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秦天德最大的危机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等到秦天德脚步声渐渐远去不见后,闭目养神的秦桧突然睁开双眼坐正了身子,看着空荡荡的门口,以及透过房门,远处依稀还可以看见一些背影的秦天德,自言自语的说道:“哼,鄂震鄂霆?只换姓却不改名,难道以为老夫傻到连着都看不出来么!”

    说到这里,他又转头着向房内一侧的大号屏风,淡淡的吩咐道:“庆曾,出来吧。”

    “相爷。”屏风后走出一人,此人年逾花甲,发须皆白,脸型瘦长,双眼眯缝,让人很难看出目光所向,削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子,随着说话不停地抖动。

    “坐吧,庆曾。刚才的话你都到了,你对此子评价如何?”秦桧对此人的态度异常的客气。

    此人姓王名次翁,字庆曾,乃是秦桧的狗头军师。生于公元1079年,二十三岁起步入仕途,奈何官运不佳,一直难以升迁。绍兴五年,也就是公元1135年,投靠了秦桧,伺候为秦桧出谋划策摇旗呐喊不遗余力。

    在朝堂上,他力主和议,排斥打击主战派不遗余力;在私下里,更与秦桧合谋,收回了韩世忠、张俊、岳飞三大将的兵权,成就了宋朝历史上的第二次“杯酒释兵权”。

    二人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颇得秦桧看重,四年内历任吏部员外郎、秘少监、起居舍人、中会人,等到绍兴十年,在秦桧的大力保荐下,升任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

    只是今年六月份的时候,由于他过于逢迎秦桧,终于引来了赵构的不满,为了避祸,在秦桧的劝说下,他辞去了参知政事一职,归居宁波。

    秦桧擅权19年,只有王次翁一人始终与其沆瀣一气,未生嫌隙,可见秦桧对他的看重。此次秦天德返回临安,秦桧特地命人将他请来,就是为了取他的意见。

    “这个,”王次翁欠着身子坐下后,犹豫了一下,“庆曾不好说。”

    “是不好说还是不敢说?”秦桧对自己这个狗头军师的性格实在是太了解了,当场点破道,“庆曾,你的性格就是这样,这么多年来本相对你的信任你还不知道么?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是相爷。”王次翁自嘲的笑了笑,“庆曾观相爷这个侄儿,说的好一些是年少老成,心机深沉,是一块璞玉,假以时日经过精雕细琢,成就绝对不可小觑。相爷能有此侄儿,秦家百年之内在大宋的地位都不会动摇。”

    “哦?想不到庆曾对此子的评价居然会这么高,这么说本相为了秦家的百年基业,应当重用此子了?”秦桧随意的接了一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王次翁成为他的军师已经好多年了,他是太了解王次翁的性格了,不论评价什么人,都会先说出对方的优点。

    果然,王次翁接下来说出的话,如果让秦天德到,一定会把他活活掐死的。

    “恰恰相反,庆曾以为,自此必须铲除,而且越早越好。”

    秦桧的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庆曾,这又是为何啊?”

    王次翁能够始终得到秦桧的信任,除了尽心尽力的支持辅佐秦桧外,他在谈吐方面也是格外注意的:“相爷这是在考庆曾了。相爷智慧过人,慧眼无双,区区一个秦天德,施展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又怎么可能逃得过相爷的法眼呢?既然相爷考校,那庆曾就抛砖引玉好了。

    此子心机城府之深,心思之缜密,虑事之周全,都远超同龄人。恕庆曾之言,即便熺公子都不如他。若只是如此,倒也无妨,关键是此子怀有二心,并不忠于相爷,若不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将来恐怕会给相爷带来不小的麻烦。所以庆曾建议,相爷当先下手为强,尽早将其铲除。”

    “庆曾可否说的详尽一些?”

    “遵相爷命!此子大胆设计坑杀百名金人,虽然自称是因为被金人抢了钱银心怀愤恨,可面对相爷的设局,居然能够转危为安,不但将此事敷衍过去还说服金使兜售战马,足见此子心思缜密,此其一。

    他将岳家余孽藏于身边,面对相爷的质问丝毫不乱,显然是心中早已有了应对之词。除此之外,陆宰之子少有才名,那周必大也是官宦之后,还有那不识时务另相爷都头疼不已的胡铨,都乖乖的聚集在他身边,他调度,足见其手段过人之处,此其二。

    第三,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知县,可是身边居然聚集了如此多的人才,有文有武,而且年龄大都跟他相仿,可见他所图甚远,恐怕是在觊觎相爷西去之后的相位,必然威胁到熺公子的将来。

