。一句话简介:自诩清高的美女学霸约炮约到了最烂俗的高富帅,一面不要一面不断被吃干抹净。小说+影视在线:po18.art「po1⒏art」

帅哥都有病「病娇np」

作者:长情许鸢

海樱中学有一个众人公认的“五大危险人物”榜,其中,一名叫童眠的女子高中生凭一己之力力压凶残的教导主任,目中无人的秃头数学老师,神出鬼没的副校长以及爱多管闲事的食堂大妈成为了此榜榜首。众人:别问,问就是会被追杀。童眠是个长相、成绩、身材、家世都十...

控辩双方

作者:周六不更

曲衷执业第二年,就因为将一个法援案子从组织卖淫罪辩成了协助组织卖淫罪而一战成名,慕名找上门的皮条客、强奸犯家属不计其数。案子接到手软的曲衷欲哭无泪——她还没做好当一个性犯罪代理人专业户的准备啊…… 申城C区检察院三部的检察官助理翟昰(shi四声)...

第七封

作者:枸慈

依旧是走剧情 姐弟,男暗恋女,破镜重圆,狗血 怂软倔菜小医生vs禁欲精英教授(禁个屁的欲 占有欲爆棚小狼狗) 文案:梁从深八岁,谢佳菀十一岁——谢梁两家去露营,梁从深总会第一时间把烤好的东西捧到谢佳菀面前,殷勤地说“姐姐,你吃”,所有大人说...

谁先脱身

作者:枸慈

文案一:纪景清本着看热闹的心态护送后妈后妹回乡下争夺后妈前夫的遗产,谁知道热闹没看成,看上了后妹的堂姐。 客厅里为了遗产吵得天翻地覆,男人锁上阳台门,压她在栏杆上接吻。 半年后,樊莱那个喜欢带男人回出租屋过夜的舍友带回来一个公司老板…… ...

贵族学院路人甲也配谈恋爱吗

作者:蓝莓酸奶我的爱

贾仁路穿成《帝国荣华——冰晶般美丽的爱恋》里在第一章就下线了的路人甲贾仁路 刚开始 为了能够钓到金龟婿,搞到分手费/离婚财产 贾仁路仗着知晓剧情,制定精密的计划 但是 为什么不按照剧本中的来?! 女主喂猫,加好感;她喂猫,处分扣分 ...

春风一渡(古言,剧情)

作者:黄瓜青青

四个人,两对冤家,一堆事故。 桃李伴春风,一渡函谷关。 *不懂惜玉的直男公子 X 心高狡诈的郑家庶女 郑家庶女,容貌倾城。 秦徵深知此女的虚伪狡诈,对她的美貌视若无睹,竟将她比作乡下满脸麻子的如花。 郑桑嘲他是狂且的山野莽夫。 “过奖...

东窗计(古言 1v1)

作者:密码本

纪盈靠着祖上军功,年少时顽劣霸道,人人喊打。 报应不爽,她被赐婚给寒门出身的安国将军陈怀。 她欲哭无泪,只因她从前作恶,害得他前程尽毁,只能投军边地。 陈怀年少第一次动心,被纪盈骗得惨烈。以为她是看不起他的出身,故意捉弄而已。 成亲时,...

撩欲(黑道1V1 SC)

作者:清尔柒七

一夜旖旎,他给了她蛇形手链的印记,想把她牢牢困在身边,可终究他是先动了情的,日久生情之后,沈年却发现扶宴心中有一个白月光,还是娱乐圈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而背后捧白月光的大佬就是他本人……

冷妻难撩(H,强取豪夺)

作者:明骚一朵

“啊,太深了,路非循你插得太深了!”虞染惊叫道。 路非循只得拔出来一点,“现在可以了吗?” “太浅了,根都露在外边,树活不了的。”虞染再次挑刺。 男人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用力一掰,直接将小树苗一分为二! “路非循,你居然敢把我的招财树折...

吾郎妖也【古言H1V1】

作者:13夜

煌京妖孽横行,霓罗谨遵师傅之命下山封妖。 唯恐身单力薄,特意收了一只「可诱导向善的小猫妖」同行。 不料,这只猫妖不仅「奸懒馋滑」还明目张胆地将她惦记上了。 —————— 霓罗呵斥:「你真是妖性难驯,不可饶恕。」 「是吗?」他勾唇魅惑地...

老师,想太阳了(1V1 H)

作者:快乐草

何宣举在半空中的手,迟疑著颤抖著,不知道该先去解白寄晴胸前的扣子,还是自己的。此刻躺在身下的女子,是他的老师......他是天之骄子,但在他眼里,这世界虚伪的可怕,所有肮脏污秽上不了台面的,都在阳光下上演。甚至于,白天头顶上的太阳,也是为了服务黑暗。...

小情话【校园H】

作者:小松鼠

帅狗嘴硬拽哥VS人美心软小甜妹一句话总结:一对小冤家白天一起天天向上,晚上夜夜向下的故事。******程又安十八岁这一年才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夫,这未婚夫除了一张脸,简直一无是处,不仅学习差,脾气也很差,还动不动就要她履行未婚夫妻责任。程又安:……妈妈,我...

你的手好冰(重修、虐心)

作者:冷水很冷

她很爱他,但他是渣男,于是她杀了他,希望他重生后做个好男人。 复杂点: 郑灿爱倪渊,很爱很爱,但倪渊伤害她一遍又一遍,她忍无可忍,通过一次一次谋杀亲夫获得重生,直到最后才恍悟,这个男人永远不会爱上她的。

堕爱

作者:旁观者

本子1:《禁锢学姐》受囚禁攻(纯百)患得患失哭包弱受×冰山女神学姐攻陈妮妮长得乖巧、柔弱,白妍比疼自己的亲妹妹还要疼她,尽可能保护她、照顾她,可这样一个人畜无害的温室娇花却生生折断了白妍的羽翼。每次陈妮妮缠上来,小挂件似地挂在她身上,拉长了尾音...

离个婚好难(高H)

作者:蜉蝣扎蛙

疫情期间,苏秀的百度搜索第一条永远是“民政局何时开门”。  她要踹了这个父母眼中的“金龟婿”,去过自己的快活日子。  然而却发现,结婚容易,离婚……可真难。  女主问:疫情禁严不能出去约怎么办?  男主答:乖乖在家吃公粮呗。  女主:不怎么完美...

返航鱼线(高H)

作者:比奇堡快乐奶妈

白青珈破落了, 昔日影后沦落到被十八线小明星欺负。 白青珈于是破罐子破摔找了个金主捧她, 谁料金主又帅又专一, 床上花样还多到她喊老公。 一个不太正常的金主文 蓄谋已久×没心没肺 双c,女主和男二有过边缘性行为

每天都在被勾引(校园H)

作者:感觉不太喵

楚枝选择当疯子后做了许多疯事,其中最出格的就是强睡了她那两个高高在上的继兄。 当这段不伦关系持续到高二的那一年,她发现对他们的感情变了质。 为了避开和他们交缠的麻烦未来,她决心当回一个正常人。 但她的继兄们,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