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五章 大人,我真是你二大爷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你们认得我么?”

    贡院外面的广场上,已经是围得人山人海了,秦天德端坐在张贴皇榜的巨大石壁下方,秦三苏子牧一左一右护在身侧,杜洪一应主考官员站在左侧,右侧则是周必大与杨万里。

    在秦天德面前,跪着二十多个年龄不一生打扮的人,正是在春闱中冒出来的秦天德所谓的亲戚。

    秦天德将杜洪唤来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杜洪立刻差人去将这些“亲戚”传来,他就在这里等候,要见一见这些所谓的亲戚。

    杜洪今天算是吓得不轻,春日阳光明媚,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可他却觉得犹如骄阳在头,大汗淋漓,又不敢拭去脸上的汗水。

    他得罪秦天德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被敲打的次数也太多了,真的是有点怕秦天德了。在他眼中,秦天德比秦桧还可怕,至少秦天德不会公然撸起袖子打人,而秦天德会,打人之前连袖子都不撸。

    看到自己面前跪成两排的所谓亲戚不敢做声,秦天德右手一抬,杜洪就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试卷恭敬的递到了秦天德手中。

    “嗯,不错,我的表弟,我的堂哥,我的侄儿,我的外甥,我外甥的结拜兄弟,我的侄女婿。。。”秦天德一边翻看着手中的试卷,一边随意的念着,突然间翻到一份试卷,眼睛一瞪,“我的二大爷?”

    操,占我便宜不算,还敢骂人!

    秦天德真的是被气得哭笑不得了:“既然你们都是我的亲戚,如今我就坐在你们面前,为何不来认亲,难道不认得本国师这个亲戚了么!”

    “大人,在下知错了。”

    “大人,小人是一时迷了心窍。”

    “大人,小的再不敢了,求大人高抬贵手。”

    一时间这些跪在秦天德面前的生纷纷开口求饶,生怕秦天德一时恼怒要了他们的性命,求饶认错声一片,但却有一个声音格外的刺耳。

    “大人,我真的是你二大爷啊!”

    说话的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生,一身华丽装扮,不论是头顶幞头上镶嵌的璀璨明珠还是腰间悬挂的晶莹玉佩,以及身上的锦缎华服,无不彰显着逼人的富贵。

    看到这个年轻人说着话居然站了起来,秦三当即就要窜出去好好将其教训一顿,却被秦天德拦住了。

    “你是本国师的。。。”秦天德将目光转移到了这个富贵生身上,眯起了眼睛,沉思半晌,“三儿,把他绑了!”

    “大人,我真是你二大爷,啊!”

    得了秦天德吩咐,秦三再不犹豫,径直窜到富贵生面前,一脚将其踹翻,他在对方身上,等到有兵士送来绳索,麻利捆绑起来,末了还不忘记将麻绳从生胯下穿过,猛地向上一提,顿时生口中就发出刺耳的喊叫声,蜷缩在地上不停的哼唧,不停的磨蹭着双股。

    “这货还真是不想活了啊。”

    “是啊,这年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居然还敢占大人的便宜。”

    “大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估计这个生死定了。”

    “不死才怪,要是有人当着众人的面口口声声说是你二大爷,你恼不恼?”

    一时间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脸上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尤其是落榜的生,更是咬牙切齿,这些假冒秦天德亲戚的卑鄙家伙,不但有辱斯文更重要的是挤占了有可能属于他们的名额!

    “来人,给本国师打,今日本国师就要在这里警告那些心存歪念的家伙,朝廷科举取士,乃是关系社稷国运的大事,容不得半点虚假,今后再有人敢投机取巧,妄图凭着歪门邪道蒙混过关,要付出血的代价!”

    当下便从一旁冲过来一众手持木棍的兵士,三人一组,其中两人用木棍夹住跪在地上的生,猛地向上一翻,生就被掀到空中,转了一圈,重重的摔趴在地上。

    然后这两人再用木棍摁住生,第三人抡开手中木棍朝着生的臀部就恨恨的打了下去。

    砰砰砰砰!

