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六章 门前惊变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美芹十论》为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所作,该从第一论以至於第十论,无一不是精辟之论,是一部很好军事论著,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其内容陈述抗金救国、收复失地、统一中国的大计,表达了辛弃疾希望南宋小朝廷不要偏安江南一隅,而要立志收复失地,充分显示出辛弃疾“男儿到死心如铁”的豪情壮志。

    审势第一;察情第二;观衅第三;自治第四;守淮第五;屯田第六;致勇第七;防微第八;久任第九;详战第十。一册十论,分析宋金敌我形势,提出强兵复国的具体规划,在当时具有极高的军事意义和政治意义。

    只可惜辛弃疾将《美芹十论》献给皇帝后,并不为当时的朝廷所重视,而辛弃疾本人更是由于在各地上任期间认真革除积弊,积极整军备战,累遭投降派掣肘,乃至受到革职处分。

    辛弃疾本人可谓文武兼备,文有《稼轩长短句》传于后世,更是因其独特的词作风格开创了“稼轩体”,与苏轼齐名,号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武有参加义军,率领五十多人袭击袭击几万人的敌营,将出卖义军的叛徒擒拿带回建康,交给南宋朝廷处决的经历。

    他被称作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豪放派词人、爱国者、军事家和政治家,这一连串的头衔,足见其文武过人之处。

    只可惜辛弃疾出生于公元1140年,而且还是金人占领的历城(今山东济南),知道二十多岁后才返回南宋,因此此刻的秦天德虽然爱才,但却不可能将其重用,只能先将辛弃疾的《美芹十论》剽窃出来,加以改动,让史浩献给赵昚。

    史浩是识货之人,赵昚如今年轻气盛,一心想要中兴大宋收复中原,《美芹十论》中的内容绝对符合赵昚的心意。

    当史浩从头到尾粗中有细的浏览一遍后,心中的惊讶难以言表。他很难相信纨绔之名背了二十多年的秦天德能够写出这种掷地有声的文章。

    去年大庆殿面对咄咄逼人的金使时,秦天德丢出了一句“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的豪言壮语,让不少人怀疑这是秦天德剽窃得来。

    可如今史浩看着手头上那名曰《美芹十论》一册中东倒西歪犹如狗爬一般的字迹,他很难相信这又是秦天德从别处剽窃得来。

    尤其是到秦天德让他从新誊录一遍献给赵昚,并且还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想将这十论归到皇帝赵昚的头上,这就更让他坚信出自秦天德之手。

    史浩走的也很快,《美芹十论》在他眼中犹如无价宝一般,他急切的想将此论就献给赵昚,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脸上明显露出了欲言又止的神色。

    秦天德猜到了史浩的心思,略作思忖便说道:“史大人,其实在下请官家下旨,令你子孙三代不得入朝为官,并非有意针对你,实在是不得已为之。”

    史浩如今对秦天德的看法已经大为改观,他相信秦天德的解释,于是试探着问道:“可是因为天所记载的内容?是下官的子嗣中,有人会为害江山社稷?”

    秦天德惊讶于史浩的脑子灵光,更惊讶于自己故意制造出来的“天”一事还能起到这样的效果,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史浩很是坦然,他没有在追问什么,而是告辞离去,只是希望秦天德能够早日重返临安,因为如今的朝廷的确是太乱了。没有了秦天德的震慑,皇帝赵昚的帝威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岳震这段时间再没有主动出现在秦天德面前,而是经常跟岳银瓶凑到一起,也不知又想搞什么坏主意,只是岳银瓶却经常来询问秦天德,为何总是见不到岳霖。

    要说岳霖的确很适合担任影卫,他来到淮阴后没有几日就和吕子雄等人查到了一处可疑之地,位于钱塘县城东门外的一处村落,有五六个形迹可疑的人租住了一处田舍。

    得知此事的秦天德毫不犹豫,立刻带上家丁以出城游玩为由,在影卫的引路下直奔拿出村落,结果却晚到一步,让那伙人逃走了。

    负责监视那伙人的几个影卫自责不已,正是他们一时的疏忽才导致这伙人消失的踪迹全无。不过秦天德却没有怪罪他们,因为他知道这伙人必定跟行刺自己的死士是一路人,而且肯定在县城内布下了眼线,在他带人出城之际,就已经被那伙人察觉了目的。

    虽然又错过了一个机会,不过他却能够确定这伙人图谋的就是自己,而且所图甚大,因此他相信只要自己回到临安后,那伙人必定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敢在县城城门关闭前,秦天德带着数十秦府家丁返回了县城。然而在他来到钱塘秦府门外的时候,一直保护他的苏子牧突然低声说道:“少爷,有些不对劲,有人在府外四周监视。”

    秦天德闻言停下了脚步,四处打量一番,发觉府门周围居然有了摆摊做小生意的商贩。而且面生的很。

    由于秦家的强势势大,府门外根本不容许有人在此摆摊做生意。眼下突然冒出了这么多,怎能不让人怀疑?

