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二章 秦桧的杀意 下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秦天德的忠心还没来及完全表达,秦桧就打断了他的话头,不容拒绝的说道:“好了,刚才是老夫考虑不周,这样吧,作为补偿,老夫做主,三日之后,你就将岳飞之女迎娶过门,到时候大摆筵席,将秦岳两家的关系昭示天下!”

    秦桧的这番话不啻于天雷被响彻在秦天德的心头,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秦桧这种老家伙的对手,秦桧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似乎都别有用意,而且一环接着一环,让他防不胜防,根本闹不清秦桧的真正意图。

    就像现在,先是提出让自己将齐妍锦送到府中作为人质,被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拒绝后,居然话锋一转,又提出让自己迎娶岳银瓶,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回想起那一日从相府返回,回到自家府中和岳银瓶在房中发生的一幕,秦天德怀疑已经落入了秦桧的耳中。可是他仔细思索了一番,发觉那天并没有露出破绽,秦桧派来监视自己的人是绝对不肯能发现的,那么秦桧为何今日突然提起此事呢?

    “你在想什么,莫非做不到?”

    绝对不能让秦桧老贼如愿,这是秦天德此刻的想法。他和岳银瓶之间早已有了感情,如今更是了有了肌肤之亲,他要迎娶岳银瓶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可问题是,他要是以秦桧侄儿的身份迎娶了岳银瓶,使得秦岳两家结为秦晋之好,那么天下人该怎么看?

    岳银瓶嫁给了杀父仇人的侄儿这事一旦传扬出去,必定会被外人认为是岳银瓶为了苟活而忘记了父仇,到时候以岳银瓶要强的性格,她还怎么活?

    “请叔父恕罪,小侄如今虽然已经接近了岳飞之女,而且能逞些口舌之快,可她还是不肯嫁给侄儿,非但如此,每逢小侄向她提亲,她都以一事相要挟。。。”说到这里秦天德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看着秦天德欲言又止的模样,秦桧再度眯起了眼睛:“她以何事相要挟?你但说无妨。”

    “她说,她说,她说让小侄先,先手刃,手刃仇人,替她报了父兄之仇,然后再说。”磕磕巴巴说完这些,秦天德就小心的看着秦桧,留心着秦桧脸上表情的变化。

    他这么说,一是为了再次拒绝秦桧的提议,二是为了试探秦桧,试探秦桧如今对岳家究竟是怎样一个态度。

    可惜秦桧这种老江湖岂是他能够轻易试探出来的,眼睛仍旧眯着,身子斜靠在椅背上,表情不变的说道:“看来她对本相的误会很深啊,那你就更要尽快将她迎娶过门,跟她解释清楚了。好了,此事就这么定了,三日内不论你用什么办法,必须让她答应嫁给你。”

    “叔父大人,此事。。。”

    秦天德还想解释什么,奈何秦桧根本不给他机会,直接一摆手又说道:“说你淮阴县衙内不久前多了一个胡姓的师爷,颇是有些本事,不知道此人是你从何寻来的?”

    秦桧看似问的轻描淡写,可是在秦天德的耳朵里却截然相反,只感觉一把巨锤狠狠的砸在自己心头,心灵震撼不已。一股冷彻心扉的寒意不由自主涌了上来,浑身当即就是一个激灵。

    难道是胡铨的事情暴露了?

    他不相信此事会是万俟卨透露给秦桧的,就像胡铨说过的那样,万俟卨不甘久居人下,就算知道了胡铨一事也不会禀告秦桧,那秦桧是怎么知道的?

    秦武绝对不会对胡铨过于在意,秦二这些日子来送出的信他都看过,并没有透露过胡铨,那这样看来,自己之前的怀疑得到了证实,自己身边一定还有一双眼睛,替秦桧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而且这双眼睛的主人跟自己的关系非常亲密!这个人会是谁呢?

    秦天德没有时间花费过多的心思去考虑秦桧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第三个人究竟是谁,他现在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判断秦桧的用意,以及自己该如何应对。是装傻充愣顾左右而言他?还是老老实实承认胡铨一事,然后再想办法应对?

    他只是略作思考,心中就有了定计,当下老老实实的说道:“叔父说的是胡铨那个狂生吧?没错,他的确被小侄从楚州知府陈文烛手下要到了淮阴,如今替侄儿治理淮阴。”

    秦桧显然是没想到秦天德居然会这么痛快的承认,眼皮跳动了几下:“狂生?这个词用的好!你可知此人的来历?”

