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害死岳元帅的狗贼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处理好了和朱淑真的关系后,秦天德的生活就变得更加甜蜜了。虽然没法实现他的大被同眠三人同睡的梦想,但三人也算是如胶似漆,恩爱有加,这与他穿越前的日子比起来,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一时间他已经忘记了他是一个从后世穿越而来的现代人,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古人,当成了南宋钱塘秦府的少爷。

    秦非夫妇对秦天德如今的变化也很满意,尤其是看到他与朱淑真之间的变化,更是开心,只希望能够尽快抱上孙子。

    秦天德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穿越后直接变成了富贵人家的少爷,又有两个娇妻相伴,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要房有房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车有车,要女人嘛。。。嘿嘿,虽然只有两个,但却都是如花似玉般的美貌,对他言计从,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的好运气还在继续,由他提议建造而成的娱乐城也开张营业了。开张第一天,来自临安府以及周边各地的达官贵人送来的恭贺匾额数不胜数,弄得娱乐城里都挂不下了,更不要说这些人送来的奇珍异宝了,至于钱银,抱歉,少于两的根本拿不出手。

    娱乐城的生意很好,这离不开秦天德的功劳。他不仅提出了几种新的赌博方式,更是对原本醉花楼的姑娘们进行了培训。

    没错,就是培训,仿照民国时期大上海的夜总会进行了改革。

    首先他把那首出名的《夜上海》的歌词改成了《夜钱塘》,并且教会了娱乐城中的青楼女子,再加上欲拒还迎的舞蹈,使得原本是为了巴结秦家亲戚的那些达官贵人顿时感觉耳目一新。

    其次他又教会了这些青楼女子一些房中之术,那啥还有那啥,不用说大家也应当明白的,深深的刺激了那些达官贵人们光鲜衣着下隐藏的骚动的内心。

    当然,娱乐城里的姑娘一个个价格不菲,仅仅是陪酒最少就是五十两白银,至于留宿,没有百两,姑娘们甩都不甩你!

    这个价格可谓是天价了,要知道百两白银足够一个普通人家什么也不干舒舒服服的过上好几年了。但能够来娱乐城的人都不缺钱,缺的就是新鲜感与刺激感,此举可谓是投其所好,没有两个月,钱塘娱乐城的盛名就传遍了南宋各地。

    所以钱塘娱乐城各种消费设施的价格虽然贵,但依旧是客似云来人满为患,经常会有几个纨绔衙内同时看中了一个姑娘而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这种时候,秦天德最早收编的钱塘县地痞军团就发挥出了重要的作用。。。哦,错了,这些人已经改变了身份,不再是钱塘县的地痞无赖,而变成了娱乐城的护院军团。

    当然也有一些权贵子弟不吃这一套,这时候就会有人在旁边提醒他们,娱乐城背后靠着的是钱塘秦家,而钱塘秦家的背后则是站着。。。

    总之小纠纷不断,但是大的打斗确是没有,更是没有人敢在娱乐城称雄逞强,就连在钱塘县也没有人敢自持身份强买强卖。

    钱塘县的百姓也因为娱乐城的开门迎客而受益菲浅,各种小买卖陡然间都冒出来了,此举也让钱塘县府衙的税收增长了一大截,弄得朱县令天天像过年一般,逢人就夸最早提议的秦天德,直说自己的闺女嫁了个好夫婿。

    除此之外,秦天德一手推动的秦家船队也下海出航了,由于是第一次,没有准确的航线,只是依靠秦天德所绘的海域图以及针碗水罗盘,所以花费的时间比较长。

    但是在临近年根的时候,终于成功返航,不说带出去的劣质茶叶丝绸卖出了几十倍的价格以及买进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珍宝,单说齐正方和杜疤拉真的碰到了秦天德所说的,有的海外小国居然直接用黄金跟他们进行互换,仅仅黄金就运回来半船。

    根据齐正方的传信,刨去所有的开支,这一趟至少净赚十八万两白银,这让泉州那些等着看秦家船队笑话的老板们大跌眼镜。

    秦天德知道这一趟虽然赚的不少,看似轻松,实际上那些船员们都冒着极大地风险,因为这毕竟是一次新航线的探索。所以他大笔一挥,呃,错了,是让齐妍锦代笔,所有参与出航的船员都得到十两到五十两不等的奖赏。

    秦非夫妇得知此事的时候,秦非夫妇正在品茶,秦非顿时愣在了当场,就连手被茶杯烫得通红也没有疼痛的感觉。

    秦李氏和他的反应完全相反。虽然也有片刻的惊诧,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又从账房抽调了一名先生,二话不说派到了泉州核帐,生怕齐正方以及杜疤拉等人会中饱私囊。

