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八章 一网成擒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次日一大早,整个淮阴城轰动了,前些日子还占山为王作恶多端的牛头山贼人被全部生擒了!

    早上县城城门还未打开,城外赶早进城的诸多百姓就围在城门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等到开城门的时辰一到,这些人飞快涌入城中,不管认识不认识,逢人便将讲起自己刚刚在城门外看到的一幕。

    秦天德刚刚招收的二十余亲卫身着亲卫服饰,腰胯横刀分作两列,一个个神清气爽意气风发。在这两列亲卫中间,是长长的三队被串绑起来的人。这些人中,排在最前面几人脑袋上顶着一个高高的用白纸糊成的帽子,有如传说中的白无常所带的那般。

    而这白纸糊成的帽子上,用血写着“牛头山贼首”等大大的字样,在泛着薄雾的清晨,显得各位刺眼。有些识字的百姓念了出来后,被更多的人口口相传,不消片刻,城门外所有的百姓都知道作恶多端的牛头山山贼被一网打进了。

    然而最让他们称奇还不是这个,而是那些贼人被捆绑的方式。

    众多贼人被分成了三队,手脚并用趴在地上,六条麻绳将其捆绑成三串,鼻子上还被穿上了牲口带的鼻环。这些鼻环同样被绳子串了起来,宛如被两列亲卫押送的三队牲口一般。

    这都是出自秦天德的授意。

    昨日韩忠回报,说粮队已经成功被劫,秦天德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又向前跨进了一步。

    按照山贼的习性,一旦做成一笔大买卖后,必定要大摆酒宴大肆庆祝,特别是他专门挑了两车米粮肉食送给山贼,生活条件水平不算太高的山贼们当晚必定要大吃一顿。就算山贼头领聪明一些,警惕性高一些,但也不敢违逆手下绝大多数山贼共同的呼声。

    在派遣时顺打入山贼内部之前,他就专门交代了,等到山贼大摆酒席当晚,时顺需将事先准备好的蒙汗药下到酒菜里,等到药性发作后,溜出山贼营寨,沿途做下标记,到山脚下去等待韩忠的到来。

    在秦天德想来,山贼多半会有鸣哨暗哨看守营寨,所以需要行伍出身的韩忠出手,将这一小部分山贼杀死,为秦三带领自己的亲卫上山扫清一切障碍!

    此事说起来容易,但实施起来却绝非那么简单,最困难的一步就是时顺能够成功的将蒙汗药下到酒菜里而不被发现。所以韩忠临行前,他专门叮嘱,如果在山脚下没有见到时顺,此次计划就取消,他们需要再知会随后赶来的秦三,一同返回县城,他将来再想办法。

    而他对秦三的说法则是另外一套。由于他必须给秦三信心,给这些刚刚招募来的亲卫信心,所以他只说这些山贼已被自己施了法术,个个昏迷不醒,只等秦三带人擒拿,让他们什么都不用担心。

    同时让秦三等人将早已准备好的,数目过百的铁环随身带好。只要拿下那些山贼,就用这些铁环穿在山贼的鼻子上,让山贼们手脚并用,像赶牲口一样,爬回淮阴城!

    这种事情交代给恶奴出身的秦三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秦天德相信,若是山贼中有人敢反抗,又或者不愿意爬回淮阴,秦三绝对有办法把对方折磨的生不如死。毕竟他秦天德几次施展狠辣手段的时候,秦三都在当场,也都学会了。

    不仅如此,他还叮嘱秦三,一定要在天亮开城门前将山贼带回淮阴城,守在城外。等到城门打开后,要让门外那些百姓现行进城,大肆宣扬一番,然后秦三在待人将这些山贼押进县城。

    至于说韩忠等人,铲除了鸣哨暗哨外,就隐于暗处,暗中守护,防止这些山贼闹出什么意外。

    剿灭山贼的功劳不能让韩忠等人领去,因为韩忠不能被推上台面。还是那个原因,韩忠脸上的刀疤实在是太显眼了,必须防备被有心人看到认了出来。

    而时顺则是要跟韩忠等人在一起,等到城门打开后,立刻返回县衙禀告秦天德,秦天德要亲自监斩这群丧心病狂的贼人,完成他心中平定整个淮阴县内所有山贼强人的第一个大步骤。

    这一夜秦天德一宿未眠,坐在房里焦急的等待着。他不知道时顺是否能够成功,如果失败的话,他还需要另想对策,也累得牛二娃在房门外守了一夜。

    好在城门刚刚打开后不久,时顺就从院外翻进了上房内(这是时顺的老毛病,如今已经改了许多,只不过一着急就不走寻常路了),看到房门外的牛二娃后,就径直奔了过来。

    早已得到秦天德授意的牛二娃一看见时顺,立刻冲着房内喊道:“少爷,时顺回来了!”

