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小树林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岳雷也知道两辆马车四周骑着高头大马的彪形大汉是秦桧派来的人,加上母亲岳李氏和姐姐岳银瓶一再警告自己不得对秦天德动手动脚,只能忍着心中的愤怒,恶狠狠地瞪了秦天德一眼:“狗官,你等着,我去告诉我姐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看着岳雷的脑袋缩了回去,秦天德这才常常的出了一口气。

    由于自家下人中有秦桧的眼线,所以他将岳雷带往淮阴这件事根本没有瞒着秦桧。

    早在他刚参加完省试被秦桧叫去相爷府的时候,他提出将来外放知县的时候,就将这件事情禀告了秦桧。

    作为显示自己只想做一个耀武扬威作威作福,心中没有什么大志的常人,他提出了希望能够知县钱塘,结果被秦桧以官员不可在原籍当官给否掉了。

    紧接着他就提出了他的真正想法,去淮阴当县令。理由嘛,也很多,首先是在集英殿上说的那一堆;其次他的妾室齐妍锦就是淮阴人,却被当地恶霸欺侮,害的家破人亡,他要去报仇;另外就是要带上岳雷,而淮阴是一个借刀杀人的好地方。

    按照他的说法,他在意的只是一个岳银瓶,对于岳家的其他人来说,他们的死活都跟他无关,但却不能死在他的手里,要不然这辈子也别想娶到岳银瓶了。

    所以他提出知县淮阴,并且带上岳雷的理由很无耻,也很卑鄙。说是淮阴地处两国交界,而金国时不时的会马踏淮水南岸进行他们历来的打草谷,这样就有机会把岳雷推出去,对抗犯境的金兵。

    岳雷是一代抗金名帅岳飞的儿子,对抗金兵这种事情自然不会退让,那么就有机会借助金兵之手除掉岳雷,而岳银瓶也不能怪罪他秦天德。

    对于秦天德的这种提议,秦桧自然不会反对,欣然答应了。但是秦桧能成为史上十大奸相之一,绝不是泛泛之辈,也不会秦天德说什么就信什么,这一次秦天德临行前的拜访,就提出派出秦武等护卫,名为保护秦天德安全,实为暗中监视秦天德一举一动。

    虽然明知道这些人是来监视自己的,秦天德也不能不接受,但他把这些人的来历都告诉了岳银瓶姐弟,让他们小心应对,尤其是不能让这些人知道岳震岳霆的真实身份。

    岳震岳霆兄弟俩是他最后的保障了,一旦让秦桧知道岳飞的四子一女都落到他的手中,难保不会起了杀心,到那个时候,纵然秦天德拥有穿越者的优势,也绝对保不住岳氏一门的性命。

    着马车外岳雷骑着瘦马想车后跑去,秦天德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岳雷看上去虽然又有鲁莽,不过还是知道些轻重的,就是孩子气太重了,居然要去告诉岳银瓶?我秦天德会怕岳银瓶么?

    他正琢磨着,将手中的糖果吃了一半,并将另一半装好的岳霆开口了:“大哥哥,我师父为什么说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岳霆非常的乖巧,早在秦天德让岳银瓶负责照顾岳震岳霆的起居生活时,就让岳银瓶叮嘱两个小家伙见到岳雷不得兄弟相称,只能以师徒相称。

    不知道岳银瓶是怎么叮嘱两个小家伙的,总之岳霆很话,每次见到岳雷虽然激动,但总是以师徒相称。

    “咳咳。”秦天德装模作样的咳凑了两声,却是一脑门的黑线。

    在他离开临安,准备前往淮阴的时候,曾经当着众人的面,像岳银瓶提亲,结果被一口啐了回来,弄得好不尴尬,引得秦武等人哈哈大笑,这也有了刚才岳雷口中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说。

    “你安心看,大人的事情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秦天德摸了摸岳霆的头,“对了,小家伙,你饿不饿?”

    “饿了,”岳霆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哥也饿了,刚才我见他肚子咕咕叫了。”

    “我哪有!”岳震死要面子,当即否认,同时伸出右手,看样子又要给岳霆一记爆栗。只是看到秦天德沙包大的拳头也对着自己抬了起来后,只能悻悻然的将手缩了回去。

    “三儿,现在什么时辰了,把车停下来,大家吃些东西吧。”秦天德对着马车外驾着马车的秦三喊道。

    他这次前往淮阴,府中的下人带的不多,除了秦二秦三,就只有七八个推车运送行李的苦力了。

    他和岳震岳霆坐在第一辆马车里,有秦三驾车,而秦二则是后面那辆马车的车夫,里面坐着的自然是他的两位妻妾以及岳银瓶了。

    “回少爷的话,现在已过午时了,小的也有点饿了。吁——”秦三一边回答着一边停住了马车。

    “三儿,咱们这是到了什么地界了?”停下了马车,秦天德从车上跳了下来,活动着腿脚,坐了好几个时辰了,有些不舒服了。

    “回少爷,已经到山阴地界了,”秦三取来了水囊,递给了秦天德,“少爷,您不是要去淮阴当官么,为什么要绕道山阴啊?”

