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章 秦爱卿,你净身吧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用金钱和鲜血换来的协议,换来了大宋短暂的和平,也换来了朝堂上一人独霸的格局。

    连着多日朝堂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除了秦桧偶尔的发飙,几乎没什么重大的事情的发生,直到前不久宋人使团从金国返回,终于惹出了一场事端。

    赵构大寿,金国特派完颜亮作为正使前来贺寿,虽然并没有送来什么值钱的物件,但作为回礼,赵构却必须等到寿宴接受后,派遣使团前往还礼,还得是重礼。

    此番使团回来,居然带来了一个消息,说是金国都在流传,说金太宗长的酷似宋太祖,更有传言,说是金太宗乃是太祖转世,要回来夺取皇位。

    赵构对此极为不满,但迫于压力,只得解释道,太祖大公无私,有子却将皇位传给弟弟,其后人衰微,朕准备将皇位传给太祖的后人。

    赵构当年在扬州逃跑时因为受到了惊吓,从而失去了生育能力,唯一的独子又在苗刘之变后死去,而英宗一脉的后人,在靖康之变后基本被金人一网打尽,全都押往北方,所以他一直都没有立嗣。

    眼下众群臣议论纷纷,他正好可以借着立嗣一说,来平息议论。

    到了这消息,秦天德当真是出乎意外。

    这件事在历史中是有记载的,可应当是早就发生的了,怎么可能拖延到今日?难怪自己一直在打探未来的宋孝宗,也就是赵眘的下落,一直没有打探出来。

    到了今日他才知道,原来这件事情不知道因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生,拖延到今日。

    难道说这是老天有意给我安排的?既然等到了机会,我自然不能放过了!

    等到退朝后,他和起居舍人岑向广一同被叫到了御房,分立龙案两侧,看着脸色发黑的赵构不敢说话。

    赵构今日的确被气得不轻,烛影斧声一说流传甚广,再加上所谓的太祖夺位一说,弄得他不得不宣布在太祖一脉的后人中,选择立嗣,他能高兴的起来才怪!

    历代皇帝对名声都看得极重,即便再昏庸也如此,赵构也不例外,所以他将岑向广和秦天德一同招至御房,就是想看看这二人是如何记载此事的!

    先是翻看了岑向广的记载,几乎就是将朝堂上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将纸册随手丢在龙案之上,然后命秦天德将其记录的纸册呈上。

    秦天德从来没想到赵构会要看这个东西,他早在多日之前就不在练习毛笔字了,如今更是碰都没有碰过毛笔,突然到赵构的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赵构看到秦天德如此反应,本就心中有气的他更是怒火中烧:“秦天德,你莫非是没有记录么?”

    “回官家的话,微臣记了,只是字迹太过潦草,怕污了官家的慧眼。”秦天德慌忙来到龙案前方,恭恭敬敬的跪下说道。

    “无妨,呈上来!”

    自有小太监将秦天德手中的卷册拿过,递给了赵构,赵构随意翻看了两眼,顿时勃然大怒,猛地将卷册砸到了秦天德身上:“你就是如此记录的么!为官才两年,朕就擢你为六品起居郎,你就是如此报答朕对你的厚望么!”

    “圣上息怒,不知道官家想要看何日的记录,微臣可以念一遍给圣上。”

    “念一遍!”赵构本就对今日之事有所不满,秦天德还想念一遍,这番话被他来,当真像是一根针刺在自己心窝一般。

    秦天德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他刚刚微皱眉头,本就是演给赵构看得,实际上他心中狂喜。早在今日早朝,到此事后,他心中就有了打算,这是他唯一可以扭转局面的机会,当然这个机会中也暗含着极大的危险,弄不好就会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眼看赵构的火气越来越大,他慌忙拾起地上的卷册,翻到记录今日的页面,也不顾赵构没有同意,直接念了起来。

    看到秦天德居然敢擅自做主,赵构心中怒火中烧,已经忘记秦天德此番返回临安是得益于金人完颜亮的保荐,正准备治罪,可是到秦天德念出的第一句话时,到了嘴边的话戛然而止。

    “圣上秋万载,光耀青史。”这是秦天德的第一句话。

    这句话勾起了赵构对秦天德在集英殿时的记忆。

    “等一下,将你的卷册呈上来!”

