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 三坑完颜亮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完颜亮面无表情的看了眼一脸兴奋的完颜宏达,又将目光转向秦天德:“秦大人的好意本将军心领了,不过本将军对此没有半分兴趣。不过本将军希望,今年年底之前,能够能够在中京开一家莺莺楼,里面的女子,水准不能低于你淮阴的莺莺楼。”

    完颜亮前面的话,险些让秦天德那颗骚动的心停止下来,可是到后面他只想保住完颜亮,再起饱满的天庭狠狠亲上一口!

    完颜亮碍于颜面和身份,所以不可能像完颜宏达一样跟他合开青楼,但是昨晚的那**蚀骨的一夜,绝对让完颜亮难以忘记,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说了。

    除此之外,秦天德还收获了一个重要的欣喜,那就是虽然原本的历史轨迹由于他这只蝴蝶的出现而发生了稍许的偏差,但完颜亮并没有受到影响!

    他清楚的记得,按照史料记载,明年完颜亮会加封龙虎卫上将军,成为金国中京留守!显然完颜亮早已收到风声,因此才会有这个要求,而他的计划更是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个,恕下官愚钝,中京在什么地方?”

    午饭时分,秦天德在淮阴县衙大摆筵席,款待两个完颜。由于他昨日安排的让两个完颜满意,这顿午饭吃的极为尽兴,席间完颜亮居然跟他称兄道弟,似乎已经接纳了他的投诚。

    午饭过后,完颜亮提出离开,他们还需要返回使节团,准备一下,然后前往临安给赵构祝寿。

    秦天德等了这么长时间才从对岸等来了这个极为聪明的凯子,怎么可能不多宰他几刀?而且还有几件事情没有办妥,他当然不会让完颜亮就这么离开了。

    完颜宏达倒是希望能够再留一日,他还惦记着莺莺楼昨晚的**滋味,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长相如此普通的女子,也能带给自己那样强烈的快感。

    在二人的劝说下,完颜亮终于同意下来,两个完颜午间小憩了片刻,下午跟着秦天德前往吉祥赌坊,欣赏赌坊内的擂台比武去了。

    淮阴城的擂台比武,如今已经成功从室外转入了室内,尤其是冬季寒冷,百姓们更容易接受。

    如今的淮河沿岸,擂台比武已经蔚然成风,各地都在仿效淮阴的模式,由私人出面阻止,官方在幕后控制,大张旗鼓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当然其余县郡的奖赏肯定不如淮阴那般丰厚,至少没人敢提出获胜者免除当年赋税,但是获胜者的花红却是不少,同样吸引了不少百姓参加。

    这些县郡之所以会效仿淮阴,是因为当地的父母官看到了此中的商机,有钱谁不想赚?对此秦天德并不在乎,他要的就是借此带动整个淮河沿线的习武之风!

    今日参加比武的六个人,只有两个学过些拳脚功夫,其余四个都是有些气力的百姓,反正输了也有银钱可拿,参加一次也可以为家里赚些家用,百姓们自然肯参加。

    普通百姓参加的好处是能够带动观众的情绪,不少闲着无事的亲戚乡邻都前来助威,双方支持者的叫喊对骂声的精彩程度,一时间反倒将擂台上的比武压了下去。

    “无聊啊。”坐在包厢内的完颜宏达意兴阑珊的看完了一场比武,随手捏了块糕点放入口中,“这有什么意思,跟我们大金勇士的比斗相比,差远了。”

    “那是,那是。”秦天德笑着点了点头,“他们都是本地的百姓,只不过仗着有几分气力,怎么可能入得了完颜兄法眼。实不相瞒,这也是小弟搞得,目的是。。。”

    他带二人来欣赏擂台比武自然是另有目的,说白了就是想利用此间的商机,引得两个完颜上钩,从而让宋金两国,隔着淮河,举办两国之间的擂台比斗!

    可惜他刚准备将话题引到他已设定好的方面,完颜亮突然站了起来,一边活动者手脚,一边说道:“秦大人,你去安排一下,下一场比武本将军亲自上阵,若是有能够赢得了本将军的,赏银一百两,本将军出。”

    我操!秦天德当时就傻了,完颜亮总是喜欢搞这种突然袭击,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如果完颜亮上得擂台,一时兴起,能把跟他比武的对手活活打死!

    该怎么办呢?

    就在秦天德快速转动脑筋,寻找化解之道的时候,完颜宏达在一旁劝解道:“将军身份高贵,怎能轻易犯险,再说了那些都是些身份低微的下等贱民,哪配跟将军同台比武?”

