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恶霸的解决方式 五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官家,微臣怀疑,暗中有一股势力,一直妄图挑起天下战乱,为的是从中渔利,很可能是契丹余孽,想要复国!”

    秦天德的这一席话犹如在本就不平静的湖水中投入了一块巨石一般,同文馆内顿时乱成一片。

    “你胡说!”

    “没有的事!”

    “我们根本不认识!”

    吐蕃、扶桑使节也顾不得在挣扎咒骂了,就连一直不言不语状若沉思的高丽使节都急了。这话实在是太恶毒了,如果真让秦天德这么冤枉,他们几个保不齐就要死在这里了!

    “贤弟,你这话不会是认真的吧!”完颜宏达皱紧了眉头,用一种异样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着三国使节。

    契丹人所建立的辽国是被金人所灭,但辽国名将耶律大石在国破之时,率领一军杀出宋金包围,在叶密立,也就是今新疆额敏县,重竖大辽旗帜,史称西辽。

    辽国国运二百余年,居然被刚刚兴起的女真人在短短十一年内彻底推翻取而代之,这对于部分极端的契丹人来说是一个奇耻大辱。

    作为宗室子弟,完颜宏达虽然草包,但也明白契丹人心中的仇恨。辽国刚被灭后,契丹人曾多次反叛,只不过都失败了,再加上金国如今对契丹人的怀荣政策,金国之内的契丹人现在才平静一些。

    可是秦天德所说的绝对不是没有可能,而西夏使节将如此名贵的金冠呈献宋庭本身就透露着蹊跷,这不能不让完颜宏达怀疑,暗中有辽国欲孽一直在密谋复国,而复国的第一步就是先挑起天下的战乱,如此他们才能够有机会!

    看到完颜宏达的反应,秦天德就知道说道对方心坎里了。他转过身,一脸正色的看着对方:“完颜兄,此事我也不能肯定,只是怀疑罢了。”

    辽国如果想复国,那么主要针对的必定是金国,因为辽国当年的土地如今都成为了金国的国土,所以秦天德有根据的胡编乱造,一方面是为了敲打几国使节,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分散金国的注意力,希望通过完颜宏达之口,让金国地方其国内的契丹人,分散其精力,要是能够引起内乱那是在好不过了,虽然他知道,引起内乱的可能性微乎及微。

    完颜宏达沉默不语,脸上也是阴晴闪烁,狠辣的目光在西夏、吐蕃、高丽、扶桑四国使节身上逡巡不定。

    “大宋皇帝,您得主持公道啊!难道您就任由您手下的官员如此污蔑我等,如此对待我等么!”

    现在知道让朕主持公道了,刚才干什么去了!

    心中腹诽归腹诽,赵构却是不能置之不理,虽然秦天德上来后先是弄出了一场闹剧,然后有危言耸,不过他的面子却是赚到了。

    “秦卿家,此事事关重大,你若没有真凭实据,不可胡言乱语,以免伤害了所涉及的四国与我大宋之间的友谊,更是让其余诸国寒心。”

    赵构的这番话说得还是相当有水平的。他没有否认秦天德所说的一切,但也并没有直接承认,只是让秦天德拿出确凿的证据,但字里行间却显示出对秦天德此举的支持。

    他要秦天德拿出证据,这证据不是给他看的,而是给同文馆内所有的外国使节看的,既能够彰显出大宋的礼仪风范,又可以狠狠的教训一顿四个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挑衅他威严的番邦使节。

    至于说秦天德是否能够拿出证据,赵构并不担心。他也算是有头脑的帝王,虽然因为对金国的畏惧而自断肱骨之臣,在后世落得了昏君的名声,但他并没有被执掌朝权数十载的秦桧架空,反而在秦桧死后,立刻罢免了秦家所有后人的官职,可见其帝王之心。

    他对秦天德的判断,并非大多数人那样,认为秦天德就是一个倚强凌弱不学无术的纨绔恶霸,相反,他对秦天德的评价不低,要不然也不会特意对秦天德彰显帝王恩宠,欲将秦天德捧起对抗秦桧了。

    所以,此刻他心中认为,秦天德虽然刚开始弄出了一场闹剧,但却是在为后面做铺垫。既然秦天德敢当众质问出如此一个可怕的话题,想必必定留了后手,应当能够圆场。

    果然如他所料想的一般,他的话音刚落,秦天德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是,官家。为我大宋和大金长治久安计,微臣绝不为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现在,整个问题的关键就在那个秃子。。。哦,不是,是西夏使节身上了。带微臣仔细审问,必定给官家、给金国使节以及其余诸国使节一个合理的交待!”

