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总是藏着哀凄,就像在爱德消失的那天,原本的罗伊,也渐渐消失。

    「没关系,我晚点回去…」

    虽然担忧,但霍克爱明了自己无法做到什么,在行起军礼后,便转身离去。

    罗伊坐在椅上,手上那着那盛满酒液的杯子,在半空中轻轻的摇晃着,那冰块发出的碰撞声,让这夜的宁静,更加的增添响亮。

    在休斯去世后,自己之后很少去酒吧饮酒,在爱德离开后,自己夜里总是独自喝着酒,试图让自己不感到烦,但酒精,真的是否能麻痹自己全身?

    循着开启的声音望去,瞬间,罗伊认为自己还在作梦,一个每晚都会梦见的梦,一个令自己可以为他而疯的人,金色身影的站在门边,流着泪水望着自己。

    「爱德…?」是爱德吗?还是他一时眼花,将阿尔错看成爱德,但是,下午阿尔明明就被哈博克拖走了…

    揉揉眼,看着他与记忆中截然不同,装扮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灰色服装,原本到肩膀处的发丝,已经长至腰处,不同以前的稚气,散发着成熟的味道。

    原本自己一靠近,就会化作蝶儿,再度的消失自己眼前,这次的梦好奇怪,不再是之前般的,爱德缓缓的接近自己的所在处,以那颤抖的手将自己的掌心紧握着,那是那么温暖,就像存于现实中。

    看着爱德擦拭着自己的泪水,并对自己微笑着。

    「我回来了,罗伊。」

    「或许这是梦…」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人,一个自己想着、念着,从未忘记的过的人,罗伊顿时摇头傻笑着,是自己喝了酒,一时之间所产生的幻觉罢了!

    罗伊如此的想着,愣住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爱德的一举一动,那彷佛真实般的,抱着自己有体温的触感,让自己认为,存于现实中。

    「……罗伊…罗伊…」爱德不段唤着他的名,就像是想补偿这些日子以来,所失去最后拥有的一切。「抱紧我…」

    「爱德…,这是我在作梦吗?」罗伊顿时红了眼框,回抱着爱德,但或许光是拥抱,还无法感受到更深,唇舌的靠近、交缠,传递着在这些日子以来,所传达的强烈思念。

    「这不是梦,我回来了…」拉起罗伊的大手,贴紧着自己的脸颊,传达着所有的思念。

    他的存在,不管是拥抱、接吻,活生生的感官,感受是如此的椎心入骨,让罗伊在怀疑,这梦的真实性。

    若是梦,可不可以不要让自己醒来,就让自己迷失于这个梦境吧,我将紧紧的抱着你,将你锁在我的身旁。

    「等…你未免太…」接下来的动作,让爱德红了小脸,看着罗伊轻轻解开着自己,衣间的束缚,但由于没见过此类的衣服,彷佛乱上加乱。

    看此情景,爱德只是笑着响应,并瞬间离开了罗伊的大手范围,并不是离开,只是站在罗伊触及不到的面前。「…你、你不是希望我一直主动吗?」

    爱德咬着下唇羞红着脸,缓缓解开罗伊从未见过服装,展现姣好的身段,并缓缓拉下那稍微退色的蓝色束发圈,随着夜风的飘动,舞动在半空中,让罗伊看傻了眼。

    这样的情景,是自己见过最美的。

    爱德跪在地上,大胆的解开,罗伊裤间的裤链,迟疑的含上罗伊渐渐有反应的男性硕大,以那有待加强的技巧,缓缓的舔弄着。

    果然是梦阿,现实中的爱德,根本不可能这样做的…,虽然技巧青涩,但光凭动作,足任何人为他倾倒。

    感受到零界点,迟钝的爱德仍毫无离开之意,最后,在罗伊的闷哼下,在爱德小巧的嘴中,吐出一切的欲望。

    「唔!」爱德一惊,因反应太慢,不小心全部吞下,让爱德靠着罗伊的大腿,难受着咳着。

    大手一揽,将虚弱的爱德从地上扶起,并跨于自己的硕大欲望间,从头倒尾,如此主动、大胆的爱德,让自己几乎快要崩溃,那再度挺立硕大,恶意的轻碰着私密处,就是迟迟不进入。

    「呜…」欲火的焚热袭上全身,被汗水沾湿的眼眸,正恳求男人的给予。

    「爱德,你自己来…」虽然欲望极需解放,但罗伊的话语中藏着一丝戏谑,含咬着爱德的耳,给予着极大刺激。

    「呃,唔…」爱德的手撑着椅子的把心,身子在思考的迟疑中,渐渐的扬起抬高,最后,又缓缓的下移,缓缓吞吐着男人的硕大,对于这样的举动,让爱德羞耻的闭上眼。

    「啊!」在爱德那动作下,当一接触时,就让罗伊的一切想法,抛诸脑后,双手扶住他的腰际,并用力一顶,将那硕大送进爱德的秘穴之中,并开始有着规律动作。

    「…阿阿…嗯!」一时间,久未尝遍欢爱的爱德,在罗伊进入后,痛楚明显的大过欢愉,只能紧捉的他的背膀,就像是发泄般,留下斑斑暧昧捉痕。

    在这宁静的室内,只有那肉体相触间的淫靡声响,以及两种那不同个体,所发出的喘息呻吟。

    罗伊在解放过后,顿时身心都放松下来,抱紧着喘息不断的爱德,向身后椅背躺去。

    「这个梦好奇怪…,竟然会如此真实。」待语气平缓后,罗伊以惊讶的神情,望着跨坐在自己身上,靠着胸膛的爱德,两人的衣衫仍旧衣衫不整,而那私密处,硕大仍旧眷恋的不想离开。

    但下秒,爱德脸色一绷,随后,就像赌气般的,用力捏扯的罗伊的脸,瞬间的痛感,让罗伊傻望着,像是愤怒般的爱德。

    咦,等会,刚刚被爱德所捏的地方会痛,那就表示不是梦,那眼前的他…,罗伊只能看着,爱德气愤着槌打自己的胸膛,带有愤怒的悲泣话语,正环绕自己的四周。

    「谁说这是梦了!」

    ××

    公元1921年 德国-慕尼黑

    『你确定一定要去?』

    自己的父亲,霍姆海恩疑惑着向自己问着,虽然这时代,并没有所谓的炼金术,一切都是靠依靠机械,可以说是机械的时代,但爱德所说的,几乎是有点离谱过头。

    『没错,就算这理论有多可笑,我还是要去…』爱德将衣物至衣柜拿出折迭好后,并与书本放置行李箱内,捉紧着手中的资料,正准备去拜访专门研究火箭的人,听说还名学生。

    或许,这是自己的妄想,搭自己从未见过的“火箭”,到达所谓的宇宙,或许可以接近自己所属的世界。

    但这是他目前可以回去的方法。

    来到了不属于你的世界,每当看着街上的人群,观察着是否有他的存在,以为发现到他的身影,但伸手去触摸时,总是一场莫须有幻影,没有你的味道空气,是多么令人难以生存。

    就算在这里,失去了原本的一切,所见的是不同的地方,没有朋友、没有那诉说心事的人,但自己还有着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