    秦天德将水囊递进车里,交给了岳霆,又吩咐秦三去取些吃食,然后自言自语道:“山阴,总算是到了,陆游,上回在临安城老子让你跑了,这一回绝对不会再放过你!”

    他从临安出发后,并没有直接赶往淮阴,而是取道山阴,因为他记得史上记载陆游是南宋越州山阴人,也就是今天的浙江绍兴人。

    虽说他当着秦桧的面提出自己要当一方知县,可是这个知县该怎么当,他的确不知道,而且对于南宋详细的法制法规他知道的也很少,所以他必须要找个人来帮自己,而陆游就是不二的人选。

    省试大榜公布之后,他就在临安城里到处寻找陆游,可惜陆游根本没有中榜,等他打到陆游原先落脚的客栈后,才知道在放榜的当天陆游就离开了。

    虽然陆游此次落榜,不过身为历史专业的穿越者,他知道陆游的才华,也知道陆游落榜绝对不是文采学识太差,一定是因为在考卷中写了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想想他秦天德自己,就什么都明白了。

    可是这个陆游到底住在山阴什么地方呢?他现在在不在家?

    “狗官,为什么停下来了!”秦天德正琢磨着怎么尽快找到陆游的时候,岳银瓶的气冲冲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岳雷告状的结果!

    秦天德不由得感觉好笑,不过也很安慰,至少岳雷不会直接对自己动手,已经让他很庆幸了。

    “瓶儿,赶了一上午的路了,大家也都饿了,停下来吃点东西吧。”在人多的时候,秦天德想来都是这么称呼岳银瓶的,而岳银瓶也没有反对,不过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秦天德一般都是称呼“岳姑娘”的。

    一脸怒容的岳银瓶快步走到秦天德身边,压低了声音:“狗官,你是不是欺负我家兄弟了?”

    嗅着岳银瓶疾步带来的一阵香风,秦天德不由自主的多吸了两下,这才回答道:“是又怎么样?谁让你们喊我‘狗官’的!”

    岳银瓶双眸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继续小声说道:“下午我做这辆马车,你和你的两个妻妾坐一辆,不然我要你的好看!”

    “不行!”秦天德往岳银瓶身边凑了凑,同样压低了声音:“那些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坐这辆的话,引起他们的怀疑怎么办?你不想要命我还想要命呢!”

    “我不管,总之我不能让你欺负我家兄弟!”岳银瓶小声回到,声音却是极为严厉。

    “我要是不同意呢?”

    这时候除了岳震岳霆被秦天德留在马车里歇息,所有人都分成了几处坐到了路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闲聊着。而秦天德和岳银瓶二人站在马车前切切私语的模样,颇是容易让人产生遐想。

    可实际上二人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你敢不同意,难不成你想让我再教训你一顿么!”岳银瓶不漏痕迹的活动了活动手脚。

    自打在龙泉山破庙内救了岳银瓶后,秦天德吃过不少亏,知道岳银瓶的厉害,不过还是死撑着说道:“我那是好男不跟女斗,本少爷不跟你一般见识。再说了,你想想我帮了你们家那么多,难道你就是这么报答恩人的么?”

    对于秦天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究竟想从自家得到什么好处,岳银瓶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但还是坚持道:“总之我不管,我宁肯骑马,也不跟你的两个妻妾同车!”

    “为什么?哦,我明白了,哈哈!”秦天德脑子一转就明白了。齐妍锦的性格他太了解了,一定是感觉岳银瓶的身世和她同病相怜,希望岳银瓶能够嫁给自己,而朱淑真多半也是在一旁附和。

    “你还笑,都是你惹得麻烦!今天早上上路前,你为什么无端端的向我提亲?”岳银瓶脸色一红,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女儿家般羞涩,透着一股另类的美貌。

    “瓶儿,你受委屈了!”秦天德憋着笑,继续打趣,“其实你嫁给我也不算委屈你,你说是吧?”

    岳银瓶才不相信秦天德贪恋自己美色,早在龙泉山的时候她就验证过这一点了。不过秦天德此刻的模样让他甚是讨厌,说不得在秦天德脚上狠狠踩了一下:“你跟我去那边的树林,我有事问你。”

    “哎呦,你还真狠啊!”秦天德当即捂着脚跳了起来,不过还是跟着岳银瓶朝着远处的树林走去。

    “站住!狗官,你把我姐带到小树林里想干什么!”

    <em>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_),《大宋极品国师》随时随地轻松阅读!</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