    “小侄知道的不多,只是说那个混账经常辱骂叔父,侄儿想提叔父大人出口气。”

    “替老夫出口气?果真就是如此么?”

    “嘿嘿,”秦天德尴尬的笑了两声,有挠了挠头,露出一副羞愧的模样,“叔父大人英明,其实小侄也是替自己考虑。侄儿的斤两叔父肯定是知道的,想些办法赚些银钱还行,要是治理一县实在是力有不逮。侄儿的两个幕僚,陆游那小子阳奉阴违,不好好替侄儿卖命;周必大的就是一个呆子,也派不上大用。

    后来小侄拜会陈大人的时候,恰好得知胡铨这么个东西身在楚州编管,就想让他替小侄治理淮阴,将来淮阴若是能够被他治理的井井有条,等到大考的时候,小侄也有机会更进一步。

    不过侄儿担心叔父嫌弃侄儿无用,所以不敢将此事禀告叔父大人,侄儿知错了,求叔父原谅。”

    “哼。”秦桧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继续问道,“你也说了此人乃是狂生,他既然知道你乃本相之侄,又怎么会答应你的要求,替你治理淮阴呢?”

    “这个,”难得的,秦天德的演技越加纯熟了,居然能够控制脸色变红,“侄儿用了些小手段,那胡铨不得不就范。”

    “小手段?什么小手段?”秦桧显然是来了兴致,身子向前倾了倾,“此人可是不怕死的硬骨头啊!”

    “嘿嘿,他是不怕死,可他是读人啊,大凡读人都要面子。侄儿告诉他,如果他不替侄儿卖命,又或者再敢辱骂叔父,侄儿究竟他扒个精光,挂在城楼之上,然后在他身上挂上一块写有名字的木牌,让所有人都看到他胡铨光腚的模样,也算帮他流芳百世了。”

    “咳咳咳”,秦桧被秦天德这个阴损的注意呛住了,干咳了几声,有些哭笑的不得的说道:“你这货到也胆大,他在朝野都颇有盛名,连老夫都不敢这么对他,你居然敢如此威胁于他,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嘿嘿,多谢叔父夸奖,侄儿以后定当竭心尽力替叔父大人卖命。”秦天德看到秦桧态度变得缓和了,连忙顺杆爬道,“只是三日之内说服那岳银瓶,让她心甘情愿嫁给侄儿,侄儿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有心无力?”秦桧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这件事你毋须多言,老夫已经定了,三日后,老夫会禀明官家,让官家下旨指婚。你若是敢违抗,那就是忤逆君上的大罪,即便老夫想要保你一命也不可能。到时候不只是你,恐怕连你钱塘老家的父母妻儿以及淮阴的两个幼子,也都逃不过这一刀!

    就算你不考虑其他人,也要替你刚刚找回的两个幼子考虑,对了,那两个幼子叫什么名字,跟你相认了么?”

    淮阴的两个幼子?岳震岳霆?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刺激的秦天德犹如坐过山车一般,好在他这些日子来,谎话不离口,练出了过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要不然此刻恐怕就要被秦桧逼得崩溃了!

    快速稳住了心神,秦天德低下头抱拳回答道:“回叔父,那两个幼子名叫鄂震鄂霆,乃是侄儿早年贴身丫鬟所出,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其中震儿是小侄的骨肉。他们娘亲离世,生活孤苦,小侄看他们兄弟情深,这才将他们二人一同带在身边,只是还没有相认。”

    “鄂震,鄂霆。”秦桧小声重复了一边,嘴角不易察觉的抖动了一下,“这是你的家事,老夫不欲过多理会,你只要知道,三日后,若是你不能迎娶岳家女娃,到时候你钱塘秦家一门,连同还没有相认的幼子,都要面临血光之灾!好了,老夫累了,你退下去吧!”

    说完话秦桧彻底闭上了本就眯成了一条缝的双眼,如同假寐一般,再无一点声响。

    秦天德还想解释,可是看到秦桧的神态举止,哪里还有自己开口的机会,只能默然转身,慢慢的朝着门外走去,在秦桧府中下人的引领下,离开了相府。

    等到秦天德脚步声渐渐远去不见后,闭目养神的秦桧突然睁开双眼坐正了身子,看着空荡荡的门口,以及透过房门,远处依稀还可以看见一些背影的秦天德,自言自语的说道:“哼,鄂震鄂霆?只换姓却不改名,难道以为老夫傻到连这都看不出来么!”

    说到这里,他又转头着向房内一侧的大号屏风,淡淡的吩咐道:“庆曾,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