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六章 欲联金 灭西夏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你在骂谁!”

    秦天德的那句“蛮子、棒子、矬子给本官滚出来”的话音刚落,就跳出了三个人,操着别扭的汉语,怒目而视的瞅着秦天德,大有放手一拼的架势。

    秦天德轻哼一声,怡然不惧的来到其中一人身前,伸手在对方头顶和自己肩头比划了一下,轻蔑的说道:“扶桑人吧,你说,这么多人要是站在一起,你若在中间,谁能看得见你?叫你一声矬子有错么?”

    扶桑使臣不仅矮小,问题是还很瘦弱,所以秦天德有信心,若是对方敢动手,自己一巴掌就能呼拉掉对方八颗牙齿,自不担心,也才敢靠近对方,还用手势比划其身高,以是羞辱。

    “你。。。”被秦天德如此羞辱的扶桑使臣当即大怒,只可惜才说出了一个字,就被秦天德抢白过去。

    秦天德对扶桑人本就没什么好感,而且今日又敢挑衅大宋尊严,自然不会留情,不论是口中还是手上。

    得扶桑使臣开口,秦天德抬手就是一扒拉,顿时将扶桑使臣扒拉的站立不稳摔倒在,头部重重的磕在了地面上,半响说不出话来。

    做完这些后,秦天德就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两只手臂同时举起,做出伸懒腰的样子,懒洋洋的说道:“唉,哪那么多废话啊,本官替你们这群教化未开的家伙解答完疑难之后,还要去陪上国使臣。。。咦,人呢,怎么不见了?”

    说着话他看都没看摔倒在地的扶桑使臣,径直走向了另外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你就是高丽使臣吧,脑袋上顶着那么长的东西,累不累?本官喊你一声棒子,有错么?”

    高丽与扶桑不同,他们跟金国接壤,也曾遭受过金兵的涂炭,自然知道金人的厉害。刚才秦天德跟金人使臣称兄道弟,那般熟稔,再加上扶桑使臣的前车之鉴,口中自然不敢再有怨言,只是学着宋人礼节,拱了拱手。

    看到高丽使臣识相,秦天德也没有再为难他,而是小心翼翼的走向了吐蕃使臣。吐蕃使臣肤色黝黑,身强体壮,一脸络腮胡子再加上脸上的横肉,秦天德自忖打不过他。

    吐蕃使臣似乎看出来秦天德欺软怕硬,而且他们跟金国之间也没有什么纠葛,自然不用太在乎金国,因此看到秦天德慢步走来,冷哼了一声,瞪着牛铃一般的双眼,怒声说道:“那‘蛮子’想必是在辱骂本使了!”

    秦天德来到吐蕃使臣面前,当着对方的面转了转眼珠子,忽然说道:“说你蛮子有错么?看看你的样子,坦胸露乳胸口还全是毛发,咦,恶心死了。这里是我大宋的同文馆,今日我大宋皇帝亲自接见诸国使臣,你看看别人,一个个装束严整,哪里像你一般,你还说你不是蛮子?”

    说到这里,他有意的冲着吐蕃使臣挑了挑眼,示意对方若是不满大可一拳打来,将自己痛打一顿。

    吐蕃使臣到秦天德的辱骂,原本真是想要将秦天德暴打一顿,可是看到秦天德如此举动,似乎像是有意让自己动手一般。想到宋人多奸诈,生怕中计,只得生生忍了下来,一心等着秦天德在解答自己提出的难题时出丑。

    看着秦天德如此耀武扬威,素与宋朝有隙的西夏使臣忍不住了,他仗着西夏已向金国臣服,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两国关系还不错,转身朝向高台上赵构,大声质问道:“大宋皇帝,这就是贵国的待客之道么?

    我西夏使臣,代表西夏国君,里迢迢来你大宋,贺你中秋佳节。而贵国臣子,居然开口辱骂本使,莫非是你授意不成,难道不把我西夏放在眼里了!”

    话刚说到这里,他就感觉有人来到他的身边,紧接着自己的脑袋上被人拍了三下,秦天德那张让他厌恶的嘴脸笑嘻嘻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叫你秃子有错么?如果本官没有记错,是你们开国皇帝李元昊颁下的《秃发令》,为此还杀了不少人。你脑袋上光光如也,本官喊你一声秃子,有错么?”