    小太监心中纳闷,却不敢有任何表露,再次将秦天德手中的卷册接了过来,递给了赵构。

    这一回赵构没有因为秦天德的字犹如鬼画符一般而将卷册丢掉,反而仔细看了起来,还请秦天德叫到身边,不时的询问这是什么字,那是什么字。

    其实秦天德记录的跟岑向广的差不多,都是按照朝堂上发生的所记载,最主要的区别就在与是赵构首先主动提及准备在太祖一脉的后人中选择立嗣,然后才有朝中大臣提出了哪些说法。

    不要小看这次序的变化,再配合上秦天德记载中的吹捧之言,其中的意思已经变为了赵构大仁大义,决定将皇位还给太祖一脉,并且符合了上天示意,总之所有的话只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赵构这个真命天子,是英明的,是睿智的,是大仁大义的好皇帝!

    看到如此的记载,赵构怎么可能不开心?

    皇宫和妓院都是人间一等一险恶的地方,里面的眼线众多人多嘴杂,赵构对秦天德如此态度,已经引起了不少太监的注意。

    随着秦天德的解释,赵构的脸色越来越好,到最后甚至有心情过问秦天德的字太丑这件事:“秦天德,你这字实在是太难看了吧?”

    秦天德腆着脸笑道:“微臣的字虽丑,但跟微臣这个人一样,每个字都充满了对官家的忠心。而且官家精于法,不论行草还是各种字体,无一不是世间翘楚,必能如同官家一般流芳百世。只可惜那个王养之的生的太早,若是他晚生几年,圣的名头一定非官家莫属。”

    “那字念羲,叫做王羲之,什么王养之!”赵构没好气的责骂道,“平日里叫你多读些,可你偏偏不喜读,平日里游手好闲,前些日子是不是还在下瓦子那里闹事来着?”

    “是是,官家教训的是,微臣的确疏于读,不过微臣没有闹事,只不过是有几个泼皮无赖找事,被微臣的下人教训了一顿。”

    赵构所说的下瓦子闹事,是七八天前,秦天德闲来无事,跟朱淑真游玩临安时遇到的事情,结果有几个纨绔子,仗着自己亲戚是朝中的要员,觊觎朱淑真美貌,出言调戏,结果被秦三、牛二娃还有岳霖好生打了一顿,打得不成人形。

    这还算好的,游少堡当时也要出手,是秦天德拦住了,要不然以游少堡的习惯,非得闹出人命不可。

    不过即便游少堡没有出手,对方也被打的很惨,主要是岳霖干的。当时是岳霖第一次出手打人,替秦天德打人,所以下手极重,为的就是给秦天德找些麻烦。

    只可惜他不知道,秦天德就是要将此事闹得轰动一些,他大的越狠,对秦天德越有利。

    这件事当时颇是轰动,而且对方中被打得最惨那人,其父乃是刑部侍郎,官居三品,自然惊动了临安府尹。不过临安府尹认得秦天德,又告知对方秦天德的身份,此事才算解决。

    临安城说大不大,又是天子脚下,所以秦天德知道,此事必定会传到赵构的耳中。

    到秦天德说的轻描淡写,赵构嘴角翘了翘,没有在纠缠此事,而是指着册上的字问道:“这些字不像是毛笔写成,而且朕发现,你的字,用毛笔所写可谓连五六岁的孩童都不如,不过这些字么。。。”

    “官家,您觉得微臣这些字写得怎么样?”

    “嗯,”赵构大量了一番,点了点头,“不错,有进步,能够跟十岁的孩童相媲美了。”

    心情大好并且感觉秦天德顺眼不少的赵构居然跟秦天德这种六品小官开起了玩笑,这不能不让旁边的众多宫女太监睁大了眼睛,莫非又是宠臣将要诞生?

    秦天德此刻也算无耻到了极点,到赵构的所谓“夸奖”,连忙绕道龙案之前,跪倒在地,恭恭敬敬拜道:“多谢圣上夸奖,微臣以后一定竭心尽力,不负圣上厚望!”

    赵构也没想到秦天德居然会顺杆爬,不过回忆起秦天德当初在集英殿时的应对,以及那两份前无来者的答卷,不由得说道:“好,既然朕夸奖与你,那就不能没有赏赐。秦天德你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只要你说的出来,朕都会重重奖赏与你。”

    秦天德哪会不知道这是赵构的试探之言,若是此刻他敢说出希望赵构擢升他为户部侍郎,赵构即便答应,过不了多久也会找个由头罢了他的官职,而且以后他再没有任何机会。

    “微臣不要赏赐,只要微臣能够伺候在官家身边,就是官家对微臣的天大赏赐!”

    “这样啊,”赵构点了点头,脸上忽然露出了奇怪的笑容,“爱卿一片忠心,朕已知晓。既然如此,秦爱卿,朕就依你所言,你净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