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秃子蛮子棒子矬子滚出来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眼珠转动了几下,秦天德已经有了另类的解决方式,他大步来到赵构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多谢官家赐给微臣露脸的机会,微臣定不辱皇命。只是微臣有一个要求,此番各国使臣来贺之事,希望官家能全权交给微臣处理。”

    “爱卿果然能够解决?”高台之上的赵构得秦天德如此答复,神情大变,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早先接见各国使臣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是挺好的。大宋如今不比从前,早已江河日下,所以如今还能有这么多国家的使臣前来恭贺,他的心中还是挺满足的。

    原本打算好了,等到接见完毕,赏赐对方十倍于贺礼的钱银,以彰显大宋的颜面,显示大宋的礼仪之邦,可是偏偏西夏、吐蕃、高丽还有扶桑四国使臣仿佛商量好了一般,各自提出了一个难题,明显是有意刁难,欺人太甚!

    当年大宋全盛时期,除了辽国,哪有国家敢这般公然挑衅的?

    然则,心中不满归不满,但是赵构却明白,西夏跟大宋的关系向来紧张,随着金国的崛起,西夏向金称臣,而大片国土的沦丧,使得大宋与西夏不再接壤,两国之间的战乱这才平息。

    而吐蕃如今地盘不比大宋小多少,他登基以来,除了对金求和外,一直也在尽力维持着与吐蕃的关系,如今吐蕃居然公然挑衅,为了皇位的稳定,他只能忍了。

    而高丽和扶桑国力虽弱,但距离大宋极为遥远,隔着茫茫大海,人家想怎么挑衅就怎么挑衅,赵构即便心中再怎么不满,也不可能派兵攻打。

    这四国使臣提出的难题他解决不了,而且他看得出,自己今日带来的朝中重臣也解决不了,即便是礼部尚杜洪,还有翰林学士院的那群自称饱读圣贤的老家伙同样解决不了。

    就在他愁眉不展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秦桧帮了他的大忙。秦桧与万俟卨合力举荐秦天德,使得赵也想到去年中秋过后,金国使臣完颜宏达大闹朝堂时,就是这个秦天德圆满的解决了此事。

    虽然当时秦天德很狂妄的说出了“里当官只为财”这句大逆不道的话,不过算了,谁让秦天德乃是秦桧的侄儿,更是跟金国有了勾结,而且也是有可能替他解决眼前的麻烦,说不定还能够替他挣回面子的唯一人选呢!

    如今看到秦天德信心十足,赵构心中怎能不开心,以至于连称呼都变成了“爱卿”。

    看着赵构神情激动的模样,秦天德不由得心中腹诽,你好歹是大宋皇帝,能不能庄重一些,你这么一弄,会让那些家伙看出来他们的难题你们一直解决不了,如此一来有损大宋颜面!

    “咳,”秦天德轻咳一声,以提醒赵构,“回禀官家,想来此种小事官家以及诸位大人必定心中有数,只不过不愿自降身份替那些教化未开的蛮夷之辈解答,因此才命下官代为效劳,也是给下官一个露脸的机会,微臣多谢官家恩宠,多谢诸位大人抬爱了!”

    秦天德的这番话说的委实贴心,即便被秦天德打过的礼部尚老杜洪得心里也暖烘烘的。他们这些人,都是身份甚高之辈,虽然大宋已经落魄至斯,在他们眼中,西夏、吐蕃还有高丽扶桑也是教化未开的荒蛮之辈,最多就是孔武有力好勇斗狠罢了。

    若是连荒蛮之辈的问题都解答不了,他们可真就是颜面无存了。

    不过秦天德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他们自然不会错过,当即就有几人出言附和,声称此等小事不在话下,但正如秦天德所言,碍于身份他们不屑为之罢了。

    同时他们附言,深信起居郎秦天德能够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而且进言赵构,希望赵构能够同意让秦天德全权处理此事。

    这些人也没安什么好心,如此说法表面上逢迎了赵构又恭维了秦天德,实际上却是将自己从此事中瞥了出来,将秦天德架到了火上。

    若是秦天德只是一时诳语,到最后没能够解答四国使臣的问题,那么责任就是秦天德的,该怎么治最就是赵构和秦桧的事了,并且他们的颜面也不会受到半点损伤。

    赵构也从秦天德的话中出了自己反应过激,当即收起了脸上的神情,面无表情的说道:“朕应允便是,此事交由你全权处理,若是处理的不好,莫要怪朕无情了!”

    “谢官家,微臣定不辱皇命,给官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谢过赵构,秦天德转身绕过水台,来到一众模样怪异的使臣面前,大声喝道:“西夏、吐蕃、高丽、扶桑使臣何在!”

