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零章 变天中之选德殿内赵构示恩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富贵,你二人退出殿外吧,朕有话单独跟秦爱卿谈。”

    赵构的这句话说得很随意,可是王富贵却没有顺从,而是先看了秦天德一眼,又看了秦天德脚下的横刀一眼,这才低着头有些为难的说道:“官家,这。。。”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的表露出来了,秦天德想杀你而且是拎刀觐见,若非刚刚游少堡出现,那货恐怕就已经动手了。现在若是我们出去,万一那伙发起狠来,什么都不顾,即便将来他落得个满门抄斩,也救不回你的性命来。

    王富贵算是对秦天德较为了解的,他跟在秦桧身边时,没少打探秦天德的小心,秦桧也时不时的跟他讨论秦天德,虽说秦天德平日做事看似鲁莽,但很有章法,不过抽丝剥茧的细细一分析,连秦桧斗看清秦天德闹出了那么多风波,究竟是想要得到什么了,更不要说是他。

    世人所重者,无非名利二字,绝无例外,就算是那些所谓的高风亮节不为帝皇所召者,也是得到了清流美名,可是秦天德闹腾了那么多,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这是秦桧一直看不出来的,也是秦桧迟迟没有对秦天德下手的原因,他想找出那藏于暗中指点秦天德的幕后高手的真正意图。

    王富贵就更看不出秦天德的本意了。虽然他奉秦桧之命在暗中没少调查秦天德的往事,可是他所得到的往往都是细枝末节,而这些末节的东西只能让他越来越迷糊。

    以淮阴为例,如今可谓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不但县内人口越来越多,财政越来越好,而且作为一个边境县郡,如今竟然不再遭受金人涂炭,这不能不归功于秦天德那一年的治理。

    可是秦天德落下了什么?

    清官的美名?没错,在秦天德知县淮阴的一年,的确是有了清官的名声,可是百姓是最健忘的,尤其是持续的处于安定之中,这才过了一年多,淮阴的百姓口中已经很少提及秦天德了,除非淮阴遭逢大难,那些沉浸在安逸中的百姓才有可能响起秦天德,或者会说,若是秦大人在会如何如何。

    得不到名,难道得到利了么?秦天德在淮阴时的确是得到了一些,但这些利绝对比不上其他的县郡,因为秦天德从来没有从百姓身上克扣任何财物,大多就是借着各种生日的名头,搜刮了县内部分富户的钱银,而且也用作修筑河堤了。

    这难道能说秦天德是清流一类的官员么?开玩笑,且不说秦天德对那些名臣之类施展的各种卑劣手段,只说他不读诗这一点,就不会被那些所谓了清流之类所接受。

    因此,就连秦桧这样狡猾之极的人都看不懂秦天德的目的,秦桧只能将此归咎于秦天德背后高人的指点,而王富贵则不认为有什么高人的存在,怀疑秦天德脑子不好使,就像秦三一样,做事只凭喜好,没有根本的目的。

    所以他现在很不放心,生怕秦天德为了谋害赵构,完全不顾钱塘秦家数百口的性命。

    “退下吧,秦爱卿不会像那粗人一般,双手沾满鲜血的。”赵构明白王富贵担忧的是什么,再次吩咐道。

    王富贵犹豫了一下,看了眼赵构另一侧的游少堡,这对父子倒退着走向房门,不过再经过秦天德身边的时候,还是将地上的朴刀捡了起来,这才退出了选德殿。

    “你们做好准备,若是发觉殿内有任何异常,立刻冲入殿中保户官家!”这是王富贵退出选德殿后对那些侍卫的吩咐,而他则是毫无顾忌的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着。

    “官家,我输了,自古以来没有一个皇帝是轻与之辈,何况是在我大宋大厦将倾之际,力挽狂澜更是泥马渡江的官家,要杀要刮您随意吧。”

    此刻秦天德隐约看到了一丝希望,对于赵构将王富贵游少堡二人遣出殿外颇感惊讶,要知道虽说那把朴刀被收走了,他的靴子中还有一把匕首呢!

    可是如今他却不想这么干了,因为即便他干了,也绝对没有任何出路,王富贵已经出去了,赵构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他绝对难逃干系,更何况谁知道这选德殿内还有没有别的高手侍卫隐藏?

