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四章 使节纷纭至临安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秦二的身份特殊,所以牛二娃不能用对付其他就见官员那样的方法,只能老老实实的通报秦天德,然后,然后就带着秦二去房见秦天德了。

    秦二究竟来找秦天德做什么,秦三不知道,也没心情弄清楚,只是在秦二进门和出门的时候,在其背后恨恨的啐了两口。

    秦二离去后,国师府又来了一个牛二娃不敢阻拦的人——完颜宏达来了。

    完颜宏达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一个人,一个被秦天德利用过名头,并且与秦天德有过数面之缘的人。

    见到完颜宏达,牛二娃不敢怠慢,立刻将对方请入偏厅喝茶等候,秦三则是早早的去通报秦天德了。

    头一遍茶尚未喝完,秦天德就匆匆赶来了,一进入偏厅就高声道:“哎呀,哥哥来了怎得不提早知会小弟一声,这样小弟也能够在门口恭候。。。咦,这位是,纥石列大人?”

    与完颜宏达一同到来的正是忠心于完颜亮的心腹纥石列志宁,此番他作为使节前来出使宋国。

    “秦大人府中大门倒是比贵国皇宫大门还要难进啊!本使来到之后,已经进宫两见贵国皇帝,却始终无法进入你国师府一步。若非有完颜大人引荐,老夫恐怕还不知要等上多久,才能够见上秦大人一面啊!”纥石列志宁坐在椅子上,屁股都没动,冷冷的说道。

    秦天德如今再没有在燕京时那般畏缩,冷哼一声,然后拉着完颜宏达开始叙旧,仿佛根本没有到纥石列志宁刚才的话,甚至眼中都没有此人一般。

    完颜宏达是忠于完颜亮的,他没有选择,从完颜亮在完颜宗弼军中效力时起,他就跟完颜亮之间拉扯上了丝万缕的联系。

    在完颜亮弑君篡位之前,他不但替完颜亮在军中拉拢猛安谋克,更是通过与秦天德生意来往,为完颜亮提供了大量的钱银支持。

    如今宋金之间的情形,他是知道的,也隐约知道一些纥石列志宁此行的目的,因此不明白纥石列志宁为何一见到秦天德就用如此态度说话。

    不过看到秦天德与纥石列志宁之间的关系闹得如此恶劣,他也有些尴尬,当下来着秦天德的手臂笑道:“贤弟,这位是纥石列大人,此次奉命出使贵国,刚来到临安城,曾在你府门口碰过软钉子,而且如今我大金内部的情形你也知道,故他心情不佳,还望你多谅解。”

    完颜宏达的面子,秦天德还是要给的,因此他终于看向纥石列志宁,率先开口,不过话却说得极为难:“你心情不佳,凭什么对我使脸色?看在完颜兄的面子上,这一次就算了,若是再有下回,小心这临安城,你来得走不得!”

    “你说什么!”纥石列志宁何曾受过宋人如此威胁,更何况威胁他的还是曾经在燕京城对他一味示弱的秦天德!

    秦天德如今再不用对金人示弱了,当下一挺胸脯:“怎么,不懂?那我提醒你一句,你们金国的使节,死在我手里的不止一个了!

    萧裕的死,你们一直查不出真相,如今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他得罪了我,所以我派人取了他的性命,若非因为当时有话要让他传给迪古乃小儿,莫要说临安城了,就连这国师府他都出不去!”

    “你竟敢直呼我大金皇帝名讳!”纥石列志宁已经无暇计较萧裕的死因了,秦天德对完颜亮的不敬,让他对自己此行的成功与否心中担忧。

    一开始见到秦天德,用那样不客气的语气,是他为了试探秦天德。此行关系重大,完颜雍也必定派人前来劝说,因此完颜亮在这种紧要关头特地派他前来,足以证明完颜亮对此行的重视。

    “废话,他敢打我妻子的注意,我凭什么不能直呼他的姓命!”

    到秦天德耿耿于怀与此事,纥石列志宁心中不由得暗叹。他很清楚完颜亮的雄才大略,但也清楚完颜亮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此,太过荒淫无道,终使得国内大乱。

    完颜雍为何会造反?不正是其妻被完颜亮看中奉旨赴京,结果在途中自缢身亡么?完颜雍对妻子的感情他闻过,如今秦天德同样也因为此事而对完颜亮不满,这不能不让纥石列志宁心中喟然——色字头上一把刀,对帝王来说同样有效。

    跑掉这些杂乱的感慨,他心中开始担忧此行的目的能否达成。秦天德不是好东西,这一点他跟完颜亮已经达成共识了,可如今看来,秦天德和完颜雍却有同病相怜之处,而他决不能让秦天德与完颜雍达成协议!

