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欲请天雷诛金兵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秦武居住的地方很是一般,至少比其秦天德的上房大院要差了许多。尤其是他的手下全部遇害,如果不是秦天德指名让两个下人伺候他,他连个端茶送水的人都没有。

    秦武的房间中,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迈步走入的秦天德微皱了一下眉头,来到秦武床边坐了下来。

    “大人,您要给属下做主啊,绝不能放过那群金狗!”一看到秦天德进来,躺在床上的秦武硬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开口就是请求秦天德报仇。

    看着身上裹着的纱布被崩裂的伤口然后,秦天德按住秦武的肩头:“秦武啊,不是本官也想夺回被抢的财物,那可是六大车的奇珍异宝还有大把的银两,本官这两天一闭眼就看见那六辆大车。

    可是你知道么,袭击你的是一个金人的百人队,人数估计最少有五六十人,以县城中的兵力,你以为咱们能够对付的了么?

    还有,此事本官以上述叔父大人,请他定夺,你也不要想得太多,安心养伤才是紧要之事。”

    “大人,属下哪能安得下心!要不是手下的兄弟拼死救护,属下早就死在那就金狗的刀下了!可怜秃子还有老六他们几个,他们都是替属下挡过刀的兄弟,属下不能让他们白死!大人,求你除掉那群金狗吧!”秦武是真的恨之入骨了,口中也跟陆游等人一样,一口一个“金狗”的骂着。

    秦武言真意切的苦苦哀求,倒还真的出乎了秦天德意料。他原本以为秦武不过是秦熺手下的狗腿子,平日里只知道仗势欺人,今日才发现,秦武也有血性的一面。

    “不是本官不给你做主,你说本官那什么来对付那群金人?还是等等吧,等等看叔父大人的回信如何再说。”秦天德苦着脸摇了摇头,“要不这样,你也写封信派人送去,说不定叔父大人会同意从州府派兵,围剿那群金人。”

    秦武没有吭声,沉思了半响点了点头。等到秦天德打算起身离去的时候,突然说道:“大人,属下觉得此事另有蹊跷。”

    “另有蹊跷?你说说看。”

    秦武靠着床头,深吸了一口气,右手按在了隐隐作痛的左胸之上,沉声说道:“大人,属下等人押送贺礼路经野猪林,金人突然杀出,二话不说直接杀人抢车,似乎早就知道我等押送的是贵重钱物。属下怀疑,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

    我靠,你小子还挺聪明的啊!

    “怎么可能?此事只有你我几人知晓,莫非你是在怀疑本官?”

    “属下不敢。大人,你可曾记得出发前一日您曾邀属下在醉香楼饮酒,属下怀疑醉香楼的老板冯毅私通金狗,暗中走漏消息!”

    这货也太能了吧!秦天德心中对秦武增加了几分佩服,又生出了一丝爱才之心,可是想到秦武的身份,最终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你怀疑冯毅?可有真凭实据?”

    秦武摇了摇头,恶狠狠的说道:“小的要是有证据的话,早就砍了他的狗头!”

    秦天德拍了拍秦武的肩膀,安慰道:“算了,此事等等再说,先看看叔父大人的回信如何吧。若是叔父大人不许,即便冯毅真的是金人细作,我们也不能动他啊。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本官还有公务要忙。”

    离开了秦武的房间,秦天德踱着步子,低着头思索着。

    秋季还有许久才能过去,金人的骚扰也不会停息,一旦金人证实自己根本不认识完颜亮和斜卯阿里,很有可能使得淮阴遭致更为猛烈的报复。

    由于秦桧为了显示大宋求和的诚意,边境沿线根本就没有什么驻军,整个淮阴也不过就十几个弓兵,大多还都是老兵痞,根本派不上什么大用。而淮阴的百姓也多体弱,这让他拿什么来对抗随时可能前来报复的金人呢?

    蓄养私兵?省省吧,且不说这是大忌,就算想要蓄养,他从哪儿弄来私兵呢?

    这该怎么办呢?秦天德皱紧了眉头,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前方站着一人,险些一头撞进对方怀里。

    “狗官,走路怎么不长眼,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秦天德闻言猛然停住脚步,抬头看去,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上房内的荷塘旁边,岳银瓶正绷着俏脸盯着自己,身边还站着岳震岳霆两个小家伙。

    “嘻嘻,就知道狗官最怕家姐了。”岳震嬉笑两声,冲着秦天德半了个鬼脸。

    秦天德习惯性抬起手就要上岳震一记爆栗,突然想到岳银瓶就在面前,只等悻悻的将举到半空的手移到自己耳边,挠了几下。

    “狗官,我问你话呢,你到底再打什么鬼主意呢?我看你一路上都低着头,是不是考虑如何除掉那群金狗啊?”

