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古人也玩sm捆绑?

作品:《大宋极品国师

    这个女子一头乌黑的秀发散乱在脸前,所以秦天德看不清她的样貌。但是全身被绳索捆绑的凸凹毕现格外诱人刺激,刺激的秦天德鼻血没出息的流了出来。

    女子双手在身后交叉反绑,右手腕贴在左手肘关节,左手腕贴在右手肘关节;捆住双手的绳子再从胸部的上围和下围各绕了两圈,用力勒住,胸部和两个腋下又加了绳结,把胸部上下两条绳子扣住,使得女子的胸部格外高耸,至高点上的两粒东西也完全凸现出来。

    我靠,以前都是在小电影上看到过这种玩捆绑的画面,如今竟然看到了现实版,难道说南宋的时候就有人喜好上了这种东西?

    秦天德不敢转身,先是不漏痕迹的擦掉了鼻子下的两道血迹,然后强行平复了自己有些慌乱的内心,用尽可能镇定的声音问道:“二子,这是谁捆的?”

    “回少爷的话,是秦三。他以前在府中就做些粗重的活计,平常府中杀猪宰羊时也都是他来负责将那些牲口捆住。”

    “你先出去吧。”

    秦天德将秦二赶出柴房,然后快速的跑到女子身边将她扶起,用尽力气才将绳索解开,然后抱着女子轻声呼喊道:“姑娘,姑娘。”

    女子没有任何反应,如果不是秦天德感受得到女子身上的温度以及随着呼吸而产生的微微起伏,他都怀疑这个女子已经死了。

    他想到小时候村里人常用的手法,将散落在女子面前的秀发拨开,准备掐住女子的人中,这时候他第一次看清了这个女子的面貌。

    此女面如新月清晖,一张秀脸清丽绝伦,只是极为苍白,两片薄薄的嘴唇,不但显得干裂,也是血色极淡。让人看了只觉得此女楚楚可怜,娇柔婉转,弄的秦天德忽然有了一种心疼的感觉。

    掐人中的办法无济于事,秦天德又试探了女子的鼻息,发觉已经是气息虚弱,若有若无,连忙朝着门外大声喊道:“秦二进来!立刻派人去把钱塘县所有的大夫都给本少爷请来!”

    很快全钱塘县的大夫都被秦二秦三给“请”到了秦府,此刻秦天德已经将女子抱到了自己的卧房,并且弄清楚了女子为什么会变得如此。

    在他被女子用银质烛台打昏之后,管家秦洪就让秦三将其困住扔在了柴房,几天来没有给过一口吃喝。

    女子的身体本来就比较虚弱,再加上三四天来水米未进,自然已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看着一众被秦二秦三“请”到府中的大夫,秦天德冷冷的说道:“救活这个女子,重重有赏,否则你们全都要给她陪葬!”

    这些大夫都是钱塘县本地人,自然了解秦天德的脾气,立刻诊脉开方,抓药煎熬,忙活起来。

    当秦天德从大夫口中得知此女子已经没有生命之忧,只是身子极为虚弱,需要好生静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于是又吩咐秦二道:“二子,你去告诉翠儿,让她这几天好生伺候房内的女子,如果伺候不周,就把她卖到醉花楼!”

    第二天一早,秦天德在蝶儿的扭捏伺候下穿好了衣裳,顾不得去前厅吃早饭,大步的朝着东边的厢房走去。昨天的那个女子已经从他的卧房给移到了东边的客房之中。

    刚走到厢房门口,就见翠儿抱怨的声音:“你倒是吃点东西啊,这些粥都是少爷府中的厨子辛苦熬出来的,你要是不吃少爷怪罪下来,我们都得受到责罚。”

    “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少爷纳你为妾,可你却在洞房之夜打伤了少爷,而少爷醒后居然不怪罪你,还不让老夫人惩戒你,更是请来全县大夫给你瞧病,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是换成我,早就。。。”

    秦天德记得大夫昨天说过,这个女子需要静养,翠儿这样喋喋不休是会影响到女子的恢复的。

    他喊了一声“翠儿”,迈步走了进去。

    “少爷。”翠儿脸色一红,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

    “把粥放下,你先出去吧,在门外候着。”秦天德淡淡的吩咐道。

    “是,少爷。”

    看着翠儿从外面将房门带上,秦天德将目光转向了床榻上的女子。这个女子脸色比昨天好了许多,虽然还是那么苍白,但苍白中有了几分血色。

    “姑娘,府中丫鬟不懂规矩,还请姑娘见谅。”秦天德客气的说道。

    女子在看到秦天德进入后就坐了起来,缩在床头,用被子将自己遮盖的严严实实。

    看到女子不理睬自己,秦天德猜得出是什么原因,于是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话,那等你的身体调养好后,就自行离去吧,本少爷也不难为你。”

    说完话秦天德就朝房门走去。

    就在他正准备拉开房门的时候,床榻上的女子开口了:“等一下,你刚刚说你肯放了我?你不怪我把你打伤?”