    这些都是于他年龄不符的方面,当然如果只是这些,庆曾认为相爷为了秦家的将来计,应当大力提携此子。

    可是,除此之外,此子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大的甚至会威胁到相爷的地位。

    相爷安插在此子身边的眼线送来的信在下都已经看过,此子明显与岳家女娃互生情愫。按照信上所讲,此二人成婚一事应当没什么问题,可是此子却百般推脱,明显是心中另有打算却敢不对相爷明说,这就是心中有鬼,此其一。

    第二,他以各种各样看似合理的借口,将那些与相爷作对的家伙招至身边,相爷不问他不主动禀报,必定是心中有所打算,而这个打算很可能是针对相爷百年后的相位,当然也有可能是针对相爷来的,不过庆曾认为他是个聪明人,应当不敢这么做。

    第三,他进入仕途后所做的一切,看似像是一个仗势欺人的恶霸纨绔,敢刚到任就冤杀淮阴前任县令,敢在朝堂上殴打金使,敢当着官家的面说出‘里当官只为财’这种掉脑袋的话,但仔细想来,他所做的这些,最终都能够妥善善后,自身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让庆曾不能不怀疑他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实际上他做事之前,心中早就有了计划。

    第四。。。”

    “好了好了,庆曾果然是老谋深虑,看人看得通透,仅从本相告知的只言片语还有那些信,以及刚才到的对话就看出这么多,当真是宝刀未老啊,本相也好放心交付给你一个任务了。”

    “相爷有何吩咐但请直说,庆曾必定赴汤蹈火不负相爷所托。”比秦桧要大上十余岁的王次翁立刻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冲着秦桧作了一揖。

    “庆曾你总是这么客气,先坐下,你可知本相对此子的看法?”

    “还请相爷相告。”王次翁说完这句话,才欠着身子坐了下来,小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

    秦桧轻捋了几下胡须,有眯起了双眼,冲着门外的天空,似乎是在告诉自己一般:“此子身上实在是有着太多的神秘与不解。

    你只看到他为官后所做的一切,可却不知道去年之前,他在钱塘县的作为,这期间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庆曾,如今你也完了他以往在钱塘县言行举止,与现在他科举高中后相比,可感觉出反差之大?”

    王次翁连上了闪过了疑惑的神情,按照秦桧所说,这个秦天德这一年来变化的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让人难以接受:“相爷,莫非交给庆曾的任务就和此有关?”

    “庆曾果然聪明,有你在本相身边筹谋划策,本相真的是如虎添翼啊!”秦桧骤然睁开了眼睛,示意王次翁关上房门,等到他重新回到座位上后,接着说道,“其实此子的变化并非始于金榜题名。去年他还在钱塘时,就组建船队,兴建钱塘娱乐城,而且都大获成功,这些东西绝非他一个纨绔子能够做到的!”

    “相爷的意思是怀疑此子所做的一切都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

    “不错!”秦桧突然严肃起来,“庆曾,本相命你带人查探此子妾室齐妍锦的家世背景,要连她祖上三代的情况都弄清楚。据本相得到的消息,他的变化就是始于这个女娃的出现,老夫怀疑她就是秦天德背后的高人!”

    “属下遵命,定不负相爷所托,一定尽早查明此女的来历!只是。。。”王次翁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欲言又止的看着秦桧。

    秦桧和他算是老搭档了,顿时明白王次翁想要说些什么,笑着摇了摇头:“庆曾的忠心本相明白,本相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此子。此次本相让他三日内迎娶岳飞之女,就是对他的一个考验,若是他的答复不能令本相满意,那么,此番他也就不用再离开临安城了!”

    看着秦桧眼中闪过的精芒,以及脸上露出的寒意,王次翁浑身一个激灵,心中感叹,很长时间没有在秦桧的眼中见过如此中的杀机了。

    眼珠转了几圈,王次翁就明白了秦桧话中的深意,脸上顿时浮现出敬佩之色,又深深的作了一揖:“相爷果然高明,若非相爷提醒,庆曾都没有出相爷话中的玄机。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考验出此子对相爷的忠心,并且不会白白冤杀了此子,庆曾佩服!”

    “哈哈哈!”虽然惯了老搭档的马屁之谈,不过秦桧还是很享受被人恭维的感觉,转头看先秦天德之前坐过的地方,眼中露出了得意的目光。

    秦天德,三天的时间,老夫倒要看看,你会在哪一天来找老夫,又会给老夫一个什么样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