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零章 采石之战与陈家岛海战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公元1151年九月,几经侦查宋朝动向,确定秦天德真心助自己灭宋后,在粮草兵马准备齐全后,亲率六十万大军,分兵四路攻打宋朝。

    完颜亮统率的一路金军主力选取宋朝淮南为进军方向,由于年轻的宣抚使岳雷与手下众将不合,导致军令不通,以至宋军溃败如潮,金兵轻松渡过淮河,进迫长江。

    其余三路金军分别兵逼京西南路、淮南西路等地,西夏十万兵马入道金境,与一万金兵汇合,兵出大散关,威逼宋朝川陕一带,为完颜亮所率主力一句攻破临安创造条件。

    同时金工部尚苏保衡为浙东道水军都统制、完颜郑家为副都统制,率水军三万、水手四万、战船600余艘,自滨州蒲台沿北清河入海南下,企图乘宋军集兵守江,钱塘江口防卫空虚之机,以水军实施奇袭,攻取临安。

    完颜亮的战略意图很明显,不争一城一地,不占寸土寸池,只要一举攻破宋朝都城临安,彻底将宋朝灭亡!

    苦心准备数年的淮南就这么轻易被金人攻破,以及金国水军朝着钱塘江口进发,这一切使得临安城中的大宋朝廷变得慌乱不已。

    朝会每日召开,而且几乎每日都是大朝会。朝会上,各种意见层出不穷,有请求朝廷调派刘琦接任岳雷的宣抚使一职,督帅江淮兵马抵抗完颜亮大军的;有请求赵昚迁都,前往南方的;有要求再派使臣面见完颜亮,请求和谈的;还有请求从后方调兵,严守钱塘江口的。。。

    这些只是明面上的,还有部分大臣甚至与金人暗通曲款,表达忠心,希望将来能够继续在朝为官,成为金人的朝廷命官。

    朝廷乱了,百姓自然就更乱了。

    临安城的百姓中,不少有钱人已经开始琢磨南逃,每日里城中百姓无不面带忧色,更有那院的生士子有识之士,纷纷上请命,愿投笔从戎保卫家国。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质疑秦天德的。戒备多年的淮南为何面对金人一触即溃?节制京西南路与湖北路的宣抚使刘琦为何会在临战之前调回京城,赋闲至今?秦天德又为何将金人使节完颜宏达接入国师府中,派人保护其性命?

    总之一切形式都变得对大宋不利,变得对秦天德不利。

    然而就在完颜亮率军抵达长江北岸,准备从采石矶渡江的时候,金国内部却爆发了一场内乱。

    奉命率军剿灭契丹人移剌窝斡领导的牧民大起义的东都留守完颜雍,带兵返回东都,斩杀了完颜雍任命的监视其的副留守高存福,拥兵自立,同时计划攻打燕京。

    完颜亮的后院起火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失去了领袖的主和派再度积极起来,认为可以以此事来跟完颜亮和谈,但他们却发现,朝中的所有大佬,包括左相赵鼎、枢密使胡铨、参政知事张浚史浩、六部尚、翰林学士王君晓同时上请奏,要求大宋北伐!

    而赵昚也表态支持,以强硬的姿态向群臣展现出意欲挥师北伐的意向,甚至都提出要御驾亲征。

    这个时候,秦天德所预料的金国内乱,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了,按照秦天德的说法,这不正是北伐的良机么?

    只是如今秦天德以及其强硬的姿态回归朝堂,再度北伐需要有他的同意,但秦天德并未同意,上至皇帝赵昚,下至各部尚皆无意义,这不能不让其余大臣目瞪口呆。

    不过秦天德也不是什么都不做,他针对金工部尚苏保衡率领的金国水军,力保绍兴九年南归抗金义士李宝为浙西路马步军副总管,率水军三人,战船120艘,由江阴入海北上,迎击金军舟师。

    当他在朝中说出这番话后,众人哗然,就连高坐龙椅之上的赵昚都睁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金人来犯水军七万人,战船六百艘,秦天德居然只派李宝领兵三,战船一百二十艘出海迎敌。。。这李宝以前得罪过秦天德么?

    秦天德无视满朝文武以及皇帝赵昚的一样目光,看着奉旨入殿的李宝,轻声问道:“李大人,你可有信心,全歼敌军?”

    三对七万,还要全歼?

    满朝文武看向秦天德的目光都开始变了。

    李宝本就出身农家,重气节,有胆略。在濮州聚众抗金,失败后,南下投奔岳飞,奉命以河北路统领忠义军马名义,潜回山东联络抗金义军。

    到秦天德的问话,毫不思索的应道:“多谢官家信任,多谢国师信任,末将定不负所托,全歼金狗!”