    “嘿嘿,”秦天德冲着岳银瓶干笑了两声,扯开了话题,“你的脚伤怎样了?怎么这么快就下地了,小心上着骨头。”

    岳银瓶不满的哼了一声:“你还记得我脚上有伤?这几天来也没见你来看过。。。”

    岳银瓶说不下去了,在红晕爬满脸颊之前,拉着岳震岳霆快步离开了,只留下阴谋得逞了的秦天德。

    秦天德不是不关心岳银瓶,这几日他不敢去探望岳银瓶,但也经常从下人口中打探岳银瓶脚上的伤势,刚才把话题扯到岳银瓶的脚上,就是为了不让岳银瓶再追问自己关于如何对付数量众多的金兵。

    那群金兵,说实在话,秦天德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只不过现在时机不到所以不便出手。所以在他眼里,那群敢抢他钱银的金兵,已经等同于死人了。

    又过了几日,秦天德终于等到了秦桧的回信,也等来了秦桧明确的指示——那些钱物就算了,金人是绝对不能惹的。

    坐在房中,秦天德手中拿着秦桧的回信,正思考着如何跟秦武说及此事,哪知道秦武自己找过来了。

    “大人,相爷给您回信了么?”秦武的伤势好了许多,身上很多地方的纱布都拆除了,只是走路还有些不方便,一瘸一拐的。

    “你这人,怎么能擅自闯进来呢!少爷,小的拦他了,可是他根本不,横冲直撞的!”秦武身后紧跟着秦三,还不停的撕扯着秦武的上衣,想要把他拉出去。

    “算了三儿,你出去吧,守在门外不得让任何人靠近,瓶儿也不行,清楚了么!秦武,你坐吧,本官刚想派人去找你,叔父大人的回信本官已经收到了,只是。。。”

    “大人,你不用说了,属下也收到相爷的信了,相爷的意思属下都知道了。”

    秦天德叹了口气,一脸苦笑的说道:“没办法了,叔父大人的话总是要的,本官也只能当那些银两被狗叼走了,回头找几个机会,再查抄几户人家,弄些钱银孝敬叔父大人好了。你身上有伤,坐下吧。”

    秦武并没有坐下,而是径直来到秦天德面前,直直的跪下了,连着磕了三个响头,红着眼睛说道:“大人,属下如今只能指望大人了,还求大人能够出手,将那帮金狗收拾了,替属下和兄弟们报仇!属下下辈子作牛作马,报答大人的大恩大德!”

    “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本官也想夺回被抢走的钱银,可是叔父大人不同意不说,本官也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秦武又磕了三个响头,额头已经渗出了血渍:“大人,属下知道大人懂得呼风唤雨的法术,还请大人做法,除掉那群该杀的金狗。到时候在毁尸灭迹,绝对不会让人知道,属下也不会透露半点消息!”

    “你胡说什么,本官就是一个凡夫俗子,哪懂得什么法术,休要再胡言乱语,下去歇息吧!”

    “大人!”秦武骤然起身,顺手从腿部拔出一把匕首,直勾勾的看着秦天德,“属下求您了!”

    “你想干什么?莫非本官不答应,你还想杀了本官不成?”秦天德身子绷直,盯紧了秦武手中的匕首。

    “属下绝对不敢伤害大人,如果大人不同意,属下也没有脸再苟活于世间,干脆一死百了,下去陪那群兄弟算了!”秦武越说越激动,手中的匕首已经顶到了自己脖颈之上。

    “快快住手!”秦天德连忙起身,装出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重重一拍案,“本官答应你就是,你且把匕首收回!”

    秦武的眼中闪出希望的光芒,手中的匕首依旧盯着自己的脖颈,向前迈出一步,再次问道:“大人,你真的答应属下除掉那群金狗?你可不要诓骗属下啊!”

    废话,老子等的就是你主动请求,如今火候到了,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那是当然,本官言出必行,什么时候诓骗过你?不过此次金人人多势众,以淮阴现有的兵力绝对对付不了他们,本官只能散尽全身法力,从上天请来天雷,将那群金兵尽数诛灭,但这需要你的帮忙,你可答应?”

    “大人从上天请来天雷?!”秦武先是一愣,明显是被秦天德的这番话吓到了,不过很快就醒转过来,“只要大人能够替属下那一干兄弟报仇,让属下做什么都行,哪怕是要了属下的这条性命,属下也绝无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