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四章 北伐的先兆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去去去,小妖孽,再不离开,小心小爷揍你!”

    鄂王府,岳震的房间内,坐在桌旁正准备吃午饭的岳震厌恶的瞪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秦朗,恶声说道。

    他被禁足了,就是因为那件事,虽然在秦天德的从旁劝说下,逃过了岳李氏的家法,却被禁足在府中两个月,不能轻易出屋,就连吃饭都是下人给他送到房中。

    当然岳李氏也不是哪里都不许他去,至少被打通了的国师府是允许他去的,只不过他记恨秦天德让他在赵昚面前大失颜面,不愿去罢了。

    “还不走是么?哼!别再小爷面前显摆,小爷这次不会上你的当了!”

    “小舅舅,是爹爹让我来找你!”秦朗一副乖巧的模样,稳当当的站在岳震门口,慢悠悠的吃着手中的红薯,“爹爹说了,这个叫红薯,也很好吃,还说如果小舅舅想吃,就让朗儿分给小舅舅一半,反正府里还有很多。”

    说着话秦朗花了好大气力,才掰断了一小截,递向了岳震。

    岳震狐疑的看了眼秦朗,又看了眼秦朗递出来的一小截所谓的红薯,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那好,你放到桌上吧,一会小爷吃过饭自会去吃!”

    “不行,爹爹说了,万不能让小舅舅吃饭。”秦朗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否则小舅舅会吃不下去的。”

    看了看自己面前吃了不知多少顿的饭菜,又看了看秦朗手中的红薯,回想起前些日子玉米的美味,岳震终于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靠向秦朗。

    待到靠近秦朗后,突然一把抓过了秦朗手中的一小截红薯,一下子全都丢到了口中。

    “小舅舅,你怎么都吃了?你得把皮剥了啊!”

    吃这个还得拨皮?岳震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下了一个结论,这个红薯是挺好吃的,而且秦天德的确时不时的会弄出一些好吃的来,国师府的食物,似乎总比别处的吃得香!

    “好吧,小爷给你个面子,跟你去见你爹爹,对了,叫上你小舅舅,他肯定也爱吃。”岳震口中的“小舅舅”,指的是岳霆。

    “小小舅舅已经让三娘接过去了,爹爹是特意让朗儿来请小舅舅过去的!”

    “小五已经去了?那咱们可得快点,去晚了说不定就被他吃光了。朗儿你不知道,别看你你小小舅舅总是一副呆子的模样,遇到好吃的,他比小爷吃的还凶!”

    秦天德的确是打算用红薯引诱岳震跟他和解,不过现在他没办法见岳震了,因为朝中许多重臣都齐聚到了他的府中,都是吃过他送去的红薯赶来的。

    其中来势最凶猛的当属赵鼎李光张浚三人组,这三人是直接闯进来的。

    面对秦天德的质问——你们身为朝中重臣,怎可擅自闯入国师府中,赵鼎的回答很是干脆:“你当日曾经公然打上老夫府邸,今日老夫只不过闯入而已,你哪来那么多怨言!”

    秦天德还想再说两句,一旁的李光已经按耐不住了,两步走到秦天德面前,当着秦天德妻妾以及一众下人丫鬟的面,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秦家小儿,老夫就那么不值得信任么!那么重要的事情,你告诉了那么多人,偏偏不告诉老夫,你是何用意!”

    有些胆小的丫鬟被李光的怒气冲冲的模样吓坏了,只以为他们是来找秦天德麻烦的,最为忠心的秦三当即跳了起来,沙包大的拳头直奔李光脑门。

    若非秦天德眼明嘴快,叫住了秦三,李光今日恐怕就得横着出去了。

    不一会胡铨、陈规、陆宰、李瑜、王君晓、杜洪等人都赶到了国师府内,就连代表赵昚的史浩都匆匆赶至,原因只为一个。

    收获玉米的时候,没有引起这么多人的重视,是因为秦天德只将玉米送进了宫中,而且也没有想发送红薯这般,在府门口公然摆出摊子,免费送给城中百姓。

    当这些人得知秦天德居然在门口免费发送红薯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秦天德败家,第二个反应就是这红薯的产量一定很高!

