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牵手(今天只有1更)

作品:《和薄少撒个娇

    和薄少撒个娇 作者:堇颜

    224 牵手(今天只有1更)

    纵使洛欢是见过世面的人,平日里虽然谈不上喜怒不行于色。

    可是……倒也能绷得住。

    如今公然的在糖糖面前小脸爆红,难以控制。

    洛欢真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见状,糖糖的笑容更是灿烂而明媚。

    “妈咪,你脸红了耶。”

    洛欢:“……”

    洛欢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薄靳南,看着男人唇角同样挂着愉悦的弧度,小声的开口道:“我出去透透气。”

    话音落下,洛欢立刻向着病房门口走去,留下糖糖和薄靳南两个人灰心一笑。

    薄靳南眸光幽深。

    糖糖则像是个贴心的小天使一般。

    “蜀黍,你要加油。”

    “嗯。”

    薄靳南抬手揉了揉糖糖的丝,满是宠溺,在糖糖的眼神授意下,起身追了出去。

    ……

    洛欢站在走道的窗户口吹着冷风,抬手摩挲着自己的红唇,平复着心底的异样。

    良久之后,才觉得自己没那么面红耳赤,好受了些。

    谁知道转身之际,就看到薄靳南站在自己的身后,眸子深沉,不知道凝视了自己多久。

    洛欢:“……”

    四目相对。

    男人的墨眸带着几分玩味的笑意。

    洛欢现在是觉得刚刚平复下来的热度,现在浑身又变得炽热起来。

    他什么时候跟在自己的身后,凝视着自己,自己都不知道。

    那岂不是刚刚自己所有放松,喘气的动作都被男人尽收眼底了?

    “放心,这里是医院的走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薄靳南似乎是看中了洛欢的心底所想,率先开口,说出来的话更是让洛欢恨不得一个打耳光直接抽上去。

    薄靳南,你可真是够好意思的。

    说话间,薄靳南迈开长腿上前一步,看着男人的俊脸在自己面前放大,洛欢忍不住控诉起来。

    “刚刚在孩子面前,你怎么可以?”

    “我让她闭眼了,而且用手将她的眼睛挡住了。”

    薄靳南说得真挚,洛欢所考虑的自己都考虑在内了。

    “抱歉,我刚刚真的是情难自禁。”

    洛欢:“……”

    这男人!

    洛欢气得都有些无奈了,这男人也真够厚颜无耻的。

    薄靳南墨眸在洛欢的身上定格,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邪魅动人。

    “我也认为,这种事儿,还是两个人私下比较直接。”

    洛欢原先一直都认为薄靳南是个高冷淡漠的正经人,如今听着薄靳南的话,这哪里有正经人的影子啊。

    分明就是强买强卖啊。

    洛欢气恼极了,懒得和薄靳南在这儿纠缠下去,直接给自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我先回去看孩子了。”

    话音落下,洛欢准备越过薄靳南直接向着病房走去,却被男人在手腕间一个用力,直接被男人扯进了怀里。

    洛欢试图挣扎,可是男人桎梏自己的手腕微许用力,自己就再也挣扎不了了。

    “洛欢,别忘了我们俩的承诺。”

    洛欢闻言心底一怔,男人低沉的嗓音再度在耳边响起。

    “我在等你的态度……”

    “等……你对我的态度。”

    男人的嗓音低沉,一句又是一句,听着洛欢身子一怔,心底涌出一抹抹异样的情绪,翻滚着,将自己折腾的够呛。

    这算是……谈恋爱了嘛?

    洛欢倒是没有闻到空气中的甜香味,而是爱情的酸味。

    洛欢想要脱口而出问薄靳南有关温蕊的话,可是话到唇边,却听到护士直接一声道:“洛小姐,宋医生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洛欢闻言立刻从薄靳南的怀里挣扎开,刚刚是欲言又止,现在完全没了询问的念头,等到糖糖手术结束之后再问吧。

    洛欢红着脸,偷瞄了一眼薄靳南的俊脸,小声道:“我先去宋丞办公室了。”

    “一起。”

    四目相对,薄靳南的墨眸坚定,透着不容置喙的强硬,洛欢点了点头,快步向着宋丞的办公室方向走去,却被薄靳南直接走到身侧,抓住了小手。

    洛欢:“……”

    这算是牵手嘛?

