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恶霸的解决方式 四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完颜兄,你觉得此金冠如何?”

    自从金冠被捧上来后,完颜宏达发光的双眼就没有片刻离开过,看到散发着耀眼光芒的金冠被捧到了自己面前,他居然不自觉的伸出了双手,看架势是想将金冠抓到自己怀里。

    秦天德撇了撇嘴,虽然对完颜宏达表现出来的贪婪心中鄙夷,但要得就是这个效果。他不露声色的拍了完颜宏达的手臂一下,再次问道:“完颜兄,你觉得此金冠如何?”

    完颜宏达总算是意识到自己的丑态,连忙放下了就要触及道金冠的双手,轻咳了几声,装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镶嵌在金冠正面的那颗大红宝石上面:“嗯,还不错,跟常见的不同。”

    “那不知,贵国皇帝若是见到此金冠后,会否喜欢?”

    “贤弟是说。。。啊,本使以为,我家大王见到后,应当会喜欢。”头脑简单的完颜宏达只以为秦天德要将此金冠交由自己,呈献给自家大王,心中不禁一阵激动,若真是如此,此番出使那也是大功一件!

    哪知道秦天德却是没有接他的话茬,转身绕过了水台,来到了高台下方:“官家,你也看到了,这金冠美轮美奂盖世无双,刚才金国使节也说过了,若是金国皇帝看到之后必然喜欢。

    西夏本是金国属国,做出如此惊世绝伦之物,居然不献给其宗主国,反而作为礼物献给官家,其中必要蹊跷!

    微臣斗胆,怀疑西夏有心离间宋金关系,故意送来此物,为的就是让宋金反目,进而开战,从而坐收渔利!”

    赵构本来也对金冠极为稀罕,看到秦天德将带人将金冠捧到完颜宏达面前时,他真担心秦天德会将金冠交给金人,到时候即便他杀了秦天德,金冠也讨要不回来了。

    可是如今到秦天德的话,想到完颜宏达刚才那垂涎欲滴的嘴脸,赵构心中猛然清醒了许多。正如秦天德所说的那样,这极有可能是圈套,为的就是挑起宋金之间的纷争!

    “此事朕已经全权教授与你,这里面究竟有没有阴谋,就由你来查个清楚。”赵构不愧是皇帝,当即不在惦记那西夏送来的金冠,并且将所有的事情推到了秦天德的身上,即便秦天德除了什么岔子,他将来也可出面化解,最多就是牺牲一个朝臣罢了。

    “谢官家信任,微臣定不辱命,将此事差个水落石出!”秦天德才不在乎赵构想些什么他要的就是赵构这句话。

    领了皇命,秦天德再度折返至西夏使节身边,俯下身子一连在其脑袋上抽打了七八下,然后才质问道:“说,你们西夏是不是想要挑唆我大宋和大金之间的争斗!”

    “没有!”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承认的,现在西夏的国内生活所需的丝帛以及生活用品,相当一部分都是从金国购入,若是让金国认为西夏有此阴谋,不说出兵攻打,只说了两国所有的椎场,西夏国内就得动荡一番。

    “没有么?”秦天德一指金冠,“那你说,此等世间独有价值连城之物,为何你西夏不献给宗主大金国,反而送给我们大宋!”

    这时候完颜宏达也坐正了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西夏使节。对于秦天德所说的这些,他心中也起了怀疑,这件事情的确有可疑的地方。

    “这,这,这。。。”西夏使节说不下去了,其实他们将金冠送来并没有打算真的献给大宋,而是打算借着那个难题为难大宋一番,然后借口验证真伪,将金冠在带回国内,如此一来,宋国也没法说什么。

    如果历史没有发生偏差,秦天德还是钱塘的那个纨绔恶霸,那么西夏的目的就达到了。可惜的是,他们碰到了秦天德,一个现代版的秦天德。

    “这你娘个头!”秦天德又是一巴掌抽在西夏使节头上,“此事只有两种情况,一是你西夏暗藏祸心,妄图以此金冠挑拨我大宋与金国关系;一是你乃假冒的西夏使节,真正的西夏使节已经死在你们手里了!”