    秦天德府中开出两亩地的消息,还几个人都知道。

    红薯的收获的确比玉米喜人,这是秦天德决定发送红薯的原因之一。

    红薯根据栽种时间不同,分为春红薯和夏红薯,其中夏红薯是在麦收之后种下去的,利用夏日雨水充足,在秋末冬初时收获。

    这其中有不少门道,不过秦天德穿越前对此一窍不通,穿越后,别说他了,就算整个中国,整个亚洲都没有人懂,全凭着三个多年务农的老农,摸索着种出来,为此秦天德还专门安排人手,负责记录三位老农种植三种作物的心得经验以及总结。

    就像红薯收获后,三位老农就发表了意见,说是可以的等到麦收之后或者一季稻谷成熟后在种植,这样不会浪费田地,也不会耽误收成。

    至于土豆,也早就收获了,只不过秦天德没有公开出来罢了。

    对于三位老农大半年的辛苦,秦天德特地提出奖赏每人五百两,不过却被三人拒绝了。三人的请求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将一些种子送给他们,让他们可以种在自己的地里。

    产量高,易种植,味道好,又是天下独一份,将来不论是自己存着防饿,还是弄到市面贩卖,都是不错的注意。

    古时候的农民固然有着独特的农民式狡猾,不过他们对土地的热爱,远远超过了当今的绝大部分农民。

    守着几亩地,哪怕有人愿用几倍的价钱来换,他们都不会答应。只要有地,有他们勤劳的双手,他们就有活下去的希望,还有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

    对此秦天德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本就打算将这三种作物推广种植,只不过种植的地域需要思量。

    南宋地处淮河以南,东南大部分土地都较为肥沃,种植稻谷一类的再合适不过,若是因为新奇又或者将来可能卖出的高价,导致大量的农民选择种植这三种作物,那就弄巧成拙了。

    因此他打算分出一小部分种子,在江南一带种植,大部分则是选择川蜀地区,尤其是土豆和红薯,更是重点选择了川蜀。

    当然对于川蜀农民种植三种作物,官府要加以严格的管制,只能在较为贫瘠的土地上种植,这是第一要素。

    三位老农被他继续聘用,继续琢磨三种作物的种植,总结经验。

    至于说将来万一大面积推广后,会不会导致粮贱伤农,他早就想好了。

    哪怕朝廷没钱,他自己还钱也要按照市价收购这三种作物,然后利用他的船队,贩售道南洋诸国以及更遥远的地方。

    可以想象,以他秦家船队的经商人才,前几次的贩售,对于那些从未见过这些作物的国家来说,绝对能够收获巨额的利润!

    “这么说,郑刚中郑亨仲大人应当在返回临安的途中了?”完了秦天德的计划后,对秦天德行事手段了解最为透彻的枢密使胡铨率先问道,不过很快就皱起了眉头,鼻子抽动了几下。

    “应当将韩元帅也召回京城,让他也高兴高兴。”兵部尚王贵皱着鼻头,似乎屏住了呼吸,建议到。

    韩世忠的身体情况,不仅秦天德担心,王贵同样也很担心。同为武将,王贵很清楚韩世忠早年间受的创伤及隐患,尤其是从军卒做起的韩世忠,上了年岁后,早年的表面上消去的暗疾,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性命。

    韩世忠在军中的声望极高,不仅是因为当年战功显赫,也是跟他的爽朗性格有关。

    随着秦天德捣鼓出的这三种人所未见的高产作物,让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北伐之日的临近,所以韩世忠的身体,王贵尤为担心。

    他很清楚,只要有秦天德在,就基本上不会出现文官统兵,又或者是武将领军,文官随行制衡的现象发生,如同赵构建都临安的时候,朝廷破天荒的信任武将,令得宋金交战局面扭转一般。

    王贵希望韩世忠能够知道这些消息,三种高产作物的出现,可以视作北伐准备的先兆,令得韩世忠有所盼头。

    心情大好的众人你一眼我一语的说个不停,就连杜洪因为秦天德请他品尝了红薯,话也多了不少,打探将来再有各国使节抵宋,作为赏赐回礼,就用这三种作物代替金银,颇是得到了不少人的点头。

    唯一不和谐的一幕就在于是不是就会有人抽动鼻子,终于赵鼎受不了了,一拍案几站了起来:“诸位大人,好歹各位都是朝中重臣,难道就不能注意一些。。。”

    赵鼎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噗”的一声响了起来,而声音来源就在他的身后,令得坐在他旁边的李光张浚连忙捂住了口鼻。

    “老夫算是明白秦大人为何会在送去的红薯中夹带一张纸条,让我等今日不要到访,原来竟是这个原因啊!”礼部尚杜洪笑道。

    杜洪的一句笑言,令得众人纷纷响起了红薯吃到最后发现的那张纸条,不由得都大笑了起来。唯有秦天德苦着脸,看着这群为老不尊的家伙,置身与臭气哄哄的房内。

    我不是开玩笑的,我是真的希望你们不要今日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