    洛欢试着抽回小手,却被薄靳南抓得更紧了。

    洛欢小脸再度羞红,薄靳南却直接勾唇,迈开长腿牵着洛欢向着办公室方向走去。

    ……

    说是办公室,更像是小型的专家会诊。

    薄靳南和洛欢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宋丞难得面带笑意的面庞。

    “洛欢,靳南,好消息,郭龙的配型和糖糖是温和的,我们决定三天后手术,我们现在就在商量手术该怎么实施,以及风险性的问题。”

    洛欢:“……”

    薄靳南:“……”

    洛欢和薄靳南下意识的相视一笑,这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啊。

    洛欢更是控制不住的眼泪从眼眶滑落,重重的点了点头。

    “手术的事儿,你们决定就好,我没有任何意见。”

    薄靳南薄唇抿起,看了一眼宋丞的人,直接道:“手术有没有压力,需不需要我安排人来帮忙?”

    “放心,目前国内应对这样的手术,完全可以自如,我这边的人已经从外面调过来了,确保手术前还是手术后,都可以万无一失。”

    “好。”

    薄靳南点头,和宋丞多年的好友,所以对宋丞的话,完全不存在任何的担心。

    “洛欢,如果没问题的话,这是手术前的同意书,麻烦你签字,至于郭龙那边,我也会安排人去签字的。”

    “好。”

    洛欢含着泪点了点头,将眼眶里的热泪逼下,颤抖的握住宋丞递来的黑笔,犹豫着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宋医生,拜托你……”

    宋丞点了点头,看着洛欢无比感激感恩的模样,抬手拍了拍洛欢纤瘦的肩膀。

    随后,宋丞视线重新落在薄靳南的身上,抿唇。

    “靳南,既然你帮我解决了配型的问题,那么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会还你一个健康的孩子。”

    “嗯。”

    多年挚友,薄靳南对宋丞的话深信不疑,更相信宋丞的医术。

    ……

    从宋丞办公室出来,洛欢眼眶里激动的泪水几乎是忍不住,哽咽着嗅着鼻子。

    薄靳南一直都认为洛欢不爱哭,可是这几天真的是看了太多了洛欢泪流满面的模样。

    知道洛欢心底的喜悦,薄靳南勾唇,直接伸出大手再度握住了洛欢的小手。

    十指相扣,甚至看着十分自然。

    “手是用来牵的,不是擦眼泪的。”

    谈不上是多么高情商的一句话,却让洛欢的心都被薄靳南牵动着,拉扯着。

    洛欢小脸再度红了起来。

    薄靳南却勾唇,直接牵着洛欢的小手走进电梯准备按下按钮的时候,洛欢直接道:“先去看看郭龙吧。”

    郭龙是希望的来源,决不能出一点意外。

    “好。”

    薄靳南点了点头。

    两个人并肩站着,洛欢余光瞄了一眼,才现自己的头顶刚好才能到男人的颈脖处。

    这该死的身高差啊。

    洛欢依稀记得自己当初为了困住薄靳南和他好好聊一聊,花了心思将自己和薄靳南困在电梯里,结果……

    电梯意外导致了电梯的骤停。

    洛欢哑然失笑……

    也是那个时候,自己才知道薄靳南居然和糖糖一样,都有幽室恐惧症。

    薄靳南看着自己面前的落地镜,将镜子里洛欢忍着笑的模样尽收眼底,眸光变深。

    “在想以前捉弄我的事儿嘛?”

    “我没有,别胡说,不可能。”

    否认三连,洛欢却在男人的墨眸注视下变得心虚起来。

    洛欢还是没能抗住男人目光注视的压力,小声的应了句。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别再提了。”

    闻言,薄靳南唇角的笑意更加意味深长,大手更加攥紧了洛欢的小手,没有多余的言语,直接用动作替代。

    小手此时此刻被男人紧抓在手心,洛欢的心剧烈的起伏着,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

    ……

    两个人一并牵手走到了郭龙的病房。

    洛欢率先询问照看郭龙的护工有没有现郭龙的异常。

    护工连忙摆手。

    “洛小姐,他现在不抽烟了……就是没事儿的时候打打牌打时间,好像手机上在玩赌博,欠了不少钱。”

    “嗯,辛苦了。”

    洛欢点头,这郭龙为了钱,肯定会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

    洛欢和薄靳南一并推开房门进去,就看到郭龙直接横躺在大床上,百无聊赖,虽然精神情况谈不上健康,但是目前身体情况还算是不错。

    洛欢勾唇,直接道:“郭龙,你的检查结果的确是吻合的,钱已经准备好了,等手术结束后,我直接会打在你的账户上。”

