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五章 变天开端之皇宫门前遇刺客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无知小儿,本官早已说过,本官复姓勾龙!”勾龙如渊脸上一热,双眼露出仇恨的目光,“官家,五品朝请大夫连复姓一说都分不清楚,又如何能够胜任左相一职?”

    勾龙如渊话音未落,秦天德已经翻脸,转身面向赵构,说道:“官家,微臣要参这个狗大人,竟然敢在‘龙’前加上狗字,显然是对官家的不敬,恳请官家下旨治他大不敬之罪!”

    赵构的心中有些发苦,虽然他早就知道秦天德是山间芦笋腹中空,可也没有想到秦天德居然会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犯下如此错误,看着下方的文武百官一个个神情迥异的盯着秦天德,想笑不敢笑的表情,赵构不禁心中大骂,你无知朕不怪你,可你不能拿着无知当荣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朝堂上耍宝现眼吧!

    一时间赵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反倒是秦桧擅自开口,虽然有些不敬,不过倒是替他解了尴尬。

    “无知!”秦桧重哼一声,“秦天德,本相劝你还是回府多读读圣贤,弄清楚字该如何写再出来丢人现眼吧!”

    “本官无知?”秦天德不满的看向秦桧,“秦相,你有知,可你为何连自己的独子都教不好,让他在朝堂上大呼小叫,不经官家准许变擅自开口,难道他忘了自己身为起居郎了么?还是说,他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左相?

    哼,别以为本官不知道,你出言相阻,为的不过是想让秦熺升任左相,到时候你父子二人分人左右相位,这官家的天下岂不成了你秦家的?本官说你大逆不道才对!”

    “你说什么!”秦桧勃然大怒,这么多年来,文武百官都很少见到秦桧会在朝堂上当场发怒了,当即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看着秦桧。

    “本官说你想架空官家,令官家的天下成为你秦家掌中的玩物!”秦天德毫不惧让的迎着秦桧的怒视看了过去。

    “秦家小儿,本相对官家忠心耿耿,你焉敢如此污蔑本相,咳咳咳!”秦桧大怒之下,忽然单手捂住了胸口,剧烈的咳凑,脸色也变得苍白。

    文武百官诧异的看了看秦桧,又看了看秦天德,心道秦天德果然牙尖嘴利胆大妄为,这种话也敢说出口,难怪当日能将秦桧气的吐血,只看今日当着赵构的面就说出这番话的情形,便可略知一二。

    令人想不到的是,第一个出面附言秦桧的勾龙如渊望了秦桧一眼,却是出人意料的退回了朝臣行列中,再不开口,仿佛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官有污蔑么?若非如此,官家既然已经下旨,任命本官为左相,你为何胆敢出言阻拦?”说到这里秦天德转头看向勾龙如渊,发现勾龙如渊竟然退了回去,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但嘴上却不肯轻易放过对方,“当日本官奉旨主审郑亨仲一案,你立刻举荐狗大人为副。

    而狗大人当真是不辱秦相所托,居然在大理寺大堂上公然以秦相名义对抗本官,更是逼得大理寺卿重病至今,这就是你所谓的忠心么!

    要本官说,古有曹阿瞒挟天子以令诸侯,今有你秦相你挟虏势以要君,都是十恶不赦的大奸大恶之徒,将来要评论起我大宋的十大奸相,你秦相名列其首,当之无愧!”

    “秦天德,你竟敢对我父如此不敬!”着秦天德一句比一句狠的指责,秦熺快速从大殿的角落跑到秦桧身边,根本不在意赵构的反应,伸手搀扶住身形有些摇晃的秦桧,怒视着秦天德。

    满朝文武愕然,任谁也想不到秦天德居然敢当着赵构的面说出这番话来。这番话的力度,比之当年胡铨的“斩桧”也不遑多让,这货怎么就有胆子这般指责秦桧呢?秦桧会咽下这口气么?

    缓过神来的官员立刻将目光投向秦桧,至于赵构实在是没几个人太在意了。如今赵构虽然仍旧是大宋的帝皇,但是朝中大权早已落在了秦桧之手,得罪赵构未必会死,但得罪了秦桧恐怕就难逃一死了!

    想象王次翁,当年眼中只有一个秦桧,而拒绝替南归的韦太后偿还像金使借的钱银,以至于太后受辱,在边境逗留三日。

    赵构虽恼王次翁,但在秦桧的庇护下,王次翁只是被罢官,若非后来横空杀出个秦天德,迫使秦桧不得不舍了王次翁,赵构要想报这个仇,恐怕还真难说了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此刻的秦桧喘气更加剧烈,胸口不停的起伏,额头的青筋不住的跳动,脸色难看的瞪着秦天德,苍白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丝红晕,紧接着呕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晃不已,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赵构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的如此严重的地步,当即说道:“今日秦爱卿身体不舍,左相一事就这么定了。不过秦天德言语对秦爱卿不敬,朕命你像秦爱卿道歉,并且今后不得再口出狂言顶撞秦爱卿,退朝!”