    日子过得舒服了,那么时间也就过得飞快,眼瞅着已经到了大年二十九,秦府上下正忙碌着布置府中喜灯彩绸。由于这一年秦天德给秦府赚了大笔的钱银,秦李氏破例加赏了府中的下人,所以这些下人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忙活着。

    齐妍锦正忙着和刚刚返回的兄长齐正方叙旧,兄妹俩也有大半年没有见面了,彼此甚是挂念。

    朱淑真则是拿出了秦府媳妇的本色,开始指挥起府中的下人装扮秦府,制作年货。

    而秦天德则是前往洪福酒楼,赶赴娱乐城其他四个股东的宴请。他们四个由于上了秦天德的船,也算是大赚了一笔,自当是拉好和秦天德关系,万一秦天德又有什么赚钱的点子,他们还能继续分一杯羹。

    醉花楼的老板吕媚娘带来了四个醉花楼最红的姑娘陪酒,在这些人轮番的劝酒下,酒量本就不大的秦天德终于醉了。

    第二日是大年三十,也就是农历十二月三十。

    半晌醒来之后的秦天德,带着秦二秦三又出了秦府,想要领略一下古代街市上过年的气氛。

    哪知道他刚走出府门,就看见一团黑糊糊的东西迎面而来。

    暗器?黑糊糊的暗器?他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瞅着那团黑糊糊的东西就要打中面门。

    到底秦三练过,反应较快,身形一闪将秦天德挡在身后,同时用手挡住了那团黑糊糊的暗器,顿时一股恶臭的气味扩散开来

    “少爷,是大粪,呕!”秦三一脸的难看,一边拼命的甩动着手掌,另一只手则扶着墙开始呕吐起来。

    “妈的,是谁干的!”秦天德想不到一大早刚出门就碰见这种事情,顿时火冒三丈,难道不知道老子是钱塘县最大的恶霸么?居然敢对老子干出这种事,是嫌命长了么?

    秦二早已四下张望完毕:“少爷,没看见什么人。少爷,要不今天就不要外出了?”

    秦天德也看到了,府门外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对于秦二的提议他很肯定的否决了:“为什么?难道本少爷就因为区区一个见不得人的毛贼坏了心情么?二子,跟上,本少爷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三儿,你回去换身衣服,洗干净,赶快跟来。”

    年前的街市果然热闹非常,但是秦天德一出现,街市上的气氛立刻就变了。

    还是老样子,街市上所有的门店能关门就关门,行人纷纷躲避,让出一条通畅的大道,唯一不同的是,这些人不在像以前那样低着头,而是将目光全都聚集到了秦天德的身上,目光中流露出憎恨、厌恶等各种负面情绪。

    秦天德有意放慢了脚步,一边留心着四周,一边扫视着每个人的神情。他发现这些人今天像是吃错药了一般,被自己盯住后居然不躲不闪,相反还回瞪了过来,仿佛是在看天大的仇人一般。

    出什么事情了?秦天德心中不禁产生了疑惑,从一出门开始他就发现今天不对劲了。

    在路过一家酒肆的时候,突然间二楼又丢下来一包东西,直砸他的头顶。好在他一直戒备着,所以能够及时躲过。等到那包东西落地后,他才看清是几个臭鸡蛋还有些烂菜叶菜帮子。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秦天德大吼一声,喊道:“二子,回去叫人,三儿,给本少爷看住酒肆门口,任何人胆敢出来,往死里打!”

    这一回秦天德是动了真火了,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他要是不杀一儆百以后在钱塘县恐怕就混不下去了!

    很快秦二就带着几十个手持棍棒的秦府家丁赶来了。秦天德让四个家丁封住门口,然后命令其他下人将酒肆里的所有人聚集到一楼,冷冷的问道:“说,刚刚是哪个王八蛋用臭鸡蛋丢本少爷的!”

    这个时辰酒肆里的人并不多,除了酒肆的掌柜伙计就只有三四个生打扮的年轻人以及两三个行脚商人,所以二十几个秦府家丁很容易就将这些人圈了起来。

    看到没人应声,秦天德一挥手:“给本少爷打!既然没人承认,那就是人人有份,一个都不要放过!”

    秦三早就憋着一肚子气,到秦天德的话,当即就要动手。这个时候一个白面生挺身而出朗然说道:“狗贼住手!刚才之事是我一人而为,与他人无关,你这个害死岳元帅的狗贼,放过其他人!”

    “你这个。。。等等,你说什么?害死岳元帅?”

    <em>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_),《大宋极品国师》随时随地轻松阅读!</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