    “快请他进来!”秦天德当即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口中喊着,自己已经朝着房门口跑去。

    “大人,属下幸不辱命,那牛头山所有强人都已被擒,如今按照大人吩咐,想必此刻正在押往菜市口的路上。”时顺刚一进门,纳头便拜。

    秦天德闻言大喜,一把扶起时顺,在他肩膀拍了几下,赞许道:“干得好,本官就知道你不会让本官失望!此番功劳本官先给你记下,回头自有重赏,你先下去休息,日后本官还有要事交付!

    来人,伺候本官更衣,二娃,去通知胡师爷等人,与本官共同前往菜市口,见识一下本官的手段!”

    菜市口并不是买菜的街市,而是淮阴县处决犯人的地方,早在秦天德初至淮阴监斩前任知县吕信的时候,就是在那里。

    秦天德上任以来,淮阴城内的百姓已经在此见过不少砍头的情景,也都知道秦天德手狠,不少人犯被抓不过几天,就会被押往菜市口斩首。

    但是大多数的普通百姓却并不因此而憎恨秦天德,因为那些被秦天德斩首的人犯,基本上都是一些杀人害命奸淫掳掠的恶贯满盈之辈,杀了那些人只会让他们拍手称快。

    这大半年来,淮阴县城内的治安大为好转,除了主政三人组的勤勉治理以及岳雷的严加巡逻外,秦天德的“歹毒”手段将那些宵小之徒震慑的不敢妄为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当秦天德带着县衙内的一众官吏来到菜市口的时候,才辰时刚过,也就是早上七点多的样子,可是菜市口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百姓们习惯性的围在了三面,对着如同牲口一般趴在中央的近百牛头山山贼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同时还有越来越多的百姓得到了消息,正在赶往菜市口。

    这种场面甚至超过了秦天德第一次监斩吕信等人时那般火爆,几乎达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牛头山这伙山贼的恶名早已传遍了淮阴,不少人家都有亲人死在了他们的手上。如今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百姓们怎么可能不来一睹解恨呢?

    “大人,这些山贼您是怎么擒获的?”来到菜市口后,胡铨的心中就充满了震撼,他记得秦天德曾经说过,不出五日就能让牛头山的山贼伏诛,如今正好是第五日。

    秦天德很享受胡铨目光中的诧异,他有些得意的笑道:“此事稍后本官再与你们说明,眼下本官就要斩了这批贼人,然后平了让祸害淮阴的所有贼匪。”

    杀鸡儆猴么?胡铨也是聪明人,瞬间想明白了秦天德的意图,可是他不认为杀了这百人后就能骇得淮阴县境内的所有山贼都束手就擒,又或者弃恶从善。

    不过想到秦天德一贯的出人意表以及任何麻烦到他手上仿佛都能够得到顺利的解决,他忍住了心中的疑惑,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留心观看。

    周必大到秦天德现在就要斩了这伙山贼,眉头微皱,拱了拱手,说道:“大人,此事不妥。这些山贼虽然死不足惜,但毕竟尚未经过审理,其中或许有些人并无大恶,罪不至死,如此草率行事,恐怕。。。”

    周必大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秦天德打断了:“子充,你可过乱世当用重典,如今境内的山贼已成了气候,而年关将至,如若不能迅速解决所有的山贼,会有多少无辜的百姓受害,你可曾想过?”

    周必大承认,秦天德的话有道理,快要过年了,百姓们都忙着筹备年货,而山贼们同样想要过个好年,必定会大肆抢夺,给淮阴百姓带去痛苦。可是他总觉得朝廷既有法度,那就必须遵从,不能随意改变,尤其是秦天德已经太多次的破坏大宋律法了。

    他还想说话,却被陆游在背后扯了扯衣袖:“子充莫要再说了,没看见胡师爷都没有异议么?”

    一个时辰后,五日前险被牛头山山贼屠戮一空的梅岭村村民,被秦天德派去的人用马车接来了十几个,来到了菜市口,为首一人正是刚刚被推选出来的老村长。

    秦天德见状,知道时机已到,命陆游公布了牛头山山贼的罪状后,自己来到高台前端,环顾了一圈,朝着四周的百姓大声喊道:“牛头山山贼,作恶多端无法无天,本官今日宣布,全部定位死罪,凡喽啰者,直接斩首,立即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