    这钱虽然是薄靳南先提出来的,但是洛欢还是决定钱从自己这儿出,不麻烦男人了。

    郭龙原本还有些打瞌睡,听到洛欢这么说,立刻激动的从床上跳着坐了起来。

    “好,没问题,我这配型多得很,要多少有多少,一次不成功,来两次也可以啊。”

    洛欢:“……”

    晦气话。

    洛欢眸光再度暗了几分,还没来得及开口,郭龙则是捂住肚子,顾不得自己的形象,赤脚向着洗手间方向跑去。

    “稍等下,人有三急。”

    见状,洛欢和薄靳南相视一眼,蹙眉,有些困惑郭龙的异常。

    没多久,郭龙便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两天开始闹肚子了,我这饮食看样子得注意点,不能大吃大喝了。”

    郭龙在外面过惯了漂流的日子,温饱都是问题,难得住这么高档的房子,还吃着不要钱的美味,一下子就没顾得上节制,郭龙只当自己这突然间拉肚子全部都是饮食的问题。

    薄靳南眯着眸子,蹙眉,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见薄靳南和洛欢脸色都沉了下来,郭龙立马嬉皮笑脸道:“放心放心,身体一定好好的,到时候啊,一定不会掉链子的,我还等着拿钱呢。”

    “嗯。”

    洛欢点了点头,心却还是不安的。

    马上就到了关键的时间点,郭龙的身体不能出任何意外。

    ……

    等洛欢和薄靳南结伴从郭龙病房里出来,心底还有些惴惴不安,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洛欢将心底的异样压下,但愿只是自己想多了吧。

    薄靳南同样眸光深了几分,对着身侧的护工命令道:“派人跟进郭龙的饮食。”

    “是,薄先生。”

    ……

    另外一边:

    洛安暖和李慧坐在医院对面的咖啡厅里,品着面前的咖啡,洋洋得意。

    这李慧更是得意忘形。

    “安暖,我看洛欢和薄靳南似乎也没现郭龙身体出现问题……”

    “你那个艾滋病的传染病针剂真的扎进去了嘛?会不会有错啊?”

    “这可千万得万无一失啊,这糖糖救不了了,洛欢才会疯,这洛氏没人继承了,财产才能轮到咱们俩的头上啊。”

    洛安阳人现在还在监狱里,李慧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洛安暖的身上。

    洛安暖闻言看了一眼李慧殷切的模样,没好气开口道:“放心吧。”

    洛安暖边说边搅动自己面前的咖啡,扯唇冷笑道:“我还被郭龙那个贱男人占了点便宜呢,说起来真的是晦气。”

    李慧一怔,倒也没有太往心里去。

    “安暖,这些小亏不提也罢……现在最重要的是得手。”

    李慧笑得满是阴鸷,洛安暖同样如此。

    “我看洛欢还要得意到什么时候,哼,明明都离婚带孩子的女人,凭什么那么多极品的男人还愿意追。”

    洛安暖越是这么想,越是气不打一处来。

    李慧则是连连点头,笑得明媚。

    “待会儿陪我去选件衣服,到时候……我得好好的穿着红色去看洛欢奔溃绝望的模样才行。”

    洛安暖听到李慧这么说,有些不满。

    这李慧这些年来真的是半点没脑子啊,如果她能做点投资,自己和她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对了,安暖啊,妈最近打听了,好像有人专门出国去赌呢……这小赌怡情呢。”

    “那个做钢材的,他老婆听说一次性赚了一千多万呢。”

    “妈觉得最近手气不错,我也想试试看呢。”

    听到李慧这么说,洛安暖神色立刻变得焦灼起来。

    “妈,赌的事儿你可千万别碰啊……”

    洛安暖是真怕李慧没脑子的连累自己。

    ------题外话------

    抱歉抱歉,今天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来。

    我妈情况不太好,肝硬化肝腹水到了晚期,肝完全派不上用场了。

    医生建议是肝移植,否则就是……

    其实有些感慨,之前跟大家分享了我毕业结婚生子的欢乐消息。

    去年到今年又跟大家分享了我妈反复住院的事儿。

    其实真的很想一直跟大家分享我的快乐,而不是我的悲怆。

    很抱歉,这两年状态太差,写出来的内容也是一言难尽。

    虽然接下来的时间我可能会很忙,例如卖房子啊筹钱啊,跑南京和上海登记消息等肝源等等

    我能给的承诺很少,但是我一定会加油码字,将所有落的字数补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聊人生,寻知己~

    校园港

    恋耽美

    224 牵手(今天只有1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