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六章 将来会有岳雷扫北么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站在高台后面的范成大已经呆住了,与那些赵昚派来专门保护他的二十余侍卫一起震惊于这场胜利带来的汹汹气势。

    诚然,在他眼中,这样的胜利有些可耻,可胜利带给百姓的振奋却是他始料不及的,这也让所有的侍卫深思。

    皇宫大内的侍卫,功夫本就较为高强,尤其是赵昚专门挑出,派来保护范成大安全的,身手更是不凡。

    他们中也有一部分人完全可以凭借轻身功夫对付纥石烈虎风,就像第一个出场的王统领,若是他采用同样的策略,结局可能就会是截然相反。

    只不过武人的风骨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而是以硬碰硬,想要用金人的长处来抑制金人,最大程度的打击金人士气,结果。。。

    范成大思考的自然比他们遥远一些,他很快就从这份惊愕中跳了出来,开始思考起秦天德的那番话来。

    “让淮阴百姓都知道,不论何时,不论什么人敢伤害他们,都有本国师替他们做主报仇!”

    这话是不是属于大逆不道之言?这话只有从官家口中说出才是最合适的,他秦天德怎么能,怎么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说出口呢?

    难道他真的有心谋反?可若真是如此,以他的性格,又怎会把话说的这么露骨?

    在范成大百思不得其解中,剩下的六场比武在淮河南岸雷霆欢呼声与淮河北岸大声咒骂声中结束了。

    秦天德的影卫,通过抓阄,在经过时顺的把关后,派出了六人,面对对手时花招层出不绝,全部获胜,带回了六颗金人的头颅。

    这倒并非是金人百夫长战力太弱,而是因为“南人太狡猾”。

    秦天德的影卫,本就是江湖出身,跟在秦天德身边时间长了,经过秦天德的言传身教,早已经退化成为求成功不择手段之辈。

    他们上场与金人比武,由于让崔蒙拔了头筹,他们要想获得超过崔蒙的欢呼声,只能让比武更加精彩。

    游斗的方式已经被金人看破了,因此这些人各种诡计层出不绝,其中最明显的例子是最后出场一人。

    此人当年在江湖上就有“八臂罗汉”的绰号,一手暗器功夫出神入化。他上场时战胜金人的方式基本上都已经被前人用光了,以至于他没招可想,只能追求速胜。

    而最后一场出场的金人就是胸口一大团护胸毛的坨坨,他身上背负着重任,而且被人告知了宋人单就武力来说,未必是他的对手,只不过诡计太多,他要小心防范,尽可能不让对方近身,用手中的大斧,拉开双方的距离,从而寻找机会。

    结果距离是拉开了,但是他却悲剧了。

    八臂罗汉岂是浪得虚名,双手变幻,漫天的暗器铺天盖地向他袭来,只一轮,坨坨就浑身插满暗器倒在了血泊之中,胸口的护胸毛也有一部分孤零零的随风飘落,好不凄惨。

    当八臂罗汉拎着坨坨的人头返回淮河南岸高台,向秦天德邀功的时候,秦天德撇着嘴一摆手,快速说道:“把你手中的玩意儿赶快丢到一边,别再本国师面前晃悠,看着恶心。”

    坨坨已经面目全非了,脸上几乎**满了暗器,根本没法入眼。

    金人这一回没有咒骂,而是齐齐陷入了失声的境地。

    他们也有是暗器的,可那暗器也都只是一个,例如响箭、飞刀、袖弩、流星锤等,都是两军交战时,趁敌将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施展,哪有见过一上来,漫天的暗器,这要是在战场上遇到了,还有的活路么?

    比武结束后,秦天德返回了淮阴县衙,前两场他输了三百万两,然后连赢七场,合计应当是赢了四百万两。

    不过金人没有付钱,前去交涉的鲍进悻悻的带回了金人赖账这个消息,心中惴惴。

    以往与金国合办的擂台比武,从来都是他将在宋境收到的赌注,按照约定分出一部分兑换成银两交给金人,而这次是他头一回去向金人收钱,收的还是秦天德赢得之钱。

    狗娘养的金人居然赖账!亏的老子以往每次付款时都那么痛快,这回我该怎么跟秦大人交代呢?