    顾念至此,纥石列志宁缓缓起身,冲着秦天德一抱拳:“我代陛下向秦大人道歉了,并且保证,陛下今后绝不会再打贵夫人的注意。”

    “切,他还有命打么?我不是吹的,只要我跟完颜雍联手,南北夹攻,迪古乃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你以为他还能支持多久?”

    纥石列志宁很想反驳,很想说秦天德你莫要高看了你们宋军的战力,不过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了。姑且不论宋军如今战力如何,只说南北夹攻之势一旦形成,完颜亮就承受不了。

    事实上,现在他们就很被动。北边的完颜雍要比完颜亮得民心,而且谋反自古死路一条,其麾下将士都没有退路,无不众志成城;南边的宋军战线拉得太广,宋金交界沿线几乎都在那三路宋军的辐射之下,而且汉人不断造反响应,让完颜亮的防守很是拙荆见肘。

    不过秦天德绝不会就这么容易决定和完颜雍联手,在临来之前,君臣二人已经商议过了,根据秦天德的无耻性格,他们断定,秦天德如今等的就是双方开出的条件优劣,然后决定跟谁合作!

    “秦大人,这么说你是打定主意要勾结叛逆,跟陛下开战了?难道你忘了双方刚签订的和议了么?”

    “和议?那张纸有用么?若是有用,迪古乃小儿为何会不顾绍兴和议的约定,亲率大军南侵,意欲忘我大宋!”

    纥石列志宁嘴角抽搐了两下,终于撕去一切伪装,直接问道:“秦天德,你说吧,要怎样的条件,你才肯退兵?”

    “对么,求人要由求人的样子,来来来,纥石列大人,坐,哥哥你也坐,这事情咱们得好好议一议。”秦天德的态度突然变得热情起来,气氛也不再想之前那般剑拔弩张了。

    眼见有了机会,完颜宏达了连忙插道:“贤弟啊,俗话说的好,两国之间贵乎和平,如今我国陛下派纥石列大人为使节,正代表着陛下希望和平的意思。。。纥石列大人,你瞪我作甚?”

    看到二人的表情,秦天德不由得失笑道:“哥哥,你恐怕误解了纥石列大人的真正来意。迪古乃并非想我大宋退兵,事实上,他希望能与我大宋联手,共同剿灭完颜雍,纥石列大人,对么?”

    “秦大人果然聪明。”这时候,纥石列志宁也不掩饰了,“开出你的条件吧。”

    “好,纥石列大人果然快人快语,秦某若是在吞吞吐吐,倒显得在下小人了。我的条件很简单,一共有五:

    第一,将来金国内部叛乱评定后,宋金重新划定疆域,以黄河为线,黄河以南归宋,以北归金。

    第二,宋金从此之后和平对等,再不存在所谓的臣属关系。

    第三,我大宋要灭西夏,金国不得插手阻挠。

    第四,金国需将这些年我大宋缴纳的岁贡全部归还。

    第五,宋军征战期间的一应花销,粮草器械必须全都由金国承担!”

    嘶——

    到秦天德提出的五个条件,纥石列志宁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他知道秦天德有所图,但却没想到秦天德所图之大。这五个条件,他一条都不敢答应,就算完颜亮到这些条件,恐怕会气的要杀人了。

    “贤弟,这些条件。。。”

    完颜宏达又要开口,却被秦天德拦住了:“哥哥,这些事情你还是莫要插手了,免得失去了你我兄弟情谊,更是令得迪古乃小儿对你不满。”

    纥石列志宁沉思良久,终于开口说道:“秦大人,实不相瞒,你所开出的这些条件,实在是太过苛刻,本使不敢答应。本使今日就派人将大人的条件专程陛下,等陛下做出决断之后,你我在详细商谈如何?”

    “没问题,没问题!”秦天德大度的摆了摆手,似乎能够理解纥石列志宁的为难之处。

    这五个条件的苛刻,只第一条金人就很难答应,何况还有后面四条?

    不过他并不担心完颜亮会拒绝,因为买家不止一人,还有一个完颜雍。

    正如秦天德所料,完颜雍派来的使臣也到达了临安城,在交换了官文,拜见了赵昚后,就直奔国师府而去。

    得知这个消息的纥石列志宁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过当他说完颜雍派来的使臣如同他之前那般,都被挡了出去后,心中这才安定少许。

    然而,当他派人打探,得知完颜雍派来的使臣是平章政事仆散忠义后,一颗心再度悬了起来——看来完颜雍对于争取宋人也是势在必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