    “你竟敢直呼我西夏武烈皇帝名讳,当真是不把我西夏放在眼中!”此刻的西夏使节已经不在乎秦天德骂自己做秃子了,对方居然敢直呼开国武烈皇帝的名讳,让他愤怒难忍。

    这一刻大宋的朝臣包括赵构在内,心中皆是暗叫不好。

    虽然秦天德刚才对这四个挑衅使节的辱骂大快人心,但是他口称“李元昊”名讳,就是犯了大忌!是想,若是有人敢当众直呼“赵匡胤”又或者是“赵光义”,必定直接被拉去砍头。

    就在他们心中担忧因为秦天德的张狂导致与西夏关系不合时,秦天德后面的举动更是让他们震惊。

    看到西夏使节想要生吞自己的目光,秦天德转身就走,似乎是逃避,可是他却来到了金使完颜宏达面前,恭恭敬敬的一抬手说道:“完颜兄,小弟有一个提议。”

    完颜宏达很配合的点了点头:“贤弟但说无妨。”

    “西夏虽然表面上臣服贵国,但其内部却一直对贵国不服,朝中不少大臣与契丹余孽勾结,更是想寻机会光复大辽。如今又敢公然挑衅我大宋天威,小弟不才愿与完颜兄商讨宋金联合,共灭西夏一事。”

    “这个,贤弟,你是不是。。。”秦天德的这个提议,让完颜宏达好生为难,这种军国大事岂是他一人能够做主的?

    他坐在那里不停的朝着秦天德使着眼色,示意那边高台之上还坐着大宋的皇帝赵构,秦天德此举实在是要不得。

    秦天德却是满不在乎,接着说道:“哥哥莫要着急推辞,小弟把话说完。小弟愿以我大宋雄狮为先锋,借道贵国凤翔路,直插西夏中兴府。到时候贵国不用着急出兵,等到我大宋跟西夏打得两败俱伤之时,从太原府延安府等地出兵,发兵夏州,直捣中兴府,争取一战而平西夏。

    到那时,西夏所有国土、妇孺人口还有西夏财富皆归贵国所有,我大宋只为出今日之恶气,等到灭了西夏,贵国酌情给付我国部分钱银作为战后抚恤即可,不知此事哥哥转过贵国皇帝后,可能成否?”

    当然能成了!完颜宏达到秦天德这番话,险些蹦起来保住秦天德狠狠地亲一口。此事对金国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宋与西夏拼的你死我活,到时候让他们大金只用付出极少的代价就能够开疆扩土,若是此事可以敲定,他完颜宏达将此事报与金熙宗,必定是大功一件!

    当然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可真要做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此事不能由金国提出,防止宋与西夏结盟对抗自己;其次宋国皇帝必须先行答应,并且出兵攻打西夏,然后他们金国才能够根据战况作出决定。

    这二者缺一不可,所以他虽然心中狂喜,但却不能一口答应下来,只能忍住心中的激动,不停的用眼角瞟向高台之上的赵构,示意秦天德先去请示赵构。

    “贤弟,此事事关重大,哥哥我也不好一口答应。再说了,此事须得你大宋皇帝首肯,否则一切都是空谈。不过哥哥跟你保证,只要你大宋皇帝同意,率先出兵,我大金应不会袖手旁观。”

    完颜宏达虽然是个纨绔草包,但好歹也是宗室子弟,这份政治能力还是不缺的。他的话说的模棱两可,并没有说将来会出兵西夏还是出兵大宋。

    秦天德自然明白其中关键,当下绕过水台,来到赵构面前,路过西夏使节身旁时,还狠狠的撞了一下。

    “官家,臣恳请官家,派大军借道金国,出兵西夏。想我大宋百年来,西夏弹丸小国屡屡犯边,杀我百姓抢我钱财,如今更是借出使之名公然挑衅我大宋威严。微臣斗胆,愿携一军,立下军令状,誓破西夏,拿下中兴府,用贼酋之首祭奠惨死在西夏人手中的我大宋儿郎,让那些宵小之辈知晓我大宋威名,知晓官家声威!”

    赵构犯难了。交战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不论是对金还是对西夏,除了镇压国内的叛乱外,其余的一切战争都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而且在他登基初期,面对来势汹汹的金兵,南宋一直极力争取西夏,希望西夏能够牵制金兵,甚至为了配合宗泽北伐,一度欲与西夏结盟,东连高丽。

    后来虽然失败,由于两国之间隔着金国不再接壤,之间的关系也是不温不火,根本不至于弄到刀兵相向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秦天德的提议对大宋没有半点好处。除了能出一口气外,所有的好处都给了金国,而且出兵西夏期间,还要防止金兵南侵,这军饷军粮,都是要花费大比银钱的!

    可若是不答应呢?眼下已经被逼到这种份上,若是他不答应,那就摆明了是惧怕西夏,如今这么多外国使节在场,一旦传扬出去,大宋的颜面何在?

    这时候赵构有些后悔让秦天德来处理此事了,原本以为秦天德能够轻松化解,哪知道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想到这里,赵构不禁将目光移向了远处的西夏使节,心中愤恨,要不是这货生出这么多事端,此事也不会闹到眼下进退维谷的地步!

    唉,要是这货能够开口赔罪就好了,如此一来朕也可以顺水推舟拒绝了秦天德的提议,并且颜面不失。

    他刚想到这里,忽然看见原本极为傲慢的西夏使节快步来到高台之下,跪了下来,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