    秦天德在鲍进那颗脆弱的心中留下的阴影不是一点半点,鲍进生怕秦天德会因此而迁怒于他,到时候罚他贴补这四百万两。。。虽然这些年,四百万两拢一拢,他还是能够拿得出来的。

    可令鲍进吃惊的是,秦天德似乎早就知道对方会赖账一般,根本没有太过吃惊,到了他的带回的消息后,就让他离去了。

    朱熹在忙着安葬战死的参赛百姓;杨万里在忙着处理公务以及发放抚恤银两;岳雷被影卫拉走了,询问自家情形之余,顺带跟影卫比划比划,相互切磋。

    总之淮阴县衙内几乎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就连一直看秦天德不顺眼的范成大都仿佛学乖了一般,没有再出现在秦天德面前,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独自坐在熟悉的花厅内,秦天德慢慢的品着香茗,思索着今日的事情。

    银两收不回来在他的预料之内,隐藏在幕后针对自己的那个金人是个高手,脸皮也是不一般的厚,居然让人这么轻易地打发了上门讨债的鲍进,还留下了一句话,说是等他到了金国境内自会给他机会收钱。

    机会?给什么机会?还给我机会?是你欠我的钱好不好!

    幕后之人敢赖他的帐,是算准了他不敢在今后的宋金比武中,从鲍进应交给金人的那份分成中克扣,不过对方居然说将来等他到达金国后,给他机会收钱,这就值得深思了。

    看来这趟金国之心,前路艰难啊!

    到底会是什么人呢?金国这个时期究竟有什么能人,还能获得完颜亮的器重,奉命来算计自己?秦天德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在他想来,金国境内,玩弄阴谋诡计,能够称得上自己对手的,只有老哈,可是老哈如今已经算是暂时被他“收编”了,还能有什么人呢?之前老哈也没有说过什么啊!

    “姐夫,你这趟去金国恐怕危险重重。”岳雷走了进来,由于秦天德失神,所以没有察觉。

    到岳雷的声音,秦天德这才反应过来:“发祥,你为何这么说?”

    “姐夫,我以前在淮阴担任县尉时,也见过宋金之间的比武,刚才朱大人也说了,只有今日才发生了变化,显然是针对姐夫你来的。

    而且我闻你此次出使金国,是金国皇帝完颜亮亲自指定的,会不会是你的计划失败,被完颜亮察觉,特地想把你骗去,然后谋害你?你不能不防啊。”

    秦天德忽然发现,岳雷如今真的成熟了不少,再不是以前在淮阴时的那个莽撞少年了。想想也是,先是有胡铨的教导,然后是王贵的倾囊相授,这两年又在韩世忠麾下效力,这三人都是人杰,岳雷又是璞玉,成长也是必然的了。

    “不会,发祥,你多心了,完颜亮不可能知道,否则他必定要杀我泄恨,那么今日就会搞出这么多事了。”

    岳雷还是不放心:“姐夫,其实你现在完全没必要在乎完颜亮了。韩大人说了,不知道你从哪弄来了几种高产作物,再有两三年的时间,粮库就能充盈。如今韩大人、刘大人、吴大人、郑大人四位大人整顿边军,严肃军纪,军粮又有保证,咱们根本不用惧怕金人。

    何况我陈大人如今正在研制火药,如今也有了成效,像什么金汁烈焰弹的,威力极大。就算你公然跟完颜亮反目,他敢派兵南侵,定叫他有来无回!”

    “发祥,若是此时与金开战,我承认有胜算,可是你能保证一举灭金么?如今金人的兵锋仍旧强盛,纵然我们能胜,亦是惨胜,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这场战争中。

    你以为西夏、吐蕃、还有西辽甚至高丽这些国家,就会坐视我们灭金而袖手旁观么?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若是一死一重伤,到时候岂不白白便宜了这些虎视眈眈的家伙?

    所以此次金国之行,我必须去,宋金现在不适宜开战,我要等待最合适的机会。虽说每场战争的结果都会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的下场,我无法改变,不过我能想办法让那无定河边的尸骨数量减少,至少我宋人的尸骨减少,就足以了。”

    “姐夫,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有一个请求,我希望你能让我跟随,到时候万一金人想要谋害你,我还可以带领你的护卫,拼死保护你逃出金国!”

    那些影卫的本事秦天德是知道的,一对一或许没问题,但要论两军交战,他们之间没有一人能够比得上岳雷。。。岳雷扫北?

    突然间,秦天德不知怎得脑中冒出了这么个说法,这是后世演义《说岳全传》中的一段,难道说真的会有这一段历史出现么?

    与此同时,范成大的房间外,诸多大内侍卫严加把守,房门紧闭,房间内,一个中年文士正坐在上首,看着自己面前垂首而立一脸懊恼的范成大,叹了口气:“致能,你可知错了?”

    “可那秦天德实在太过张狂了!”

    中年文士摇了摇头:“致能,本官知你对官家的忠心,也知道官家对你的信任。老夫不希望你走老夫的老路,所以老夫只能告诫你一句话,对秦天德这个人,你要多用眼看,少用嘴说,不然你永远也看不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