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上任途中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四月中旬,江南的春天早已将大地吹绿,郁郁葱葱的树木、交相争艳的花朵无一不在证明着江南春天的美丽。

    被御笔钦点了的状元秦天德如今颇有点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不过他是坐在马车里,而不是骑在马上。

    在一条北上的官道上,两辆豪华的马车一前一后正缓缓而行。马车四周有十几个彪形大汉,骑着高头大马,衣衫华丽,腰胯横刀,模样甚是扎眼。

    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衣衫普通,也骑着一匹瘦马,不停的在前后两辆马车间来回跑动。

    “狗官,你究竟想把小爷兄弟弄到什么地方?”前面的马车里,一个虎头虎脑的孩童正一脸愤怒的瞪着同在车中的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这个孩童正是岳震,被他称为狗官的自然就是秦天德了。

    秦天德科举高中状元,成功踏入仕途,被钦点为淮阴知县,所以在岳震口中,“狗贼”也自动升级为“狗官”了。

    “你就不能像你弟弟那样,老老实实的看,安生一点?你说说这一路上这个问题你问了我几次了?”秦天德无法改变岳家人对自己的称呼,只能狠狠的赏了岳震一个爆栗,以示不满。

    秦天德下手没留情,所以岳震当即抱着了头,疼的呲牙咧嘴,但双眼依旧紧紧盯在秦天德的脸上。

    秦天德也不搭理他,转头看向老老实实坐在车中看的岳霆,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又掏出了一些糖果:“还是你乖巧,这些糖果算是奖励给你的,吃吧。”

    “谢谢叔,哦,哥哥。”小岳霆乖巧的放下手中的,伸出双手接过了秦天德递过来的糖果。

    “笨蛋,谁让你谢他的?他是个大坏蛋,是狗官,你居然还谢他!”被秦天德欺负了得岳震将怒火发泄到了兄弟岳霆的头上,抬手就是一个爆栗。

    “哎呦!”可怜的岳霆顿时就变得眼泪汪汪的,手中的糖果差点就掉了,一脸委屈的看着岳震。

    秦天德坐不住了。岳霆更是岳飞四子一女中对他态度最好的一个,从来没有骂过他,而且也非常的话,从来没有给他找过麻烦,所以他对岳霆格外的疼外。

    “你小子找死!”又是一个爆栗,比上一个更狠,打得岳震也变得眼泪汪汪的了,然后一边揉着岳霆头上被打的地方,一边安慰着,“岳霆乖,不哭,哥哥给你报仇了。”

    看着岳震眼中的泪水,一脸痛苦的模样,岳霆顾不得自己头上的疼痛,将手中的糖果递到岳震面前:“哥,给你吃糖果,吃了就不疼了。”

    秦天德离开钱塘去临安参加科举之前给岳震上的那一课起了不小的效果,自从那次以后,岳震不但不再拒绝秦家的各种安排,更是屡次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

    好在秦府中人都把他们兄弟俩当成了秦天德的私生子,所以岳震的要求不论多么不合理,都会想尽办法满足。

    岳震用袖子在脸上一擦,然后接过了岳霆递过来的糖果,狠狠地咬着,仿佛他咬的不是糖果,而是秦天德的肉一般。

    秦天德闲着无事,又开始逗起了岳震:“小家伙,你不是不吃我的东西么,怎么现在吃的这么香?”

    岳震手里死死的握着糖果,含糊不清的嘴里透出了一股狠劲:“小爷现在吃你的喝你的,只要小爷不死,你就给小爷等着!等到小爷长大了,武艺厉害了,不把你打得满头包,小爷跟你的姓!”

    “呵呵。”秦天德感受着岳震话中的狠劲,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看来自己对岳震的教导很有成效,“想不到你小子还挺记仇的啊?”

    岳震胡乱的嚼了几口,继续恶狠狠的说道:“狗官,从你把小爷抓来之后,总共打了小爷脑袋十七下,等将来我长了本事,一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哎呦,你居然敢又打我!”

    “看不出你年纪不大记性还不错啊,不过十七这个数字不好,不如十八吉利,以后你就记得十八下好了!哈哈!”漫漫旅途,闲着没事,秦天德唯一的乐趣就是欺负欺负岳震了,不过这一下他下手还是比较有分寸的,只是轻轻的打了一下,并不怎么疼。

    看着岳震恼怒的模样,秦天德开心的笑了。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马车侧壁的窗布被人从外面掀起,一个脑袋伸了进来:“狗官,你是不是欺负我弟。。。哎呦,狗官,你居然敢打我!”

    “本少爷就是欺负你的弟子了,你又能怎么样?”秦天德先是同样给了伸进来的脑袋一个爆栗,然后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襟,将声音压的极低,“岳雷,外面都是秦相爷的人,你是不是想把你们全家都害死!”

