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四章 撕皇榜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正当秦天德要前往贡院的时候,杨万里忽然从周必大身后走出,跪在了秦天德面前:“国师大人,是学生无知,误会了大人。学生落榜未必是因为有官员徇私舞弊,而是因为学生在考卷上辱骂了大人。”

    杨万里是个聪明人,而且心思也细致。他跟周必大少年好友,平日里经常信来往,在信中周必大对秦天德大加赞赏,极为崇敬。

    而杨万里不是那种人云亦云之辈,虽然周必大总是替秦天德说好话,不过他在民间也说了不少关于秦天德的恶行。

    对金媚颜屈膝岁贡加倍是秦天德的一大罪过;朝中擅权架空官家是秦天德的第二大罪过;第三大罪过就是赈灾过程中斩杀上万官吏了,这基本上是各地公认的秦天德之三大罪。

    不过针对这三大罪状,周必大都在信中做了解释。

    说秦天德对金屈膝媚颜,但秦天德怒斩金国使节乌延蒲斜也,支持官家对金开战,重用抗金名将,在宋金边境设立四大宣抚使,能算是屈膝媚颜么?

    说秦天德擅权,架空官家,这一点倒是没错。可秦天德擅权并没有给自身带去任何的好处,相反提拔了不少良臣猛将,这让人有些看不透。

    至于赈灾过程中到底斩杀了多少官吏,周必大很清楚,只有三多人而已,其中一部分人还是经他手的,那些官吏是否该杀他最有发言权。正是由于斩杀了这许多官吏,此次全国性的灾情中,受灾百姓大多能够安然度过,并且很快重建了家园,绝大多数地方都没有耽误春耕。

    因此周必大在心中对秦天德的评价是:不世高人,手段神秘莫测,一心为了天下百姓,甘愿背负骂名。

    杨万里跟周必大脾性相投,交情颇佳,对于周必大如此推崇一个有争议的人,也是好奇。不过秦天德当年冒着得罪秦桧的风险,收留岳家孤儿寡母,最终扳倒秦桧,替岳飞昭雪平冤,这让杨万里心中的天平倒向了秦天德。

    杨万里是吉水县湴塘村人士,而湴塘杨氏在当地颇有名望,岳飞手下大将、战死于河南小商河的杨再兴就出自湴塘杨氏。

    古人多以乡人为亲,出门在外同乡之间的情意甚是浓重,因此杨万里——杨再兴——岳飞——秦天德这种绕了不知多少圈的关系,隐约间在杨万里心中形成,成为杨万里偏向秦天德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杨万里还是想试一试秦天德,看看秦天德是否真的像周必大说的那般,不拘小节,为人开明,心胸广阔,不为名利所累。因此他在此次省试中直言秦天德种种劣迹,大骂秦天德是败坏朝纲丧心病狂的奸臣。

    结果不言而喻,他落榜了。

    完了杨万里的解释,众人不禁莞尔,秦天德也颇是无语,照这么看来未必是礼部官员在省试中弄虚作假,像杨万里这样敢言辞犀利咒骂自己的考生,礼部官员肯定是不敢让他上榜的。

    “你啊。”秦天德叹了口气,扶起了杨万里,“你可知此次负责春闱的是礼部官员,本国师前些日子将礼部官员收拾的惨了,纵然你又再大的才华,他们又怎敢将你取为进士?”

    “大人融禀,此次春闱主考官员的确有徇私舞弊之嫌,大人可知您有不少亲戚都中了贡士?”杨万里站起来后,又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不少亲戚中了贡士?秦天德眉头一皱,转头看向周必大:“子充,此事你可知情?”

    秦天德觉得这中间有问题。他刚刚被封为国师后,各种见过没见过的,拐弯不拐弯的亲朋好友犹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了出来,要么直接上门求官,要么求到自己父母门上,让自己父母代为求官,不过这些人都被他毫不迟疑的拒绝了,应当已经死心,怎么会在春闱中又冒出一批?

    周必大苦着脸看向秦天德,又看了看还躲在一旁角落里瞧热闹的闲人,没有开口。

    这里面果然有说法!

    “秦正,带人护送三位少夫人回府,子充廷秀,随本国师到雅间内详谈,三儿子牧,守在雅间门外,任何人胆敢靠近,格杀勿论!”

