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自己,说出答案时,自己顿时却下意识的推开他,因为自己的心慌了、乱了。

    结果,自己就跑出来了…为何总是在紧要关头,变的懦弱无力,就开始向后退缩,…自己明明不是明了对他的感情,不是吗?

    就害怕得到他给予爱情后,彷佛就开始害怕,何时会失去这种依赖?

    仰望蓝天,正在思考要去哪里比较好时,一旁的巷子里,像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

    「真是太可爱了~」

    原本,阿尔在早上跟罗伊谈完话后,在回旅馆的途中,却被小巷里传来的小猫叫声给吸引着,就连时间从早上到了下午,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阿尔仍毫无自觉。

    看着纸箱中几只小猫,幸福感在四周飘逸着,这几天因为哥哥的生病,以及搬去大佐家住后,自己已经把暂住的旅馆跟腹腔盔甲内,满满都是可爱的小猫了。

    此时,阿尔周遭的气氛,正环绕、上演着少年与小猫的温馨小小剧场。

    但,他正不知道危机正渐渐接近…

    「阿尔冯斯.艾力克!你好大的胆子…」

    如鬼魅般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传来,瞬间冰冷的气息,连盔甲内的小猫,都顿时安静的瑟缩到一旁。

    就连纸箱里的小猫,瞬间跳离了纸箱,跑到有障碍物的后头,可见,爱德的怨恨之力,不只人连小猫都害怕。

    「竟然为了猫,就把亲哥哥给卖了。」

    「阿…哥、哥哥…」阿尔心惊胆颤的回过头,瞬间,他有某种活不久感觉了…

    ××

    「对不起啦,哥哥…」

    两人正坐在石阶上,阿尔看着一脸怒意的哥哥,正乞求他的原谅,而爱德正摆着脸,身子后躺靠在墙壁,似乎没有软化的迹象。

    「亏你还是我弟弟,竟然就这样帮着大佐!」甩过头,虽然这几天,跟罗伊同居的相处,让自己觉得愉快,但一想到阿尔联合那该死的色鬼,将自己卖了出去,让自己的心情颇不是滋味。

    「对不起,因为,大佐的眼神…让我无法说出拒绝阿…」小猫在脚边,拍打盔甲的声音,如同撒娇般,让阿尔抱起,并放置膝间。「很像他看我的时候,那双温柔的眼神…」

    「眼神?他?」听完阿尔的话语后,爱德简直一头雾水,根本不懂他话中的意义,只能以眼神,正等着阿尔的解答。

    「哥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阿尔的话语与平日不同的,在说完话后,就马上低下头,就像是害羞般,抚着膝间那小猫如丝布的柔顺毛发。「是哈博克少尉…」

    这段情感,就连自己从未想过的,就算是骗人的,但他从不后悔,跟哈博克相遇。

    「…咦,是吗?」在阿尔的诉说下,爱德没有太大的震惊,自己像是早已意识到,他们两人的关系,也难怪,阿尔总是会在一旁,兴奋的说着有关哈博克的事情。

    在心中给予最大的幸福。但,哈博克若是敢抛弃阿尔的话,自己也绝不会袖手旁观。

    「温柔眼神吗?」这些日子,自己在罗伊的怀中,总是喜欢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如媚惑自己般,让人移不开,接受他的一切。

    所谓的感情,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开始悄悄萌芽,并让人陷入泥沼,就算如何摆脱,却是浪费气力。

    「另外,我所认识的哥哥,是什么事情,都勇往直前的人呢!」语毕,两人对视一同微笑着,结果,阿尔虽比自己小一岁,心智却是比自己来要成熟、放的开。

    「我知道,该怎样跟他说了。」良久,才逐渐站起身来,眼神不再是之前的犹豫不决,现在,如同当初要去中央成为国家炼金术师的坚定眼神。

    答案,不就是永远一个吗?

    「今天大佐为什么…那么奇怪?」

    哈博克众人正站至门边,观察着罗伊的怪异行径,明明早上还有精神的,下午开完会后,却如同机械般,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嘴巴跟眼神都瞪着大大的,彷佛经历重大打击。

    「不知道…」霍克爱中尉像是不想去理他,只是在一旁靠着墙壁,冷漠的脸,彷佛不关自己的,不过,看来爱德华的逃避,让罗伊非常的失意呢!

    「该不会失恋了!?」哈博克讪笑说着,似乎有幸灾乐祸的感觉,但故着说自己的话,却没发现法尔曼等人,一脸惊恐在一旁比着自己的身后,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

    「什么?」当哈博克发现他们的异状,缓缓转身时,瞬间,他明白了祸从口出的用意,因为…大佐早已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后,并狠瞪的自己!

    瞬间,他有活不久的感觉…

    「真是的,竟然在我烦的时候,说这种话!」在解决哈博克后,罗伊拍拍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司令部,而哈博克下场如何,他也不想去管了!

    以烦躁的心情,正当踏出司令部门口之际,在石狮雕像的躲避自己的身影,让罗伊停下脚步,虽然此人极力躲藏,但暴露在外红色披风,证实了罗伊的答案。

    「爱德…?」缓缓走至石狮旁,果然一颗小豆子正缩卷在角落,正尴尬的看着自己。

    「先说喔…我可不是来等你的…只是想站在这边发呆而已!」眼看被发现,爱德站起身来,脸着红说着。

    「骗人,你的脸都红了…」 看此情形,让罗伊之前的烦躁,早已一扫而空。

    「那有!这是…因为夕阳的缘故!」爱德因心虚大声抗议着,笨拙的动作,让罗伊笑意加深。

    「走吧,回家吧…」

    拉起爱德的小手,爱德则是脸着红,早已没了之前的抗议,任凭男人牵着自己的手,随着移动,回属于两人的小小世界…

    ××

    现在,自己早已羞到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自己目前身处于浴室之内,全身只用着浴巾包裸着,以防春光外泄,但到这里这不是重点…!

    「爱德,你喜欢用哪一牌的洗发乳?」

    罗伊的声音传来…,不在浴室外,…正离不到自己的耳旁三公分处,跟自己一样全裸的…,只用一条浴巾遮挡着下身阿!

    虽然,自己不是第一次看见,但仍然掩饰不了那狂乱的悸动心跳。

    一切都来的莫名奇妙,在回到家后,自己只不过跟罗伊诉说,他想洗澡而已,结果下秒,却被莫名奇妙的拖到浴室,而罗伊也进来了…

    「怎了?」

    罗伊靠近自己问着,那传来着烧热感,让爱德挺不自在,正想往旁边远离他几步时,罗伊却快速的环上自己的腰际,并快速压制在墙边。

    「阿!罗伊…?」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