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的状态下,可以说是越缠越乱,反而更加解不开,当求助于罗伊时,而他却只是看着出了神,根本没理会。

    「算了…不管了!」最后,爱德心一横,将原本绑着麻花辫的最底端束发给解开,顿时金色发丝飘扬,枕至自己的颈间以及脸颊旁。

    「我、我先走了!」

    爱德看着前一秒出发的列车,立刻追了上去,最后在最后一截车厢,狼狈的跳上窗户,随着火车气笛的渐远的声音而离去。

    罗伊渐渐回过神,看着自己手腕上钮扣系上处,正缠着爱德的束发圈,以及刚刚或许爱德挣扎时,所遗留的金色发丝。

    毫不费力的解开,罗伊看着手中的束发圈,紧握着并亲吻在手,并望着早已远去的他。

    「哥哥,你没事吧!?」阿尔正担忧着爱德,刚刚那惊险跳上窗户后,就一直坐在位子上,而最奇怪的事情是…他的脸色好红、好红…

    「…没什么。」

    爱德将双手埋入脸中,感受着那脸中滚烫的高温,以及不规律的强烈心跳,这一切一切都是那男人,碰触自己后,所得到的感觉。

    「或许,我只是生病了…」

    >  少年生病了,病因名为“爱情”,但少年仍未发觉。

    ××

    回来,是一个月后的事情,当然又免不了,再一次的争吵。

    气愤的爱德在玩完,所谓的你死我活的生存追逐战后,就准备气冲冲的踢门离去,也是想掩饰心中对男人的怪异感觉。

    「钢,你还记得那束发圈吗?」再度被中尉念过之后,罗伊正坐在椅子上,乖乖的批阅公文,笑着看着爱德那发间,在度所绑上的红色束发圈。

    或许,那是旅行之中,中途所买的吧?

    红色,犹如腥红不堪的罪孽,真的不适合在阳光生存的他;相对的,蓝色…

    「我忘了!」爱德早已忘记此事情,在不懂罗伊的话语后,怒吼伴随着踹门离去,只能看着门板左摆右摇,而人已走远。

    「大佐那是?」

    霍克爱中尉从刚刚,就一直在一旁待命、监督着,在看着爱德华甩门而去后,接下来,却看着罗伊从怀中取出,自己从未看过的束发圈,平静的脸就像在思考什么。

    然后再将原本放置女孩子们情书,从左下角抽屉拿出后,全部丢到一旁。

    霍克爱看着罗伊脸上充满温柔带丝无奈,最后,将束发圈放置于,不知哪来的,小小的却可以容纳束发圈的蓝色盒子里,并放置于抽屉内…

    「没什么,我只不过在想,这或许…我跟“他”的情物罢了…」视线看着窗外,那在自己面前正洋溢着,那如摇阳光般的笑容,罗伊缓缓闭上双眼。

    >  总有一天,或许你想起这件小小的插曲,而那时的你,会以怎样的心情,来看待这件事情呢?

    如碎片般的回忆,逐渐随着拼凑而完整。

    爱德的身躯顿时靠在桌脚旁,一旁那打开蓝色盒子,而里头的束发圈,正稳稳躺在自己的手心上,或许在旁人眼中,根本不算什么,而在自己的眼中,却是如此的重要。

    这是当初自己刻意遗忘的,拿时候的自己,因为不懂这一切的事情,总是笑着面对,退是逃避的离去。

    这是罗伊当初为自己挑选的,亲自为自己绑上发髻,为自己展现从未见过的温柔,也是…自己的心境,有了极大的转变。

    他…喜欢罗伊,或许这早已不是现在所发生的,或许是在他为自己挑选时,或许是在发生斯卡事件,又或许是第一次见面之时。

    结果,到现在自己才彻底的了解。

    「笨蛋…罗伊大笨蛋!」不断的从口中吐出,言语一直重复着,不知为何流下的泪水,正沾满自己的视线,以及那靛蓝色的束发圈。

    但从未不懂,这泪水所留下的意义。

    ××

    当罗伊回来后,已经是一个小时的事情了。

    「咦?爱德,还真早来。」当罗伊推门进入后,却看见爱德早已坐在沙发椅上等候,而眼睛的红肿,以及未干泪痕,似乎刚刚哭过…?

    「…怎了?」走至爱德身旁,缓缓触摸着,爱德那未干的泪痕,心怜的情感在脸上蔓延。

    「没有…」爱德只是低下头,任凭罗伊在脸颊的手,由接触所传递的温度,让自己眷恋的从未移开。「找我…有什么事情?」

    罗伊没有回答,手移开爱德的脸,并从黑色大衣之中,缓缓掏出由褐色的牛皮纸袋。

    「这是…」在爱德眼中,毋庸自疑的,就是一直是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贤者之石”的情报。

    「稍早…我已经跟阿尔讨论过了,明天你们搭下午三点的火车出发。」

    「咦…是吗…」惊愕的抬头,他是何时跟阿尔讨论,阿尔…知道他和罗伊的关系吗?

    而且明天…似乎太快了点,和往常不同,自己根本拿到情报的喜悦,只是将它放置一旁,而是对于再度离开,充满失意。

    就这样的离开,好像少了些什么,让自己好想停留在他身边,并紧捉着他走,一起共同欢笑着。

    突然间,自己竟然有这种想法,让爱德刻意的,想以拨发丝遮掩着自己的脸。

    「其实,有种想把你绑起来,不让你走的冲动呢!」罗伊坐至爱德身旁,双手放至脑后,语气虽有着玩笑的意味,但有着少许认真,以及不易察觉的苦涩。

    拿到情报后的这些日子,想束缚你,却又想让你自由的心,不断的在心中争论着;最后,在几经思考下,自己终于明白了,爱上一个人,就因该让他自由翱翔。

    「我想听你再说一次,那当初的答案。」罗伊笑着说道,而身子像似故意接近般,让爱德瞬间就感受到他的气息。

    「当…当初的答案?」感受到罗伊的毛手,攀上自己的肩膀,并把自己紧

    抱在怀,而自己却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感动。

    看似情景,罗伊彷佛更加的得寸进尺,板起爱德的脸庞,让他正视着自己,彷佛不容需退缩。

    「没错。」

    这次,自己要的不再是那不完整的答案,“是”与“不是”这次只有一个答案。

    ──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

    爱德只能愣在原地,罗伊传达的温热,让自己记忆逐渐空白,只能接受着吻上的唇,迷失了神智。

    「我、我…」

    最后,自己仍旧逃避了。

    爱德正走至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那刺目的红色披风,在人群之中,是那么的显眼,缓缓伸进口袋里,将蓝色的束发圈掏出。

    这是自己在抽屉发现后,却没有摆放回去的。

    罗伊的吻是那么的温柔,似乎自己已尝到了一股深情,正步步的引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