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九章 杀胡令的真正用意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秦天德弄出的杀胡令,绝对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其中“胡”字所涵盖的,也绝对不会仅仅涉及契丹一族,只不过现在不宜全部展开而已。

    赵鼎胡铨一无所获的离去了,只是胡铨在临走之前那饶有深意的一眼,让秦天德心中触动。岳震也不知因为什么返回了鄂王府,不过敢在午饭开饭前又跟着李清照回到了国师府。

    如今岳李氏带着岳霆以及一些下人去了建康府,跟岳雷在一起,还没有返回临安,住在鄂王府的李清照和岳震每日都是到国师府吃饭,两府之间基本上就相当于一家似的。

    食不言寝不语,午饭期间自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当午饭结束后,当秦天德正打算回房休憩的时候,李清照却开口了。

    “秦大人,杀胡,女真人比契丹人还要可恨。可恨冉永曾早生数百年,至今再无一人能犹如武悼天王般英雄盖世,直至今日,秦大人的出现,让我汉家百姓看到了希望。”

    “杀胡?杀胡令?官人,这是怎么回事?”岳银瓶三女还不知道秦天德要颁下杀胡令,得李清照提及,不由得纷纷开口相询。

    等到岳震将事情讲述出来后,三女纷纷开口,竟都是支持秦天德的杀胡令,支持李清照所说的,杀胡应当杀女真。

    李清照后半生颠沛流离,自北方而来,见到过太多女真人在中原的暴行,无数的汉家百姓如同牛羊般被女真人屠杀,自然对女真人恨之入骨。

    岳银瓶深受其父岳飞影响;而赵茜更是亲身经历了靖康之耻见到了汉人女子的悲惨遭遇;至于齐妍锦,虽然她不在意自己什么契丹公主身份,但早年住在淮阴时,淮阴经历过太多次金人的抢掠屠杀。

    因此屋子里的女人态度出奇的一致,都支持秦天德的杀胡令,但却都希望杀胡以女真人为主。

    看了眼翘首以盼的岳震,秦天德知道,李清照会提及此事,必定是从岳震口中得知,不过现在的杀胡令,是真的暂不合适将女真人涵盖在内。

    花费了不少唇舌,总算将四个女人打发走了,秦天德一扭头,冲着岳震说道:“跟我去房!”

    “小妖孽,你饭前专门跑回去,就是为了将这件事告诉易安居士?”进入房内,秦天德直接问道。

    岳震点了点头,旋即昂首挺胸,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姐夫,小爷将来也要做第二个武悼天王!”

    他回到府中是想从李清照口中问出冉闵的事迹,然而因为目睹了太多女真人对汉人暴行的李清照,由于对冉闵的推崇,自然在讲述中添加了许多个人感**彩,使得本就容易让人折服的冉闵,形象更加高大起来。

    “你对冉闵知道多少?”秦天德失笑道。

    “诸胡逆乱中原已数十年,今我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暴胡欺辱汉家数十载,杀我百姓,夺我祖庙,今特此讨伐。犯我大汉者死,杀我大汉子民者死,杀尽天下诸胡匡复汉家基业,屠戮胡狗为天下汉人义之所在!冉闵不才受命于天道,特以此兆告天下。”

    着岳震字字铿锵的诵出冉闵的杀胡令,秦天德心中一颤,尤其是看到岳震那双黑亮的大眼睛中透露出来的神色,心中忽然有些欣慰。

    作为后来者的他,对冉闵同样是敬佩不已。

    冉闵的记载,在历史上被后世,尤其是满清政府篡改了许多,但在秦天德穿越前的那个时代,冉闵同样是个禁忌,以为民族大融合的政府为了不杀害其他少数民族的感情,因此不能对其大为宣扬。

    但事实上,对于汉人来说,对于创造了不朽的中华文化的华夏来说,冉闵有着天大的功绩,若无冉闵,则很有可能再没有汉人,再没有创造了璀璨文明的华夏大地。

    五胡乱华期间,随着胡人大量南迁以及汉人百姓纷纷被杀,一直以北方汉人百姓数量仅剩四百余万,而胡人总数已经达到五六百万,而且还在继续增加。

    当时龟缩于南方的无能东晋政府,对于北方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如同南宋一般只想着保住自己眼前的荣华富贵,若是让胡人长期这般发展下去,汉人在北方是否会灭绝姑且不论,但肯定会成为弱势的一族,不论从人数上还是从实力上,都处于弱势。

    假若等上一二十年,等到北方的胡人快速繁殖起来,倘若南侵,一举灭了东晋,灭了南方的三百万汉人,灭亡了整个汉族,都是有可能的。

    后世还有不少史学界的砖家叫兽痛骂将冉闵痛骂为非人,可若是当时不屠胡,不发起“杀胡令”,不号召北方汉人起来反抗,不要求各胡退出中土,中华大地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对此穿越前的秦天德,一直都认为这些所谓的砖家叫兽,就是那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想想日军当年侵华制造出来的南京大屠杀,就能知道五胡乱华时期汉人的处境了!