    “没有,我真的是西夏使节,真的没有过想要挑拨金国与贵国之间的关系!”除了极力否认,西夏使节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他们原先的那个打算,即便说出来也很难让人相信。

    秦天德这时候忽然又变的非常好说话了,他没有再打西夏使节,也没有接续逼问,而是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让两个侍卫放开了西夏使节,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秃子,没关系,本官不逼你,你好好想想,你究竟是不是真的西夏使节。”

    秦天德这招真狠啊。立于高台下方的万俟卨偷着瞧了眼对面的秦桧,发觉秦桧脸上没有任何的反应,又将目光转向秦天德,心中暗叹不已。

    秦天德看似好心,可是只给了西夏使节两个选择,不论选择哪个,最终都难逃一死。唯一的区别是,如果选择前者,那么他可以安然离开宋境,但回到西夏后必然面对西夏皇帝的怒火,只杀他一个就算便宜了。如果选择后者,那么更简单了,等到落案画押之后,直接就被推出斩首,连宋境都出不去了。

    想到这里,万俟卨开始重新审视起与秦天德的结盟,或许借助秦天德的狡诈以及官家的宠信,说不定真的能够掀翻秦桧,使得自己取而代之,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真正宰相!

    万俟卨怎么想的秦天德并不知道,还有几个人需要敲打。

    来到吐蕃、高丽和扶桑三国使节面前,秦天德一脸的冷笑,淡淡的说道:“事到如今,那个假冒的西夏使节已经认了,你们还不肯承认么?”

    “承认什么!”三国使节相互看了看,几乎异口同声的反驳道。

    “承认你们是杀人冒名的贼人!”说道这里,秦天德忽然退向完颜宏达身边,口中急喝道,“来人,将此三名贼人拿下!”

    说时迟那时快,四个刚刚放开了西夏使节的侍卫顿时又扑向了吐蕃、高丽和扶桑三国使节。由于吐蕃使节身体强悍,所以分出了两个侍卫对付,几下功夫就制住了三国使节,将其手臂扭转身后,摁跪在地上。

    被制的三国使节中,高丽使节尚算老实没有挣扎,也没有吭声,显得十分平静;扶桑使节受自身因素影响想挣扎也挣扎不动,只能口中不停的咒骂着谁也不懂的话;唯有强壮的吐蕃使节极力的挣扎着,口中大声呵斥着:“你们想干什么,我是吐蕃使节!”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嘴硬,找打!”秦天德确定了吐蕃使节已经被侍卫制住后,这才走了过去,就像对待西夏使节那般,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头上,“本官问你,你们是不是跟西夏使节一伙的,杀了四国使节,然后冒名顶替,潜入我大宋?说,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想挑拨我大宋与金国之间的关系!”

    “你休要胡扯,我们根本不认识!”扶桑使节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操着蹩脚的汉语反驳道。

    这时候完颜宏达也来到了秦天德身边,秦天德针对西夏使节的那番质问成功勾起了他心中的怀疑,只不过他不太能够确定这四个人是一伙的。

    “贤弟,你说西夏使节有心挑拨,哥哥我相信,可你为什么要说他们三个也参与进来了呢?”

    秦天德没有立刻回答完颜宏达的问题,而是先转向赵构,然后有朝着他拱了拱手:“官家,尊贵的大金使节,若是他们四人没有勾结,那为何会与同一日,同时提出疑问?

    显然是这几人早已串通好了,为了迷惑我大宋圣君,不会识破他们的阴谋,所以在用这几个问题扰乱视,为的就是让我大宋圣君一时不查,收下了这惹祸的金冠,为将来宋金两国之间埋下祸根!”

    从秦天德来到同文馆,一直到用酷刑逼问仁多智善为止,所有的事情在众人眼中都是一场闹剧,完全是秦天德一人自编自演的闹剧。

    可是当他将金冠请出后,围绕着西夏将如此珍贵之物献给宋国而不是献给宗主金国而展开的话题,不能不引人深思,包括如今对这吐蕃高丽还有扶桑三国的指责,都不是空穴来风完全没有根据的,这一切似乎的确隐隐的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联。

    就在高丽使节沉默不语,吐蕃使节不停挣扎,扶桑使节咒骂不已,西夏使节伏地沉思,其余诸人不停琢磨着秦天德的话的时候,秦天德又说出了一句石破惊天的话来:“官家,微臣怀疑,暗中有一股势力,一直妄图挑起天下战乱,为的是从中渔利,很可能是契丹余孽,想要复国!”

    这个想法完全是他从《天龙八部》中学来的,其实他并不认为世间真的会有这样的势力,而且后世的史中也从来没有过相关的记载。他这么说,为的只是不用再回答那四个问题,而且让四国使节也不敢在追问那四个问题,同时借机狠狠地敲打他们,让所有外邦使臣知晓大宋的厉害!

    可是他不知道,就在他这番话说完之后,一直保持着入定老僧模样的秦桧突然睁圆了双眼,眼中闪过了一道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