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周必大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秦天德不再看陆游而是继续吩咐道:“三儿,带两个人在林子里找个地方,将那父女俩埋了。二子,去将那个生带过来。秦武,带上你的人,把这群狗东西带到树林里,审清楚了,不许放过一个,然后等到三儿他们弄妥,把那些该杀的拉到那妇女俩的坟前砍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见跪着的一种毛贼里一下子蹿出两个朝着不同的方向撒丫子就跑。

    秦武一个眼色,顿时两骑就分了出来,朝着不同的方向追去。

    人腿跑得再快也只有两条,所以很快两骑就追到了身边,手起刀落,扬起一道白光,顿时两个好大的人头就落到了地上。

    剩下的毛贼们就不敢跑了,没有做过那两样的知道自己罪不至死,做过那两样的又心存侥幸,希望能够逃脱过去,所以这群人被秦武手下用两条绳索捆成挨个捆上后,带进了树林。

    对于这些心存侥幸的人,秦天德并不担心,秦武这样的货色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蒙骗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被秦桧派来监视自己了。至于说秦武会不会冤枉什么人,秦天德并不关心,谁知道以前这些人手上还有没有沾过别人的鲜血呢?

    “狗官,这回算你做对一回!”难得到岳银瓶也垮了秦天德一句,虽然称呼还是那两个字。

    秦天德此时的心情不好,没兴致跟岳银瓶斗嘴,看着秦二带着那个生模样的年轻人走过来,尽可能和蔼的问道:“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本官给你找个大夫?”

    年轻生大约十七八岁,脸上都是污渍,头上的方巾也不知道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使得头发有些散落。身上的衣服也是凌乱不堪,污迹斑斑,但却小心得护着怀中装放籍的箧衍。

    所谓箧衍就是古代生出远门时经常背在后背装放籍的一个竹制箱子,也会用来装放一些衣物,最简单的例子,《倩女幽魂》里宁采臣背后背的就是。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小生无以为报,还请大人赐名,小生他日返乡之后,一定替大人在乡间扬名。”年轻生明显是很感激秦天德,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换成任何一人都会如此的。

    不过秦天德却不愿意把自己的姓名告诉这个生,因为读人一般都比较关注科举,所以他怕此人到自己的名字后回认出自己的身份。

    这就是当秦桧侄儿的弊端了。

    “无妨,本官这么做只是职责所在,不是为了名声!我看你衣衫已经破烂不堪,来人,去取一套干净衣衫给他换上。”

    没一会年轻生 已经换好了一套干净衣裳,头上也戴上了幞头,脸上的污渍也拭去了,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在下人的带领下,年轻生再在来到秦天德面前,恭恭敬敬的深深作了一揖:“晚生多谢大人救命赠衣之恩,还望大人赐名,让晚生将来有机会报答!”

    你要是知道我是谁了,能不骂我就算不错了,还会报答?

    秦天德有些为难的看着依旧对着自己弯腰作揖的年轻生,不太想将自己的姓名告诉对方。

    可是陆游口快,没等秦天德开口,抢先说道:“这是本届春闱新科状元秦达秦天德秦大人,如今正要赶赴淮阴任知县,你可要记清楚了!”

    秦天德当然知道陆游没那么好心,也知道陆游安的是什么心思,不过看样子这个年轻生并不了解自己的身世,居然再次作了一揖说道:“晚生周子充必将秦大人名讳牢记在心,有朝一日必定报答秦大人救命赠衣之恩!”

    “你说什么?你叫周子充?你可是周必大!”秦天德这下子激动了,一把抓住周子充的手臂,激动的问道。

    周必大,字子充,生于公元公元1126年,一生功绩显赫,名誉远播,是一位极富才干并且远见卓识的政治家,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学家。

    他无论辅佐朝廷或主政地方,都立朝刚正,言事不避权贵,处事有谋,治政勤奋。

    并且主张:一要强兵,并制订“诸军点试法”,整肃军纪;二要富国,主张大力发展商贸业,以增加收入;三要安民,以民为本,减赋赈灾;四要政修,要择人才,考官吏,固职守。

    终其一生,始终秉持刚正不阿,清廉执政,爱国爱民,是为南宋名相之一。

    秦天德之前不是没想过拉拢周必大,只不过他记得史上记载,周必大年轻时家世坎坷,生活漂泊不定,跟随他伯父辗转各地,根本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他。

    哪知道临近淮安的路上居然让他无意中救下了,这难道是天意么?