    话说秦天德春闱折桂,高中状元,并被点为淮阴知县后,他先是返回钱塘祭祖,并且颇是炫耀了一番。这是老规矩,也是每届一甲前三名的荣耀,老话说得好,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所以即便作为现代人的他对此不是很感冒,可是秦非夫妇却看得很重。

    回乡祭祖的那些日子里,秦府上下比过年还要高兴,每日大摆筵席,招待前来恭喜秦天德登科的各方亲友,秦李氏一高兴甚至还免了家中佃户今年的租子。

    不过钱塘县的百姓得知不学无术目不识丁的秦天德居然能够高中状元后,刚开始几乎一个个暗中咒骂老天不长眼。可是当他们得知秦天德要去淮阴当知县,顿时转变了态度,个个兴高采烈,心情大好。

    有的找来过年时没有放完的炮仗,有的焚香祷告感谢老天保佑,还有的居然舍得割了二两肉包了顿饺子,弄得钱塘县里也犹如过年一般,家家户户都在庆祝秦天德终于可以不再祸害他们而去祸害淮阴的百姓了。

    至于说淮阴的百姓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水深火热,那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了,反正他们可以解脱出来了。

    返回钱塘后,秦天德去拜会了岳飞遗孀岳李氏,提出要将岳雷带在身边,做自己的护卫,一同前往淮阴,同时带走的还有岳震岳霆两兄弟。要不是担心岳李氏身边无子陪伴太过孤寂,他甚至打算将岳霖也带走。

    岳雷对秦天德自然是没有好脸色,可是岳李氏只是思考了片刻就答应了秦天德要求,同时告诫岳雷不可鲁莽,事事必须从秦天德的安排。

    虽说岳雷当着秦李氏的面答应的非常痛快,可是秦天德从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还是不放心,于是又找到了岳银瓶,提及省试前,二人打赌的事宜,说岳银瓶还欠自己一个条件。

    岳银瓶到底是巾帼女子,并没有抵赖,很痛快的承认了。

    于是秦天德提出,在他将岳雷带在身边的时候,岳银瓶必须约束岳雷,不得让岳雷随意对自己动手动脚,这样他才算是稍微放心一些。

    没有办法,对于他来说,岳雷的武力值太高了,而他身边只有一个秦三,连十三岁的岳霖都打不过,又怎么可能是岳雷的对手?

    祭祖事毕,秦天德又在钱塘县待了几天,主要是安排一些事情,例如叮嘱如今摇身一变成为钱塘娱乐城保安队的一种原钱塘地痞,让他们安分守己;还有就是叮嘱府中下人好生照顾东跨院旁边的岳李氏母子等等。

    临行之前,秦李氏拉着秦天德的衣袖,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颇是舍不得自己的独子离开,更是知道淮阴地处宋金两国交界,随时可能面对金国铁骑,甚是担忧秦天德的安全。

    秦非看上去倒是看得很开,说什么儿子大了,应当出去闯一闯,雏鹰只有展翅高飞才能成为翱翔蓝天的雄鹰之类的话,不过他的眼角也泛出了泪光。

    如此难舍难分的场面,也让秦天德异常的感动。即便对面的二人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他们二人对自己的浓情厚爱,让秦天德已经将二人看做了亲生父母。

    不过让秦天德接受不了的是,就在他准备动身的时候,秦非居然将他拉到一旁别开了旁人,小声问他后院中的两个孩童是不是他的私生子。

    秦天德知道府中的下人们口中都在暗暗传着这件事,所以也知道这个流言迟早会进入秦非夫妇的耳中。可是他一直以为只有秦李氏会这么问他,哪知道开口的居然是自己的父亲秦非。

    他不敢明说是或者不是,只是打了个哈哈,糊弄了过去。

    离开钱塘后,依照惯例,他还要去拜访秦桧,毕竟他能够高中状元并且成功的知县淮阴,离不开秦桧的帮助。

    秦桧早就算到了他会来拜访,只是简单的吩咐了他几句什么为官一任要造福一方的废话,直接又提出为了他的安全着想,要从相爷府派遣一些人手充当秦天德的护卫。

    秦天德心知这都只是秦桧为了监视他,或者说监视岳飞子女的借口,当然不敢拒绝,顿时装出一副很感激的模样,接受了。

    哪知道看到秦桧派给他的那批护卫后,他才发现,为首的居然是当初秦熺调戏他两个老婆时带去的秦武!

    孙子,算你命苦,让你来监视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算是先收点上回的利息!

    <em>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_),《大宋极品国师》随时随地轻松阅读!</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