    “你是何人!”当即就有一个身形壮硕头不留发仅在两侧系了发绺的汉子站了出来,他颌下胡须虬生而曲卷,身上衣衫左衽而皆短,耳朵上还带着碗底大小的圆环。

    “秃子,你就是西夏使臣么?”秦天德乜了一眼,极为傲慢的问道。

    “你敢辱骂本使!”

    看到西夏使臣就要发怒,秦天德暗自琢磨了一下,感觉对方应当是那种孔武有力的家伙,若是真的打了起来,自己估计百分之九十以上要吃亏。

    于是他有意避开对方,快步来到一旁坐在椅子上,口中发出轻微鼾声已然睡着的完颜宏达身边,轻声叫道:“完颜兄,完颜兄,醒醒完颜兄!”

    “啊,结束了么,总算完了。。。咦,贤弟,你怎么在这里,哥哥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没你啊!”完颜宏达总算是醒了过来,不过从他的话中不难看出,丫还没有完全清醒。

    他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站起身一把拉住秦天德的手臂,就要朝厅堂外走去,同时嘴里高声喊道:“宋人皇帝,我跟你打声招呼啊,本使借他用用,让他再陪本使几日!”

    完颜宏达的言行举止是在太过猖狂,太不把赵构放在眼里,当着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赵构自然不会接话,只是侧转头部,好像没有到一般。

    秦天德一把拽住了完颜宏达:“完颜兄留步,你要将小弟拉到何处?”

    “唉,你不知道,哥哥我昨日回府后,越想越难忘记那个叫如烟的丫头,今日无论如何,你要陪哥哥我再去趟钱塘,哥哥还要找她风流快活一番,哈哈哈哈!”

    作为大金的使臣,又是一个纨绔草包,完颜宏达才不会将被金国打得臣服的宋、西夏、高丽等过放在眼中,说话也从不收敛。

    秦天德却是不能放任完颜宏达如此无礼,何况他叫醒完颜宏达的目的已经达到,当即捂住了完颜宏达的嘴,再其耳边小声说道:“哥哥噤声,小弟有一事相求,一会还需哥哥帮忙。等到此间事了,小弟必定陪着哥哥在钱塘好好乐呵乐呵。”

    完颜宏达也发觉场中情形有异,冲着秦天德眨了眨眼,回到了座位上,不满的嘟囔道:“老子就不明白了,不就是来送个贺礼,然后多赚些赏银么,偏生弄出这么多事端,白白耽误老子好事!”

    他这番话是冲西夏等四国使臣说的,可是大金如今的强盛,使得四国使臣不敢开口,只能站在一旁,如同赵构一般,装作没有到。

    秦天德却是从完颜宏达的这番话中出了蹊跷,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宋国势衰败,中秋佳节却有这么多外国使臣前来恭贺了,其目的就是为了赚钱!

    从汉建国以来,直至隋唐宋诸朝,无一不是标榜礼仪之邦,对于外国前来觐见使臣,无不大加赏赐,这赏赐比其各国使臣送来的贺礼不知要贵重上几十倍,仿佛只有如此才能够彰显大国风范,才能够体现汉家王朝的高贵礼仪。

    赵构建都临安,偏安一隅,如今赋税沉重,国内天灾连连,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可是赵构绝对不会吝惜对各国使节的赏赐,看看这同文馆修筑的金粉白玉就能明白!

    妈的,算你们命歹,遇到了老子,老子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大宋百姓的血汗绝不是那么容易赚的!

    想到这里,他大步走道西夏使臣身边,鼻孔向天傲然问道:“另外三国使臣何在?秃子已然在此,蛮子,棒子,矬子,还不赶快给本官滚出来!”

    嘶,猖狂,太猖狂了,宋朝何时出了这么一个玩意?

    不仅水台下方的各国使臣心中惊诧万分,连水台上方的大宋文武以及赵构都瞪大了眼睛。

    赵构心中却是畅快,西夏等四国当着诸多外国使臣的面公然挑衅自己,这是他难以容忍的,只不过碍于种种原因他不得不忍住了。

    如今到秦天德如此辱骂这四国使臣,只觉得大为解气,不过解气之余,却又担心因为秦天德的这番无礼举动,会得罪了这四个国家。

    不过想到秦天德去年也曾在朝堂上公然殴打金使完颜宏达,而后来不但说通完颜宏达向大宋走私战马,更是跟完颜宏达关系较好,刚刚二人一口一个“哥哥”“贤弟”的称呼,厅堂内的所有人都见了,赵构又怎会不知?

    想到这里,赵构不禁想起秦天德当日咬了完颜宏达耳朵一事,心中好笑,嘴角微微翘起,禁不住开始期盼,不知道秦天德此次会如何收拾这四个胆大妄为公然挑衅自己的狂妄之辈。

    总之,一场好戏要开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