    赵构挥了挥手,也懒得再说什么了,只是让秦天德自己拿主意,他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天德,想看看秦天德到底还有什么花样,同时心中暗道,那边的密信应当快要到了吧!

    秦天德转过身子,来到了西夏使节身边,默不作声的看着他,脸上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秃子,如今所有的事情都落到你一个人身上了,他们三个到底是真是假也全看你的了。本官问你,你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西夏使节?

    若不是的话,为何要挑拨宋金以及关系,还挑拨的这么明显,明摆着是想将西夏也扯进去?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啊!”

    此刻的西夏使节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他没有理会秦天德的话了,只是紧蹙着眉头,思考着该如何应对大宋数百年才出现的这么一个异种。由于临来之前,西夏国王专门叮嘱他,让他一定要将金冠带回,所以饶是他聪明绝顶,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应对秦天德的质问。

    “秃子,想死还是想活?”这时候秦天德忽然凑了过来,异常亲热的揽住了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将声音压得极低。

    嗯?西夏使节闹不清秦天德又想干什么,不敢作声,也不敢推开对方,只是转过头,用诧异的目光看着秦天德。

    “十万两,老子保你一条命。”看到西夏使节不做声,只是目光中流露出浓浓的疑惑,秦天德再次以极小的声音说道。

    这时候西夏使节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同样以几下的声音快速说道:“三万两。”

    妈的,老子开的价钱很合理,这货居然砍价砍得这么狠!

    秦天德惊讶于对方的反应速度以及狠厉的还价,再次压低了声音:“十万两不二价,要不然你就等着尸体被运回西夏吧!”

    对于这种威胁,西夏使节并不在乎,他又爆出了一个价码:“五万两,金冠我带回,最多了!”

    到这里,秦天德总算是猜出了西夏为什么会将这个让完颜宏达垂涎欲滴的金冠献给赵构,有同时故意提出了一个难题来,搞了半天,丫根本就没打算将金冠献给赵构,只不过是让赵构眼馋,然后丫在以金冠难辨真伪为由,将金冠带回西夏!

    刚才他不明就里,金冠最终落到谁的手里还无所谓,可是如今知道了西夏人的算盘,那就绝对不能让对方如愿了!

    “呸!”秦天德突然跳到了一边,脸上露出了极为愤怒的神情,单手指向西夏使节,大声的呵斥道,“秃子,你他娘的以为我大宋官员都像你西夏一般,区区五万两就像将本官打发了?告诉你,本官是我大宋所有官员中最贪的,但也不会为了小小的五万两而折腰,你别做白日梦了!

    本官好心劝你坦白,我大宋一向提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居然用那肮脏不堪的阿堵物来侮辱本官,委实可恨,委实该杀!”

    秦天德的这席话,彻底将原本就出在水深火热中的西夏使节推到了风口浪尖,顿时被侍卫摁在地上的扶桑使节和吐蕃使节冲着他破口大骂起来,口口声声说自己与西夏使节没有半点关系,之所以会同时像大宋提出疑难,只是一个巧得不能再巧的巧合。

    只不过高丽使节却仍旧没有开口,只是贴在地上变了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又中了这小子的奸计了!

    西夏使节只以为自己再度被秦天德设计,心中懊恼,恨不得以头戗地。是秦天德先向他索贿,可谁想到这居然是个陷阱,如此一来被对方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就算他再怎么解释恐怕也是无济于事了。

    看到秦天德满脸愤怒中流露出来的幸灾乐祸神情,他索性把心一横,转身面向赵构,言真意切的说道:“大宋皇帝陛下,西夏小臣此番来使绝没有任何恶意,所提出的问题也是因为西夏举国上下都无法解决。

    想到大宋一向人杰地灵,所以我皇才特派小臣将此金冠献上,同时希望能够凭借大宋智者来鉴别此金冠的真伪。

    若是大宋皇帝陛下不信,小臣可带着金冠返回故土,等到验证真伪完毕后,再将真正的金冠送来,作为献给大宋皇帝陛下的礼物。

    至于贵国官员指责小臣杀人冒名一说,实属无稽,与其余三国使节同时提出疑问也真是巧合。想那契丹皇族被大金所灭后,余孽向西逃窜,如今已经再度立国,何来暗中挑拨诸国关系,妄图重建大辽?

    若是大宋皇帝陛下与金国使节大人不信,大可派人跟随小臣一同返回西夏,以验证小臣身份真伪,到时候一切就可迎刃而解了。”

    想得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秦天德心中暗骂了一句,眼珠一转已有了对策。他快步来到西夏使节身边,朝着赵构一拱手说道:“官家,微臣同意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