    秦天德环顾了一圈,发觉这些商贩明着是在摆摊做生意,可却在不停的留意着自己这一大群人,当下轻轻一笑,吩咐道:“三儿,去用合理的手段把那个卖水果的摊子砸了。”

    秦三大为挠头,他不明白什么叫合理的手段砸摊子。若只是让他去将那个水果摊砸了,他到不在乎,因为这种事情在秦天德脑袋受伤前他没少干过,可偏生有个“合理的手段”这个条件,这让他有些吃不准了。

    不过秦天德的话他不敢不,当下带着两个人朝着卖水果的小贩走了过去。

    这个水果摊子极其简陋,就留一根扁担挑着两个篓筐,框里面装了大半的水果,一根扁担横架在两个篓筐之上。

    “果子怎么卖的?”

    “一文钱一个。”

    秦天德看的分外清楚,当秦三呆着了两个人走向卖水果的小贩时,距离最近的几个商贩都将目光转移过去,而那个卖水果的小贩也很是机警,一看到秦三等人靠近,立刻站了起来,右脚平移了一步,身子有意无意的靠近了一个篓筐。

    这更让秦天德怀疑。除此之外,这个小贩的身形之魁梧也同样引起了秦天德怀疑。虽然小贩穿着稍显破烂,可是往那里一站顿时先露出一个气势,虽然秦天德说不出这个气势到底是什么,但却可以肯定不是寻常商贩能够拥有的。

    “一文钱一个?”说话间秦三已经走到了篓筐边上,弯腰拾起了一个果子,在手里垫了两下,“这么便宜?说,你是不是想打什么坏主意!”

    这就是秦三所能思考到的合理手段。果子的确太便宜了,随着外地客商越来越多,人流的增加街市的繁荣,钱塘那里还能找得到一文钱的果子?

    因此他决定学着秦天德的方式,吓唬吓唬对方。只要对方露出些许破绽,哪怕是他认为的破绽,他也可以将这个摊子砸了,完全符合秦天德所说的“合理手段”。

    他这么一诈唬,果然受到了奇效。也不知这个小贩是怎么想的,突然抬脚将篓筐上的扁担踢向秦三等人,紧接着左右脚接连弹起,两筐果子顿时砸向了秦三三人。

    敢在秦三三人反应过来之际,小贩身形暴退,眨眼间退到了街口,瞬间沿着巷道跑了。

    “上!”秦天德那还会犹豫。他找这帮家伙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今日居然自动送上门来,而且还那么多,他怎能让这些家伙跑掉?

    他就不信这些人全是死士,只要抓到一个,就可以迫使他们开口,从而找出一些头绪。

    秦天德一出口,门口的那些商贩如鸟兽散,纷纷丢下自己的摊子,快速朝着不同的方向退去,引得一哄而上的秦府家丁分散开来,进行追捕。

    “子牧,你也上,一定要抓几个活口!”秦天德知道苏子牧担心自己安危,因此丢下这句话后就快步返回了府中。

    回到府中,他径直走向房,他要在房等候苏子牧还有岳震吕子雄的好消息。今日出城是去拿人的,虽然扑了个空,但十几个影卫都在暗处跟随着他,所以他确定此次必定能够抓几个活口。

    来到房门口,心情大好的他伸手推开了房门,丝毫没有察觉房门是半掩着的。不过当他进入房后,却猛然间愣住了。

    房内一片狼藉,原本摆放有序的籍纸张散落一地,瓶瓶罐罐什么的也被移动了地方,显然是被人翻了个底朝天!

    快速从旁边抓过两个银质长烛台,秦天德背靠门边大声喝道:“什么人,给老子出来!”

    就在此时,秦府门外不远处的两条巷道内,上演着惊人的一幕。

    苏子牧带着秦府的家丁围住了一人,而岳霖和吕子雄也带着影卫拦住了两人,只是他们都没有动手,而且苏子牧和岳霖的脸色有些怪异。

    “怎么是你?”同一时间内,二人在不同的地方对着不同的人同时问道。

    同一时间内,不同地方的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岳统领。”

    “苏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