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八章 还债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建康海军以及泉州海军成立事宜秦天德全都交代下去了,交由专人负责,在组建起来之前他基本不再过问。

    不是他想做甩手掌柜,而是他对这种具体的操作基本上是一窍不通,除了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外,还可能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这两支海军的组建,还真少不了秦天德。除了秦天德力排众议决定组建外,为了购买战船修建专用水寨而向商人以及家中有亲戚参与出海经商的官员摊派捐款,还得靠秦天德的名头,这事儿换一个人都不好使,只有秦天德,毕竟那斩杀上万官吏的传言还让许多人记忆犹新。

    韩世忠从建康府赶回来后,得知了秦天德的那套北伐规划,当即表态此事可行,还专门深夜秘密到访,跟秦天德在房内谈了几乎一宿。

    言谈之间欣然之意毫不掩饰,不知道拍了秦天德的肩头多少次,几乎都将秦天德的半边膀子拍肿。同时言语中对岳飞极为羡慕,只恨没有未出阁的女儿嫁给秦天德为妻。

    韩世忠当年就曾指挥水军,在黄天荡围困金兀术主力数十日,若非降金宋人出谋划策,金兀术都有可能在黄天荡折戟沉沙。

    所以他组建建康海军可谓驾轻就熟,不需要秦天德担心什么;而泉州海军乃是以曾经的太湖水军为班底,继承了洞庭水寨大当家之位的林宇洛一直就在等待这一日,如今终于盼到,很快就拉起了泉州海军雏形。

    陈规掌管下的将作监也连日制作罐装火药,依照秦天德吩咐,将罐口封牢,只露出较长的引线,将来提供给这两只海军,配合战船上的抛石机,用以杀敌。

    这种对火药的用法可谓极为简陋,根本没有太大的改进,只不过是靠着新式火药的威力以及火药爆炸后,四散的瓦罐碎片伤敌,同时烧毁敌方战船罢了。

    不是秦天德无知,不知道尽可能发挥火药的威力,例如研究火炮什么的,而是因为如今的冶铁技术是否能够研制出火炮还不好说,而且秦天德也不懂这些。

    至于他教给陈规研制的一些较为简单但已经具备一定杀伤力的火器,他如今还不想拿出来,不能让外人知道。

    这是将来北伐时的杀手锏。

    大举北伐,收复故土灭金吞夏的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失败,等到完颜雍坐上金国帝位,这种机会恐怕就再也不存在了。

    完颜雍对待金国境内的汉人政策态度与以往的金国皇帝不同,以安抚为主;而隆兴年间宋军的几次北伐均以失败而告终,终于使得金国境内的汉人不再反抗,慢慢接受了金人的统治。

    宋太祖宋太宗兄弟俩曾经北伐辽国,想要夺回燕云十六州,结果却发现辽国治下的汉人早已心归辽国,代表正统汉人江山的宋朝得不到半点支持。

    而如今秦天德计划北伐金国,若是错过这次机会,那么将来同样要面对这种问题,当宋军再度北上,金国境内的汉人会将他们视作侵略者,从而奋起抗争。

    虽说他对将来利用金人内乱,北伐中原有着详尽的计划,而且只要能够保得完颜亮不死于乱军之中,那么就有较大的把握一举灭金,但是凡事都有万一,为求保险,这两支海军就成了北伐的重要保障。

    总之,周密准备,尽可能部署完善,只等将来雷霆一击,一举灭金,绝对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然而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辽人使节团居然留在了临安迟迟不肯离去,似乎一定要等到宋庭答应西辽和吐蕃两国的建议,重启丝绸之路,所以他们在等,等待宋庭派出的几支户部组建的商队归来。

    辽人使节不肯离去,而宋庭并不像与西辽闹翻,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礼部只是以礼相待,并没有强行将其赶走。

    辽人使节团人数过,并没有全部住在临安城内,只有百余人住在了临安城内的使馆,其余人等则是在礼部的安排下,住在了临安城外的驿馆。

    金人使节完颜宏达常驻临安都亭驿馆,终日出没于临安城中的青楼瓦肆,勾栏酒肆。可能是因为他跟秦天德的交情不错,又或者是因为不久前秦天德曾经亲自带人屠戮了上一批使节团的侍卫,因此如今的金人在临安城倒也规矩,没有欺压百姓,吃喝玩乐一应付钱,从不拖欠。

    秦天德又曾经到访过太平坊的里香,发现里香依旧是大门紧闭,只是门前那块原本竖立的“东主有事”字样的木牌不知道被什么人摘去了。

    老哈到底干什么去了?西辽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秦天德一直很头疼这个问题,西辽使节滞留临安的理由在他看来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目的应当是耶律崇那日来找他商谈的结盟一事。