    秦天德转过身,露出了一个微笑:“没错,之前本少爷把你强抢进府的确是不对,所以你打伤我的事情也就算扯平了,等你身子调养好后,你就离去吧。”

    “那我哥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你哥?”秦天德这才想起秦洪说过,当日齐家兄妹是一同被抓到了府内,于是吩咐外面的候着的翠儿去将秦二唤了过来。

    秦二来了之后到秦天德的询问,回答道:“回少爷,少夫人的兄长没有大碍,昨日已经让大夫瞧过了,还开了几服药。”

    原来秦二看到昨日秦天德的态度后,留了个心眼,在那些大夫给女子看过病之后,又被他带到了府中的马圈,给关押在那里的齐姓男子瞧病。

    秦天德满意的看着秦二,点了点头:“二子,你做的不错,去把她的兄长请来,然后就去账房领五两银子,算是本少爷对你的奖赏。”

    秦二道了声“谢少爷赏赐”,退下了。

    在等待秦二将人带来的时间里,秦天德再次问道:“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你家兄长又如何称呼?”

    “你不是都知道了么?还问什么问?你为什么要放我走?到底有什么阴谋?”

    秦天德苦笑了一下,知道古代版的秦天德造孽太深,一时半会改变不了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于是说道:“现在我说什么姑娘也都不会相信了,这样吧,等会你兄长来了,如果你们愿意,现在就可以一起离去,我在给你们一些银两作为盘缠。”

    “我不走。。。”女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秦天德没有清楚,追问道:“姑娘刚才说什么?”

    女子却再也不吭声了,只是将头埋下。

    不多时秦二秦三带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来到了厢房内,这个年轻人身材颀长,体貌端庄,肤色较黑,一身蓝色长衫却破烂不堪还带着血渍,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

    “少爷,人给您带来了。”

    这个年轻人一进入房中,看到床榻上的女子,忽然脸色大变,一下子跑了过去,哭喊道:“妹妹,是哥哥没用,让你受苦了!”

    “哥,你的伤怎么样了?”女子也是潸然泪下,仔细的打量着自己兄长身上的伤势。

    “我没事。”年轻人应了一句,转而扑向坐在桌案旁边的秦天德,同时抡起右拳,朝着秦天德狠狠的打了过去。

    可惜秦三就在秦天德身后,没等年轻人靠近秦天德,秦三已经窜了过去,一脚踏在了年轻人的胸口,将年轻人踹到了床边:“少爷好心给你们兄妹瞧病,你居然还敢对少爷不敬,真是不知死活。少爷,要不然就让小的把这厮活活打死算了。”

    如果是以前,秦三肯定不会问,直接就继续殴打那个年轻人,可是昨晚他的父亲秦洪以及兄长秦二教导了他一个晚上,让他以后跟在秦天德身边的时候,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先请示。

    “不要啊,秦少爷我求求您,求您放过我哥哥吧,您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床上的女子到秦三的说法也慌了神,慌忙从床上跳下,跪在地上恳求秦天德。

    “妹子,不要求他!”年轻人心疼自己的妹妹,想要将其搀扶起来。

    “三儿,算了。”秦天德叫回了秦三,自己也觉得有些难受。他很不适应古代人动不动的就要跪拜,尤其是别人给他下跪,“我说你们先起来,我不是说过么,如果你们愿意,现在就可以离开秦府,而且我还可以送给你们一些盘缠。”

    他以为自己说了这些后,齐家兄妹的怒气能够平息一些,而且也会立刻选择离去,可哪想到年轻人的火气更盛了。

    他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想要再次冲向秦天德,可是看到秦天德身后的秦三正虎视眈眈的瞅着他,只好指着秦天德怒骂道:“你这个混蛋,你玷污了我妹子的身子,如今却要假模假样的装好人放我们离去,那我妹妹以后还怎么做人!”

    “稍安勿躁,我没有碰过你妹子的身子,不信你可以问她。”

    年轻人依言看向自己的妹妹,女子点了点头,承认了秦天德所言非虚,说道:“哥,他的确没有碰过我,可是他已经当着很多人的面宣布将我纳为妾室,还行了仪式。。。”

    “什么?你这个混蛋,我妹子都成了你的人,你居然还敢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来!”年轻人再次暴跳起来。

    秦天德忘记了古人最注重名分这一说,有些无奈的说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em>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_),《大宋极品国师》随时随地轻松阅读!</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