    进入雅间后,秦天德这才弄明白了其中原委,也明白了周必大刚才为何会欲言又止。

    感情这些所谓亲戚大都难辨真伪,之所以说是他秦天德的亲戚中了贡士,是因为这些人的考卷跟他当年参加春闱时几乎如出一辙。

    几场考试的试卷上,那些人什么都不写,只写了一句诸如“当朝秦国师是我xx”又或者是“我是当朝秦国师xx”之类的话。

    这让阅卷的考官大感头疼,明知道其中必定有人作假,但偏偏不敢细查,万一有一个是真的呢?因此这些人皆榜上有名。

    按说这些事极为隐秘,考生的考卷是不允许外泄的,可不知为什么,有几个通过此种方式中榜的考生看到大榜公布后,洋洋自得的吹嘘起来,耻笑其他考生,说他们读没有任何作用,读百年不如自己的一句话。

    来参加省试的考生,无不是苦读诗之辈,眼看自己落榜,而投机取巧之辈却能高中,还洋洋自得,顿时心中不平,散播起来,以至于今日上午大榜刚刚公布,就有不少人知道这件事了。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秦天德默不作声的完了周必大和杨万里的话,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骤然起身道:“走,你二人随我一同前往贡院!”

    今日是大榜公布之日,虽然已是下午,但贡院门外张贴皇榜的石壁前,仍旧围了不少参加此次春闱的考生,将石壁围得水泄不通,看着大榜上的名单,寻找着自己的名字。一个个或喜形于色神情激动呼朋唤友高声喧哗,或唉声叹气神色黯然懊恼丧气垂头而去。

    “三儿,子牧,分开一条道路!”

    秦天德一声吩咐,秦三苏子牧立刻上前驱散看榜的考生,不顾旁人的斥责,弄出了一条通道。

    秦天德也不多说,径直走到皇榜面前,伸手便撕,只得哗啦一声,便将皇榜撕扯下来。

    这一下原本喧嚣的考生顿时沉寂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石壁前的那个年轻人,那个竟敢当众撕毁皇榜的年轻人,心中惊讶万分。

    这是要杀头的大罪啊,这货是不是落榜打击太大,失心疯啊!

    石壁旁边是有几个兵士守卫的,只不过秦天德下手太快,他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只看见皇榜已经被扯坏,那个胆大妄为的年轻人居然还敢站在石壁前,将手里的皇榜丢在地上。

    “大胆狂徒!”几个兵士立刻拔出腰刀冲着秦天德扑了过去。

    秦三护住心切,当即冲到秦天德身边保护,而苏子牧同样拔出佩刀,将秦天德护在身后。

    眼看一场恶斗将其,围观的考生如鸟兽散,眨眼间就消失了个干净,不过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远处自认为安全的地方,瞧着热闹,结果石壁前站立不动的周必大和杨万里就变得格外显眼起来。

    周必大担心秦天德安危,正想开口,却得了秦天德眼色示意,当下和杨万里退后了几步,冷眼旁观。

    “你是何人,竟敢在贡院门前撒野,撕毁皇榜,可知是砍头的大罪!”领头的兵士多少有些眼力,他发觉那个撕毁皇榜的年轻人有些来头,而护在他身前的那个提刀侍卫,手中握的是官刀,这个年轻人撕毁皇榜却没有半点惧怕,必定是官宦人家出身。

    他只是个把守的兵士,犯不着得罪人,因此没有轻举妄动,只是让手下兵士将秦天德等人围住,防止对方逃跑,自己已经命人前往贡院报信。

    秦天德轻笑一声傲然说道:“皇榜不公,不撕何用!诸位考生好,立刻通知其他考生,此次省试判卷不公,皇榜无效,不日将要重判,让所有落地考生莫要急于离去!”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口出妄言,藐视官家,你们还不将他拿下!”贡院外闹出这么大乱子,贡院内的官员也收到了消息,很快就有官员带人走了出来,刚好见秦天德的这番话。

    秦天德转过身看向领头的官员,皱了皱眉头,这人不认识自己,而自己也不认识对方,应当是品秩较低:“去,立刻将杜洪叫来,两刻钟内,若是杜洪未至,让礼部以及贡院内大小官吏人头落地!”

    “你。。。您是国师大人!”领头的官员终于认出了秦天德。他官位低微,很少能够见到秦天德,因此对秦天德的长相印象不深。

    之所以会怀疑眼前这个嚣张的年轻人就是国师秦天德,这得益于秦天德的凶名。自打“浮筷落人头”之举推出后,“人头落地”就成了秦天德的代名词。

    “既然知道是本国师,那还不快去,将此次所有考官全部叫来!”

    秦天德的铁石心肠和冷酷手段贡院官员早有耳闻,当下立刻散去,纷纷去通知各位考官,而围观的考生们也得知了秦天德身份,知道此番热闹大了,立刻分散通知自己的亲朋好友。

    不到两刻钟的功夫,贡院外已经围满了来看热闹的人,围观的不仅有参加春闱的考生,还有临安城的百姓以及前来临安游玩的游客。

    杜洪等人也早早的赶了过来,小心翼翼的站在秦天德面前,满头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