    随着一声声沉闷的响声,而是多个生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没一会臀部位置就出现了血渍,让人不人观看,可秦天德却端着下巴,看得兴致勃勃,令看到秦天德此时表情的人不由得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太狠了,要不然说是杀人不眨眼呢。

    这些生都被打的惨叫连连,可那个声称自己是秦天德二大爷的富贵生或许是因为被捆了起来,因此逃过了一劫,但却因为这血腥的场面,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只能蜷缩在地上,紧夹着双腿,不停的抖动。

    不一会这些弱不禁风的生已经连惨叫的气力都没有了,可秦天德依旧没有喊停的意思,兴致勃勃的观赏着,就好像眼前是一副美轮美奂的景色一般。

    闻到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血腥味,杨万里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大冷颤了,终于忍不住碰了碰身边的周必大,示意周必大出言相劝。

    周必大这么长时间没有吭声,并不是他变得冷血,而是因为他正在考虑秦天德此举的用意。在他看来,秦天德绝非这种冷血无情的人,这些生虽然可恨,但也罪不至死,可秦天德看样子是要将这些人活活打死,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呢?

    被杨万里这么一碰,他也没办法在思考了,眼下在场的官员虽多,可敢开口,能够开口劝说的也只有他一人了。

    “大人,莫要再打了,下官相信他们已经知错了,再打下去恐怕会出人命了。”

    “你,替他们求情?”秦天德眯起双眼,冷冷的打量着周必大,“你身为监察御史,明知此次省试中有人投机取巧,却不禀明,如今还敢替这些家伙求情,本国师罚你一月俸禄,你可服气?”

    狗脸啊,比狗脸变得都快啊!

    礼部以及贡院的官员到秦天德的话,不由得心中暗叹。

    周必大跟秦天德关系,在朝中百官的心中,一直都存在着疑问。虽然周必大完全是秦天德一手提拔起来的,可是秦天德对周必大的态度一直摇摆不定。

    有时候对周必大的支持让百官都羡慕,可有时候对周必大的态度,却又冷的要命,眼下就是最好的证明之一。

    不知什么时候起,朝堂中流传开了这么一种说法,说是秦天德原本很欣赏周必大的,但是周必大抢了秦天德的女人,就是那个叫做绿儿的丫鬟,惹恼了秦天德,因此秦天德记恨周必大,周必大将绿儿纳为妾室时,根本没有前去道喜,也没有派人去送礼,反是朱淑真私下里送去了一些首饰。

    想到秦天德好色,为了美色不惜跟如日中天的秦桧作对,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了这一说法。只不过周必大可能心中对秦天德有愧,又加上秦天德对他有知遇之恩,因此周必大一直对秦天德毕恭毕敬。

    周必大的回答让那些官员心中更加肯定了这种猜测:“大人做事必有道理,下官不敢有怨言。”

    “退到一边。”秦天德喝退了周必大,看向那些被打的生,“给本国师往死里打,今日本国师就要将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杖毙,让天下人都知道,科举一事关乎着朝廷命脉,容不得半点徇私舞弊!”

    此话一出,一片哗然之声响起。虽说此前不少人都猜测秦天德动了杀心,可真的到秦天德的这句话,依旧震撼不已。

    他们眼中的秦天德,完全就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荠的刽子手,就是那些落榜生也认为秦天德的惩罚太重了。

    果然这些生到难逃一死,立刻分做了两个极端,一部分人用尽气力开口讨饶,但另一部分人却开始大声咒骂其秦天德来。

    “奸贼!你丧心病狂败坏朝纲不得好死!”

    “狗官!你当年不也是用此法高中状元么,为何你做的我们就做不得!”

    “贼子尔敢,你草菅人命,眼中可还有大宋律法!”

    “哼,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奸贼你将来必定自食恶果!”

    到终于有人开始骂自己了,秦天德不怒反笑:“先住手!将他们放了。”

    秦天德口中要放之人,皆是那些开口讨饶的生,在这些生感恩戴德的磕头声中,秦天德淡淡的说道:“杜大人,请大夫给他们治伤,命人记录他们的姓名籍贯,绘制样貌,革除秀才身份,今后朝廷永不录用!”

    看着杜洪带人将这些生架走,秦天德又看向了那些出言咒骂自己的生,轻蔑的一笑:“继续打,只打臀部,本国师要让他们活活疼死!”

    嘶!围观的百信顿时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平日里他们只是说过秦天德的狠辣手段,如今却是亲耳到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秦天德若是真想要了这些生的性命,只需一刀便是,但现在却说要让这些生活活疼死,疼死?这要受多大的折磨啊!

    杨万里到秦天德的话,当下再也忍不住了就要开口,却被周必大拉了一下,示意不要多事,因为周必大已经看出来了,这件事里面另有蹊跷!

    “廷秀莫要开口,大人不是嗜杀之辈,此举必有深意,你且慢慢旁观。”

    不出周必大所料,第二轮杖刑还没有打几下,李光带人出现在了贡院门口:“秦天德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