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3

作品:《妖娆召唤师:嗜血邪凤

    别看他在月影面前老实,可他天生魔种,无论长相、禀性还是气势都是恶魔祖宗的风范,哪容得别人放肆?

    “你个黑不黑白不白的玩意敢骂老子!有种来打过!”

    天狼星君口吻暴怒,眼中闪的却是激动的光芒,一边撸袖子一边往前冲,天知道他多久没痛快的打过架了(咳咳,自神界重开,他已经和冥宵打了十次以上。原本他压低级别跟月影打也是很过瘾的,可他再爱打架也忍不下心肠老是痛殴她那样漂亮的小脸),放眼天下,能跟他打的就三个,一个圣光不知跑哪里躲灾去了,一个岳疆又沉睡了,剩下那个自然是冥宵,不跟他打找谁战斗?!

    远处,月影已经自觉退场。

    这两个人,不,是神,神经病的神,他们打起来谁在旁边站着肯定殃及池鱼,她傻了才呆在这?

    还好这个地方已经布下了超级阵法,里面打得天翻地覆也不会涉及周围,就让他们好好打吧!

    三天后,战斗结束。

    冥宵先从阵法出来,一脸趾高气昂。

    又过了大概两柱得时间,天狼星君出来了,形容狼狈,脸上青红交加,血痕遍布。

    这次冥宵终于没有留情,狠狠把天狼星君修理了一顿,转找脸上打,还布下了禁制不让人用神力恢复外貌。

    切,开玩笑,看在他是影师傅的份上,别的事还行,敢说不让影嫁?打不死你!

    “打完了?”

    月影放下手中的点心,拿了条手帕向天狼星君走去,还没走出两步就被冥宵拉住手拖进怀中。

    下一秒,冥宵大发慈悲把手帕扔给天狼星君,才低头对怀里的人儿笑道:“没事了,你师傅同意我们成亲了。”

    “哼!”

    天狼星君冷哼,立马收到冥宵警告的眼神,这才不情不愿的开口:“嫁吧嫁吧,女人嘛,哪怕是神位的女人也总是要嫁的,这家伙人模狗样,还有几分实力,想嫁就嫁吧,为师同意了。”

    一个月后……

    普天同庆,新郎拉着巨型队伍从魔界出发,去人界接新娘。

    不说迎新队伍,围观群众都堵得水泄不通,更有神界来的原居民全程跟随观礼。

    神界原居民有其它界面没办法比的优势,哪怕他们级别不行,可他们想要去任何界面都可能从神空间通道行走,不象其它界面的人被规则约束。

    经过一番折腾和被大舅哥影射无数话语之后,冥宵终于成功接到了心爱的新娘,开始回程。

    和世俗间一样,冥宵打马游街,令着迎亲队伍环绕人界、神界、仙兽界、魔神界……除了地球以外其它五界和神空间都走亮相,最后队伍才重新回到魔界,浩浩荡荡,前无古人后不来者啊!

    从迎亲到洞房,足足花了又一个来月,等待是种煎熬也是种甜蜜,能娶到月影,冥宵甘之如饴。

    ……

    冥宵是婚礼是没人敢闹洞房的(敢闹的那几个,如雷霆之流,早被他关起来了,不等他和月影渡完全蜜月,那些家伙休想出现在他们面前)。

    “影。”

    冥宵回到洞房里看着榻上坐着的那个红色娇小身影,一下子就生出畏首畏尾的感觉来。

    “嗯。”

    月影轻轻应了一声。

    她坐在榻上,盖着盖头,也有些羞涩和不安。

    两世为人,第一次嫁人,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点混乱和忐忑呢?

    随着她应声后,良久都没有人开口,冥宵站在原地也没有动,她也坐在那里不吭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冥宵终于鼓起勇气:“那个……影,我可以过去吗?”

    说完这话,冥宵羞愤得想给自己一记耳光。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想当年圣光和月明的爱谷欠他从头看到尾,不过那么一回事,怎么到自己这里就突然变傻了呢?!

    “噗嗤”一声,月影笑了,想伸手揿掉盖头。

    “别!”

    一只紧张到汗湿的大手包住了她的纤掌,然后冥宵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别!不吉利,盖头要由我来掀。”

    说完,他已经掀掉了盖头,动作有些猛。

    月影抬头看向冥宵,只对视一眼,他的头就低了下去,连耳朵都泛起粉色,在红红的龙凤烛光之下,他的脸色更加红。

    见到他的青涩,她倒没那么害羞了。

    也是,当年接受的现代教育那么多,看得多知道得多,哪里象他这样除了修行以外没有其它爱好,这个情景下,她有些老色-女遇到黄花-少年的感觉。

    “坐吧,站着干什么?”

    冥宵木然坐在月影身边,举止僵硬。

    无数回设想中,他娶她的洞房应该如何如何,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觉得口干舌燥,想说些情话又怕她嫌自己轻佻,想直接抱住她亲热又怕她觉得自己放浪形骸。

    月影左等右等,只等来了一双热乎乎的大手,掌心潮湿,握着她的双手一动也不动。

    轻轻的,她的手指在他掌心划了一道,引得他全身悸动了一下。

    “影……”冥宵的声间几近呢喃,他望向她的双眼跳动着热烈的火焰。

    这下该主动了吧?

    月影这样想着,等他下一步动作,可他只是深深望着她,低头在她娇软的嘴唇上轻啄几口,又恢复之前的样子,还是紧抓着她的手不放。

    其实她并不知道他此刻感觉有多强烈,之所以不敢冒犯,实在是在他心里她太娇弱太完美了,他甚至在想要不要把洞房推后,就连洞房,他都觉得是在伤害她,破坏她的完美。

    冥宵僵硬的坐在榻上,心里迷醉而尴尬,心醉的是她终于属于他一个人的了,尴尬的是双腿之间某处已经硬得能戳破天,还好衣袍宽大不显,要不然让她看见他那处的异样,他非尴尬死不可。

    恍惚间,他突然想起记忆里圣光跟月明在一起的那一幕,他记得月明第一次跟圣光那个的时候,痛得哭了。

    等会影会不会也很痛?

    她会不会痛得失声哭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