    因此他将靴中的匕首拔了出来,远远地丢到一旁,看着赵构。

    “来,做到那边,先吃些东西。你折腾了这么久,想必是又渴又饿了。”赵构指了指龙榻上案几的另一侧,竟然让秦天德跟他对面而坐。

    此刻的秦天德也不推辞了,如今可以说他为鱼肉人为刀俎,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赵构似乎另有用意,不然他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被砍一百遍都不够。

    盘腿做到了龙榻上,抓起案几上的糕点茶水就是一通吃喝,而赵构却是细细的盯着他的坐姿以及他现在的神态,眼中闪烁不停。

    好一会,等到桌上的糕点所剩无几,茶壶也空空如也,秦天德抹着嘴巴开始打嗝的时候,赵构才说道:“你如此年纪就能有此种心思,当属难得,不过你可知道你输在何处?”

    秦天德一愣,想不到赵构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会是问这个,不由得心中好奇,思索了片刻,说道:“尽信不如无。”

    他现在最恨的就是史上的一切,所谓什么赵构后期昏庸,贪生怕死重用奸臣,更是被秦桧所挟,只能心中提防秦桧,却不敢有任何举动。

    妈的,赵构早就下手了,就看这王富贵,就知道赵构的手段如何了。

    王富贵被赶出皇宫的时候,正是赵构身边最红的太监,而且那时候秦桧的权势也远不如今,朝中的对手极多,可那时候赵构居然就能提前一步安排王富贵潜伏到秦桧身边,这种手段谁能知道?

    若非秦桧受自己所惑,不得已而兵变,王富贵这个赵构最大的棋子恐怕永远不会浮出水面,史中又如何能够得到记载?

    虽然他这一年来已经了解到赵构并非史中所说的那般昏庸,可是他也想不到赵构能够那么早就在秦桧身边布下王富贵这种棋子,帝王手段可见一斑。

    “尽信不如无?”赵构口中嘀咕了一遍,轻皱了一下眉头,显然是不理解,“朕不知你为何会有此说,不过朕告诉你,你的谋划绝对没错,完全抓住了各人心思,可以说步步为营,就连秦桧这种老谋深算之辈都被你引入瓮中,不过你自身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妇人之仁。若非如此,如今朕恐怕就不能坐在这里了。”

    妇人之仁?秦天德愣了一下,他记得韩世忠也这么说过自己,不过却不明白赵构的意思。

    赵构看出了他的疑惑,继续说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更不能轻易放过。游少堡本就带有目的接近你,刺杀不遂;主使者王富贵更是不能轻易放过,可是你呢,你竟然让此二人承担你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你如何能够不输?说到底,你还是不了解人性啊。”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是说我呢么?秦天德心中暗道。不过赵构的确没有说错,若他不是安排游少堡趁乱行刺赵构,纵然赵构有般厉害,如今也是一具死尸,如今的结局也完全能够按照他的剧本那般完美。

    不过赵构干嘛要跟自己说这些,难道是想培养自己?还是说他以为我是他的私生子,想让我继承皇位?秦天德有些发懵,有一种想法显然是荒诞不羁的,他的相貌跟秦非和秦李氏都要相似的地方,绝对是二人亲生。

    “秦天德,你如何能够在科举中高中状元?”赵构的问题跳跃性极大,不等秦天德琢磨过劲,又问了一句。

    “是官家恩典。”

    “你又是如何调回京城,升任起居郎?”

    “也是官家恩典。”

    “你本是从六品的起居郎,你可记得,你又是如何升任五品朝请大夫,更是兼任负责考核皇子品行的太子谕德?”

    “是官家对微臣的信任。”

    “看来你都记得。”赵构点了点头,“你要杀清河郡王,朕可有阻拦?”

    “没有。”秦天德已经有些明白赵构说这些的用意了,是在示恩,可他不明白这个时候赵构为什么要将这些一一列出,示恩有什么用,要杀自己也用不着这般啊?

    赵构将目光投向一旁,像是若有所思:“你调回京城这一年多来,多少官员因你而被治罪发配下狱甚至身死,多少官员因你而获得升迁,朕可曾亏待过你?”

    话说到这个份上,秦天德心中的确有些愧疚。不论赵构出于什么目的,毕竟待他不薄,他能有今日也离不开赵构的恩典,而他在计划谋害赵构时,心中从来没有过半点愧疚。

    “是臣该死,是臣对不起官家,恳请官家治臣之罪。”秦天德从龙榻上跳下,跪在赵构的面前。

    “起来,朕曾说过,许你见君不跪,莫非你是想朕食言?”看到秦天德依旧跪在自己面前,赵构没有再坚持,而是语重心长的问道,“既然你记得朕对你的恩典,你自当知道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尤其是秦桧因你撺使,行下着大逆之举,难逃一死。而你身为左相,今后自当可以在朝中独享权柄,为何还要置朕于死地呢?”

    秦天德猛一抬头,说道:“因为微臣想要的官家给不了。”

    “朕给不了?”

    “没错,官家给不了。”

    “你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