    “你懂什么!”完颜亮不悦的扫了眼完颜宏达,脱掉了外衣,“本将军就是要他们见识见识我大金勇士的厉害!再说了,难不成你担心有人能打得过本将军?秦大人,你可是不愿意?”

    拜完颜宏达所赐,秦天德有了足够的时间想出对策。到完颜亮问及自己,他苦着脸点了点头:“将军恕罪,下官的确不愿意。”

    “你说什么!”完颜亮虎目圆睁,冷冷的刺向秦天德,周身散发着逼人的寒意,使得包厢内的温度仿佛降低了许多一般。

    “将军容禀,下官真的不能让将军上场,否则下官就赔死了。”

    “哦,此话怎讲,一场比武而已,贤弟怎么会牵扯到赔赚上面?”对钱银有着敏锐触觉的完颜宏达顿时来了兴趣。

    “其实,这擂台比武的最大庄家正是下官,每次比武下官都会根据下注情况来做些手脚。如果将军上场,所有人必定都下注在将军身上,到时候,下官还不得赔光了所有家财啊!”

    “贤弟,你每场比武能够赚的多少银子?”完颜宏达才不会在乎可怜巴巴的秦天德,他最想弄清楚的是,这种事情他是否有能力操办,从中获利。

    “这个擂台比武,小弟每十日举办一次,每次三场,每次大体上能有几两银子的进项。”秦天德终于抛出了诱饵,用眼角留意着完颜亮脸上的表情。

    自古成大事者对钱银都有着相当大的需求,完颜亮碍于身份没有答应合开莺莺楼,但是这种擂台比武是绝对可以一试的!

    “咦,怎么那边写着莺莺楼的字样?”完颜亮无意中看见擂台一侧的墙面上,挂着一个巨大的条幅,上“淮阴**圣地莺莺楼欢迎您”的字样,不仅好奇的问道。

    “嘿嘿,那也是小弟的主意,叫做广告,意为广而告之。由于擂台比武吸引了不少城内外的看客,所以城中的商家可以在此打广告,宣扬其店铺生意,您瞅那边,还有醉香楼、天福客栈等七八家的条幅呢。”

    顺着秦天德手指的方向,两个完颜一一看去,见识过秦天德无所不能的生财手段的完颜宏达率先问道:“这一个条幅要给贤弟你缴纳多少银子?”

    “呵呵,这个没多少,一个月也就几十两吧,都是小钱。”

    照这样看,总共算下来一个月也有几百两啊!完颜宏达考虑的多一些,他知道淮阴城人口不多,而且宋朝的百姓不像他们大金勇士那般尚武,如果秦天德这一套放在金国,再找个大点的城市,不论是每次下注的银两还是所谓的广告收入,绝对能翻上几番!

    先到这里,他来到完颜亮身边,小声说道:“将军,此事咱们也做得啊!”

    完颜亮没有着急表态,而是思忖了片刻,考虑到这种比武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负面影响,而且迎合了女真尚武的风格,还有就是他的确需要钱银来筹划一些事情,终于点了点头。

    完颜宏达看到完颜亮首肯,猴急的一把拉住秦天德:“贤弟,你需将此事的整个操作过程原原本本的告诉为兄,最好能够整理出来。”

    “完颜兄,你不是不知道小弟不通文墨,若是让小弟口述倒还行,整理出来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秦天德苦着脸应道,心中却是暗喜,盘算着如何将擂台比武一事的最终用意说出来。

    “此事不急,本将军有个提议,每个月末,你我两国可以举办一场擂台赛,有你我两国的胜者相决,秦天德,你觉得怎么样?”完颜亮突然有提出了一个意见。

    “什么!”秦天德顿时长大了嘴巴,好似一幅惊讶的样子,其实心里乐开了花。他一直盘算着就是如何能够在不引起完颜亮淮阴的前提下,顺利的提出这个建议,哪知道让完颜亮抢先了一步。

    “怎么,你不同意么?”尽管此刻擂台上比武的两个人,在完颜亮的眼中就如同孩童打架一般无聊,但他还是眯着眼睛看向擂台中央,只是用眼角扫了秦天德一眼。

    秦天德知道完颜亮心里打得什么算盘,从刚才完颜亮提出要下场比试到现在,其真正用意就是为了通过比武来彰显金国兵士之勇猛,震慑宋朝百姓。

    不过秦天德既然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如今面对完颜亮的质疑,他自然有解决的办法。为了不让完颜亮起疑,他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采取了以退为进的办法,先行婉拒道:“将军莫要动怒,此事真的需要从长计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