    “多谢官家恩典,微臣遵旨!”

    秦天德冲着赵构拱手一拜,大模大样的走到秦桧面前,脚下踩着秦桧呕出的鲜血,阴阳怪气的说道:“秦相身体如何?刚刚本相言语多有冒犯,还望秦相莫要见怪。今后官家还指望着你我联手替官家治理江山,秦相可万莫要驾鹤西游了。”

    “秦天德你说什么!”搀扶着秦桧的秦熺怒道。

    秦天德满不在乎的扫了眼秦熺,轻蔑的说道:“起居郎,你敢对本相不敬?算了,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本相今日放你一马,若是日后再敢冒犯本相,定不轻饶!”

    说着话秦天德一把扛开了秦熺,伸手搀扶住秦桧的手臂,得意洋洋的说道:“秦相,不论如何您都是本相的叔父,本相服你出宫如何?”

    说完这些,也不管秦桧是否同意,身后的秦熺如何叫嚷,半馋半托的扶着秦桧走出了大庆殿,朝着宫门口走去,而百官不敢距离太近,只能远远的坠在后面。

    “叔父莫怪,身体是否不适,要不要请个大夫?”看到没什么人能够偷到二人的谈话,秦天德一脸笑意的小声问道,言语中带着关切。

    秦桧铁青着脸看似无意的摇了一下头,同样小声的说道:“不妨事。天德,今日勾龙如渊一事并非本相指示。”

    若是有人到秦桧会像秦天德解释,绝对会惊掉了下巴。作威作福多年的秦桧何事曾为一件小事而专门向他人解释?这不能不说他对秦天德的看重和信任。

    不过秦桧越是这样的态度,秦天德才越是怀疑。他同样轻晃了一下脑袋:“侄儿怎敢劳烦叔父解释,还是那句话,没有叔父也就没有了侄儿,侄儿怎敢忘怀?”

    坠在后面的文武百官谁都想象不到,刚刚在朝堂上吵得不可开交的秦家叔侄如今居然是在说着这些,他们只以为二秦又在暗中角力。

    等到秦天德扶着秦桧走出宫门的时候,秦天德和秦桧同时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那里是秦桧官轿停放的地方,二十几个护卫就站在官轿旁边,看到秦天德居然扶着秦桧走出,都不由得出现了片刻的惊愕,就连秦天德官轿旁边的人也同样如此。

    扶着秦桧走向官轿的过程中,秦天德可以放慢了脚步,而秦桧也同样配合的放慢了脚步,二人行至半途,猛然间一个独眼、独耳、无鼻、脸上一道刀疤相貌极为丑陋的汉子冲相府护卫中杀出,手中握着一把泛着蓝光明显是淬了毒的匕首,高叫一声“狗贼纳命来”,朝着二秦方向冲了过去。

    事发太过突然,而且相府护卫本就被二秦这般出现所震惊,在加上这里又是皇宫门口,谁都想不都有人敢在这里行刺秦桧,更是想不到行刺之人居然会躲在相府的护卫中!

    秦桧愣了一下,猛地停下脚步,惊愕的看着此刻,似乎是被吓住了一般连躲闪都忘了。而秦天德这是抢到秦桧身前,在刺客袭来的时候,趁着刺客出现的片刻错愕,一脚踹在了此刻的胸口,将其踹到一旁。

    “来人,将刺客拿下!”秦桧终于从惊愕中醒转过来,当即高声喊道。

    “三儿,带人保护相爷,子牧,给本相杀了刺客!”秦天德同样高声喊道,只是在他喊出“杀了”二字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自己抓着的秦桧手臂轻颤了一下。

    “父亲,您怎么样,有没有受到惊吓?”秦熺一脸担忧的跑了过来,待查明秦桧没有受伤后,又怒视秦天德,“秦天德,你竟敢安排刺客在皇宫门前行刺家父,当真是罪大恶极!”

    秦天德却是不理会秦熺的指责,他放开了秦桧,随手从秦三手中拿过一根用来抬轿子的木棍,抽了个空当骤然冲入战团,趁着此刻苦于抵挡面前的刀剑时,狠狠一棍子打在了此刻的头部。

    手腕处的木棍当即断成了两截,此刻只来及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秦天德,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赶在相府护卫上前缉拿刺客之前,秦天德高声喊道:“大家小心,刺客狡猾,莫要让他骗了!子牧,给本相杀了他!”

    苏子牧没有丝毫的手软,当即手起刀落,一刀插入了刺客的胸膛,大股的鲜血汩汩冒出,很快在皇宫外的空地上聚成了一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