    他的话音落下,满朝文武再度嘶声一片,惊异的目光从秦天德身上移到了李宝身上。

    “好!”

    秦天德大赞一声,伸手扶起了李宝,借此机会在其耳边小声说道:“退朝后,前往工部,找到陈大人,就说是本国师说的,金汁烈焰弹、火箭、火药等一应火器,你要多少工部拨给你多少。

    总之,记住在密州胶西陈家岛,全歼金国水军,本国师等着为你请功!”

    站起身,李宝诧异的看了眼秦天德,虽然不甚明了,可是看到秦天德眼中期盼的盛情,猛一点头。

    “秦天德,那李宝可曾与你结仇?”散朝后,端诚殿内,胡铨刚一进入,就对秦天德大声质问道。

    “胡师爷为何如此说法,与我有仇之人,我会让他这般好过么?”

    “那你让他率三水军抵挡金军七万人!”赵鼎也在一旁帮腔。

    史浩也来了:“秦大人,如今我大宋水军,早已今非昔比,不说各地水军,你执意建立的两支海军,五万多人的编制,足以对抗金人水师了,为何要让李宝率领三水师白白送死?”

    “诸位大人,为何你们会认为本国师是让李大人带兵去送死?自古至今,以少胜多之战例不是没有啊!”

    张浚接过了话头:“秦大人,就算李宝真能取胜,但为何你不肯动用那两支总人数高大五万的海军?到了这个时候,难道你不该向我们解释一下么?”

    “说的好,朕也很想知道,国师为何要派遣李宝带三水军迎敌,难道不知李宝曾在岳武穆帐下效力么?”

    “参见官家!”

    赵昚的到来,使得有些混乱的端诚殿秩序变得好转,众人再不开口,只是看着秦天德,等待着他回答众人提出的问题。

    秦天德环顾了一圈,终于发觉了赵昚嘴角隐藏的一丝极难察觉的笑意,然后冲着门外的崔蒙喊道:“崔蒙,带人将端诚殿围起来,任何人胆敢靠近,不劝告,本国师授予你先斩后奏之权!”

    当着赵昚的面,秦天德再一次擅权,不过赵鼎等人都没有质疑,相反脸上还流露出期待之色,包括赵昚都是如此——秦天德终于要吐口了。

    “泉州、建康两只海军还不到动用的时刻,而且李宝必胜,与采石矶一样,这两战都将大胜!”

    采石矶大捷和陈家岛海战,是宋军面对完颜亮率军南侵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两场战斗。

    其实以宋军如今的实力,根本不用这么被动。虞允文不用去淮南,赵昚赵鼎等人与韩世忠联手挖下的坑,足以将完颜亮的大军埋没,而李宝也绝对可以带领建康海军抵御金国水师,但秦天德偏生希望,因这两场战斗而扬名的两个人,以及这两场战斗都能够像史上那般流传下去,因此才特意营造了这个局面。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完颜亮如今还没死,他不能不小心,越到关键的时刻,就越需要小心,他在极力维系一个与历史上完颜亮被乱军所杀相似的局面,同时也是再一次的迷惑完颜亮,令其放松警惕。

    说完这句话好半天,端诚殿内一片寂静,赵昚以及其余四人仍旧看着秦天德,好一会胡铨才疑惑的问道:“就这些么?没了?”

    秦天德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没了。”

    “钱塘子,都到了火烧眉毛的关头,官家在此,我们几个老家伙也多次询问过你,你为何还不肯将实情说出,难道说是怀疑我们中有人暗通金国么!”赵鼎如今是真的恼火了,恼火于秦天德遮遮掩掩,恼火于秦天德对他们的不信任。

    眼前的这些人,是绝对值得信任的,只是秦天德太害怕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局面,最终会毁于一旦,因此格外的小心,同时也有在赵昚面前故弄玄虚之意,以便将来能够顺利逃离临安。

    “秦天德,你太让老夫失望了!官家,请恕老臣失礼,老臣先行告退。”赵鼎拂袖而去。

    “钱塘子,你何时才能改变你那不肯信任人的毛病?唉!官家,臣告退。”胡铨跺着脚离开了。

    “秦大人,希望此战能入你所说的那般,否则死去的人也会跳起来找你算账,你好自为之。官家,臣告退。”张浚也离开了。

    史浩看了看秦天德,又看了眼赵昚,没有开口,而是退到了赵昚身后。赵昚轻笑着摇了摇头:“秦天德啊秦天德,赵相等人以前对你是如何的信任,你可知这么做他令他们失望了。朕知道你是故意做给朕看得,只是朕不清楚,这么做,你究竟是聪明呢还是愚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