    “晚生正是周必大,不知道大人在何处过晚生的鄙名?”周必大有些糊涂,他行不通秦天德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姓名,更不知道秦天德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不止是他糊涂,旁边的诸人都糊涂了,岳银瓶甚至有一种看待怪物的目光扫量着秦天德。

    秦天德也知道自己过于激动有些失态了,他轻咳两声以是遮掩,然后问道:“不知道子充贤弟为何会在此处,有打算去往何处呢?”

    秦天德身为七品县令,又是新科状元,居然称呼他为“贤弟”,这让不谙真相的周必大很是感激:“晚生四处游学,路经此地,原本打算去宝应县探访一位旧友,结果却在此处遭遇了山贼。多蒙大人出手搭救,晚生。。。。。。”

    秦天德根本不下去了,他现在满脑子记挂的都是该怎么把周必大忽悠到自己身边:“子充贤弟,既然你四处游学,不如跟随本官好了。本官蒙官家恩典,外放淮阴,正需要想贤弟这样有大才能的人相助。

    有道是‘读万卷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真知实践’,贤弟何不跟随本官一同前往淮阴,协助本官治理一方,即可一边读,来日考取功名,又可将所学得以发挥,为将来走上仕途奠定基础呢?”

    “狗官又在施诡计了!”岳银瓶实在是看不下去秦天德惺惺作态的样子,拉着岳雷朝后面的那辆马车走去。

    秦天德的这番话不能不说是极有诱惑力的,再加上他对周必大有救命之恩,对那些山贼的处置以及对被山贼害死的父女二人的安置都让周必大心生好感,所以眼中立时产生了犹豫之色:“可否容晚生考虑一下。”

    “没问题。贤弟你刚刚经历了那场风波,想必也是饥肠辘辘,本官吩咐下人弄些吃食,怎么边吃边聊可好?”

    “如此多谢大人美意。”

    陆游也看出了秦天德的本意,想到自己的遭遇,他决计不会让眼前的生落到秦天德的魔爪之下。

    他快步来到秦天德身边,面对周必大阴阳怪气的说道:“是啊,你好好考虑考虑,跟随着秦大人可是有很大的好处的。别的不说,单说他是当朝宰相秦桧的侄儿,将来的成就就无可限量!”

    妈的,陆游你这是再拆我的台啊!

    秦天德顾不得呵斥陆游,连忙紧盯着正在考虑的周必大,生怕他心生悔意。

    果然,周必大闻秦天德那是秦桧的侄儿,顿时目光就变了:“不知这位兄台高姓大名,秦大人真的是当朝宰相秦桧的侄儿么?”

    陆游心中大喜,当下一抱拳,说道:“在下姓陆名游字务观,那是山阴人士,所言句句为真,若非如此,一个不通文墨的草包货如何能够高中省元,更被御赐为状元呢?”

    这回秦天德连杀陆游的心都有了!当然这只是气话,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他咬牙切齿的盯着陆游,看着陆游得意的神情,心中懊悔,早知道就限制陆游的人身权利,不让他能够到处乱跑就好了!

    可这个周必大他势在必得,这一回老天帮忙好容易让他碰到了,要是错过了,下回再要找到他那就不知道要等到后年马月了!

    “子充贤弟,咱们别这么站着了,外面风大,咱们到马车里说话。来人,去准备些吃食给本官送来!”

    说着话他很自然的伸出手就要去拉周必大的手臂,可是周必大向后退了一步,闪过了他的手,同时冲他一抱拳说道:“多谢大人抬爱,晚生必定铭记在心,只是家中尚有要事,晚生必须赶回去,还望大人海涵。”

    不管秦天德和秦桧是什么关系,毕竟秦天德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周必大虽然推辞,但言语还算是比较客气的。

    秦天德再次狠狠瞪了陆游一眼,这时候岳银瓶已经发现这里发生了变故,带着岳雷有赶了过来,有些幸灾乐祸的小声说道:“狗官,这回你骗不了人了吧?”

    眼见周必大拔腿要走,秦天德没工夫理会这些拆台看戏的家伙,连忙拦住周必大去路:“子充贤弟刚刚不是说如今正在四处游学,没有什么目的地么?怎么会又突然家中有事了呢?”

    “刚才是晚生记错了。”

    “记错了?那好,本官问你,你家中有何急事?”

    “这,这。。。”周必大答不上来了,他犹豫了好半天,才咬着牙说道,“晚生前几日才接到家中急,说是家母并重,晚生需要返乡照顾家母。”

    “你骗人!令堂在你十二岁的时候就驾鹤西游了!”

    <em>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_),《大宋极品国师》随时随地轻松阅读!</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