    更重要的是,南方的汉人,战力远比不上北方,将来胡人一旦南侵,南方除了用计谋可能获胜外,绝对不可能凭借军事上的力量拥有半点胜算。

    在当时,胡人与南方百姓之间的战力对比,有一个最直接的例子——侯景之乱。

    五胡乱华时期,最残暴最凶残作恶最深的当属白种羯人,这个民族有用人头祭祀的习俗,大肆斩杀汉人;除了白种羯人,还有匈奴人,匈奴人对汉人的祸害由来已久,不用多说。

    是冉闵率军歼灭了三十万白种羯人和匈奴的联军,令得白种羯族精锐尽损。冉闵后来又在邺城对羯族屠杀了二十几万,山西南部的羯人也被报复的汉人杀绝,导致羯族与匈奴基本被杀绝。

    这迫使匈奴残余不得不西迁,逃出中原,而一支万余人的羯人则逃亡草原投靠鲜卑。

    但白种羯人的凶残,白种羯人的凶猛战力却随之展现出来。

    当时鲜卑已经做大,可白种羯人趁着鲜卑人内乱世反叛,以万余人的力量,生生将那些相互征伐的鲜卑部落杀的不得不团结一致,以防被羯人杀的灭族。

    终于羯人失败,逃亡了南方,被南梁收留,然而随着侯景之乱的发生,身为羯人的侯景带领数族人,杀死梁武帝,对江南汉人实施血腥的种族灭绝政策,使原本人口众多里沃土的江南变成赤地里,尸骨遍地,杂草丛生的不毛之地。

    据记载,仅屠建康城就将全城四万户约二十万人杀绝。

    那些所谓的砖家叫兽,在后世纷纷叫嚣指责冉闵的残暴,可若是没有冉闵的杀胡令,让白种羯人发展起来,后世还能有汉人的存在么?

    对此秦天德穿越前曾经有过评论,这就是典型的狗咬人,没人管,人打狗,那些所谓的砖家叫兽就立刻跳出来,以一副动物保护者的面孔出现大加指责人的举动。

    后世的他不过就是一个小人物,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不过今日则不同了,他乃是大宋国师,权倾朝野,如今天下大势的走向尽在他的掌控中,历史,他想怎样规划就怎样规划!

    在岳震的脑袋上轻轻摸了两下,秦天德笑道:“你只能做第三个,我会给留一些给你的。”

    到这句话,岳震眼珠一转:“姐夫,你果然是意在女真,不过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之前为何会想到杀胡令一事?”

    杀胡令这件事,秦天德早就在心中筹划了,老哈是最合适的借口和理由,但杀胡令绝对不会仅限于针对契丹,即使再加上女真也远远不够。

    正如他曾经在李光病床前说过的,他要灭亡整个草原游牧民族,最少也要逼得这些不事生产只知破坏的游牧民族北上西迁,不敢踏入草原半步。

    他不是大汉族主义者,也不是他冷血,更不是来到南宋后变得嗜杀成性,而是几经考虑后,做出的决定,为了他所处的这段历史,几百年后不会出现那样的耻辱。

    宋朝以前,即便经历了五胡乱华汉家将亡的动乱,但随着隋朝的建立,唐朝的兴旺,到了两宋时,中华文明已经发在到了一个崭新的顶峰。

    唐宋八大家中六家在宋,四大发明中宋占其三,夜市的出现是经济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的代表,市民文化的出现,则可以视作人文精神的鼎盛。

    然而宋朝唯一的不足就在于重文抑武,使得宋朝先被女真赶到南方,最后灭于蒙元之手,自此中华文明一退年,经济、人文、科技等个方面大幅度的倒退,哪怕经历了明朝几百年的修养,也依旧无法恢复。

    所以秦天德明白一个道理,中华大地绝对不能落到游牧民族手中,因为那些人只知道杀戮和抢夺,根本不懂得创造。

    蒙元如此,自不必说,即便手后世不少学者推崇的满清,在秦天德眼中也难逃游牧民族的劣根性。

    闭关锁国的国策,西洋传来的各种先进技术被视作奇淫技巧,束之高阁,令百姓不得研习,以为的自以为是,最终使得原本处于整个世界最顶端的泱泱华夏,终落得了列强口中的鱼腩,一段屈辱的历史自此展开,延续上百年。。。

    天下落到谁家都行,哪怕南宋三世而亡,只要天下依旧在汉人的手中,秦天德就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但却绝对不能落入胡人之手,这才是秦天德的杀胡令真正用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