    而他当日直言不讳的拒绝,耶律崇应当不会善罢甘休,可问题是这个耶律大石的次子,如今居然老老实实的待在驿馆内,并没有任何不轨举动,也没有跟老哈联系,难道说是时顺派去监视他们的人被发现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正月,新春佳节,举国欢腾,临安城内是如何欢庆情景秦天德没有看到,他早早的告假,带着妻子儿女,又邀请了完颜宏达赶回了老家钱塘,与父母一同渡过。

    钱塘的庆祝可谓极为繁盛,这几年来钱塘已经大为变样,百姓生活安康,钱塘境内治安稳固,不少百姓涌入钱塘,也有不少周围县郡的百姓将自己的女儿想方设法嫁到了钱塘,就连秦天德当年在府中宴请的那二十来个钱塘泼皮也都娶上了媳妇,更不要说那些本份的钱塘百姓。

    外地百姓将自己闺女嫁给钱塘人,除了因为钱塘人有钱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钱塘有个恶霸秦天德,已经多少年没有欺负过乡亲的恶霸。

    别的不少,当他们有了一个钱塘人当女婿后,若是有人敢欺负他们,他们直接来上一句“我女婿是钱塘谁谁谁,当年跟国师大人如何如何”之类的话,就算是官府也要考虑考虑。

    完颜宏达对秦天德的邀请很是开心,他一直都惦记着钱塘娱乐城的姑娘和技术,虽然金国也有不逊于钱塘娱乐城的莺莺楼,可家花始终不如野花,对于完颜宏达来说,金国境内的莺莺楼他可以常去,但钱塘娱乐城他去的机会和次数就比较少了。

    秦天德出资,完颜宏达带着四个侍卫几乎天天住在钱塘娱乐城内,白天在赌场赌钱,晚上夜宿青楼,出手大方,几乎成为了钱塘娱乐城最受欢迎的人。

    因为完颜宏达的大手大脚,秦天德没少花钱,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因为完颜宏达对美色的迷恋,白日里居然带着两个姑娘出现在赌场,左拥右抱的坐在赌桌前,那副一掷金的气势和派头以及两位美女的吹捧赞叹,使得钱塘娱乐城的不少客人大为眼馋。

    如今的钱塘娱乐城已经不是紧紧靠着秦天德的名气,吸引那些想要巴结秦天德的官员富商前来,事实上秦天德属于那种收钱不办事的主。

    但是钱塘娱乐城依旧客似云来,各地但凡有些身份有些钱财的官员富商,官宦子弟富家公子无不趋之若鹜,因为经过这几年的发展,钱塘娱乐城几乎已经成为一种标志,一种身份高贵的标志。

    对于富商,你就算再有钱,若是没有去过钱塘娱乐城,在哪里没有几个相好的,那就是乡下的土财主;而对于官员,不知从何时起,钱塘娱乐城成为了一个权钱交易的圣地,外地官员富商邀请朝中大员往往都在钱塘娱乐城设宴,花红柳绿中达成了一桩桩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

    正是钱塘娱乐城所针对的这些非富即贵的客人,导致了这些家伙看到完颜宏达左拥右抱一掷金的拉风之举后,争相效仿。

    因此钱塘娱乐城内青楼的姑娘们从此之后,再不像以前那般都只是从下午或者晚间才开始接客,而是从白天就开始营业,并且变得炙手可热身价倍增。

    最开心的自然是钱塘娱乐城的那几个出了钱的股东,早先投入早已收回,而且还跟秦天德拉上了关系,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而钱塘娱乐城的收入增加,空手套白狼占据了六成股份的秦天德自然是最大的赢家,只不过钱塘娱乐城早就不属于秦天德了,而是其母秦李氏打理。

    钱塘县的繁荣,百姓的丰衣足食使得秦天德心中感慨,这好歹算是他替古代版的秦天德将在钱塘欠下的债还清了,然而他还需要还另一个债。

    他不会忘记那个叫做秦强的人,冒名顶替借助认祖归宗之名想要拿到秦家族谱,从而扳倒秦桧结果却被自己设计陷害,恐怕早已死在秦桧手中的那个秦强。

    他受封国师后,不论是赵鼎还是韩世忠亦或是其他什么人,始终都无人跟他提及此事,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那个秦强究竟是受何人指派。

    虽说他不认为秦强得到秦家族谱就能够扳倒秦桧,救出岳飞父子,不过他的内心还是有意思内疚,毕竟在那时敢于跟密谋算计秦桧的人,应当值得尊敬。

    金国必灭,大宋必兴,对于秦天德来说,这或许是他唯一能够偿还这个债的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