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作品:《人非草木_高h

    人非草木_高h 作者:楚云疏

    94

    人非草木_高h 作者:楚云疏

    小星星变成一只满地乱爬的小动物的时候,姜玟桐的看盘直播也开了三个月了。

    她从一开始面对镜头的不自然,到现在终于能专业又不失轻松地跟粉丝们聊一聊走势。

    下午收盘后,一个叫“小草莓”的网友跑来刷问题,在一长串股票代码后面,“小草莓”别别扭扭地说:“桐桐美女,我觉得你还是别穿一身正装了,你不知道,群里大家还对你的穿着投过票……”

    姜玟桐有些好奇:“你们还建了群啊?”

    “是啊是啊,大家经常交流些股票,偶尔也赌一赌,咳咳,比如说,你今天穿什么。”

    “……”

    “小草莓”打出一串哈哈哈:“大概就是从那次你穿了条漂亮的连衣裙开始的,那天好像是个周末,我们都猜你是不是要出去约会。我们还统计过,只要你不穿正装,当日的点赞数和评论数量就会直线上升。所以,你要不要考虑更换一下穿衣风格?”

    这个“小草莓”倒也不是陌生人,当年她当研究员的时候跑申金投资跑得勤,“小草莓”便是姜玟桐的颜粉之一。

    后来姜玟桐公开了自己的新事业,“小草莓”这批人都跑来声援她,现在竟小有规模了。

    不仅是申金投资,还有来自各家公私募资管保险的老熟人。他们本来就干着基金研究员、投资经理的活,看的行业几乎囊括了各行各业,对A股市场很是精通。

    所以在群里或是视频聊天时,观摩姜玟桐的“盛世美颜”只是一部分,大多数时候,他们会极其认真地跟她聊工作。

    也是一种变相的激励了。

    姜玟桐当然很感动,她笑着点点头:“谢谢小草莓的建议呀,我这边考虑做一个官方的投票通道,到时看看投票结果吧。”

    “小草莓”一连敲了十多个感叹号,之后很久都没说话,估计去群里广而告之去了。

    起初,姜玟桐几乎都要连夜准备大纲和主持词,后来发现,照本宣科式的直播早已过时,反倒是在收盘后的闲聊中,大家更加热情些。

    于是她从善如流地做出了改变。

    如今,也能面不红心不跳地指点股市“江山”了。

    当然尴尬也是有的,一些有特殊目的的“游客”,会针对她的外貌和身材打一些擦边球。大多数时候都比较隐晦,姜玟桐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也有一些特别不和谐的声音。

    随着她小有了几分名气,这些不和谐的声音愈来愈多了。

    比如说,昨天收盘后,有一个人打了一串加粗变红的字:“被xy操烂的贱人,还跑到这里来装清纯,你的k线知识,该不会是xy在床上教的吧?”

    又比如:“真骚,系那么多扣子干嘛,扯开来让我舔。”

    诸如此类。攻击她自己倒也罢了,这些不怀好意的人,甚至会攻击到小星星。

    气当然是气的,但这些账号大多是刚注册的新号,用户名是一堆乱码,姜玟桐也不想将这事捅到平台层面上去。

    当她消了气再来察看截图,这些新账号都显示“已注销”。

    而这时,“syy”总会冷不丁发来一长段犀利的复盘点评,打破尴尬气氛,让大家复又活跃起来,边聊股票边将这种事揭过。

    聊了一阵,姜玟桐电话响了,她抱歉地冲摄像头道:“今天还有事,得下线了。各位下周见。”

    “小草莓”突然出现:“啊啊啊女神又要约会去了!!!”

    姜玟桐笑笑:“别乱猜。”

    直播里一片鬼哭狼嚎,只有“syy”不发一言,短短几秒钟,他的头像就灰了。

    姜玟桐分神去看头像,接电话就慢了几秒。

    程跖在电话那头笑:“有没有打扰你?时间差不多了,我马上就回,你该出发就出发。第一次检阅工作成果的时间到了,紧不紧张?”

    听到程跖的声音,她的心情就奇妙地变得安定下来:“哪里会紧张,最差无非是倒数第一,下次季度考核没准就是倒数第二了呢。”

    “不要有压力,我看你粉丝挺多的,还有些基金公司想借你这个平台推产品?已经是很好的开局了。今天不冷不热,我晚上带小星星出去转一圈。”程跖停顿了几秒,然后声音低沉了些,变得暧昧起来,“还有……周末了,锦星刚到了一批新酒。”

    姜玟桐脸霎时红了——程跖总是有很多花样。

    每次都打着“陪他”的幌子,最后欲罢不能的却是她。

    她下意识地嗔道:“今天可不许胡来了,上次没起来床,小星星在那边哭得惊天动地你忘了?”

    程跖笑道:“我说什么了?喝酒而已啊,你想多了。”

    面红耳赤地挂上电话,姜玟桐这才去了衣帽间。到换衣服时又犯了愁,今晚的活动本来很寻常,是“财富中国”直播平台的季度总结大会,放在平时,穿着正装就能出席。

    可平台今年不知为何,突发奇想地弄出了一个颁奖典礼。平台负责人还特意再三跟她强调,要穿好看一点。

    她平日里没空逛街,程跖便时常买来送她。

    他买衣服的方式不像萧樾那样一买就是一面墙,而是今天看见这条裙子颜色好看,明天觉得那件质地舒服,送她的理由花样百出,却从来也不给她压力。

    但即便这样,她新家的衣柜渐渐也被填满了。

    程跖的审美很好,式样是她喜欢的,颜色却又让她摆脱了一贯的黑白灰。

    姜玟桐的手在一条雾霾蓝的真丝长裙上滑过,冰凉的触感,让她想到了刚买回来那一天。

    她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车开出一半,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里是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姜小姐您好,我是观澜名邸的销售小王。”

    新楼盘的售楼大厅里,销售笑呵呵道:“姜小姐,是这样的,现在整个小区的房产证已经办下来了,高先生单方面的赠予程序已经走完了,现在需要您在后面的文件上签字。”

    “高先生?”

    销售的眼神闪了闪:“您真是贵人多忘事,之前高先生说要把这套房送您,您忘了吗?”

    姜玟桐当然没忘,但在这里发生的每一幕,都好像远得像上个世纪的事了。

    “姜小姐?”销售又笑道,“这样吧,您先好好回忆回忆,我带您去小区里转转,我们这里环境很好的。”

    销售说要带她去转转,便再也没给过她拒绝的机会,姜玟桐看了眼时间,终于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p△O—①㈧.¢ǒΜ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