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这是…汤?」不理会爱德的苦脸,径自打开了铁锅的盖顶,里头盛满了“白浊色的水”,照这情形,应该说是“汤”比较合适,却也在疑问,这就是用什么食材而做成的!?

    很少有这样的食材,能做出像这样的…奇怪。

    「不是…」在听着罗伊所说的话后,让爱德开始想找洞钻入,彻底的逃避这一切,就当作一切都发生过,因为…;「这是白粥…」

    「咦,粥?」罗伊讶异,手上的盖顶,无意识的掉落至地,发出刺耳的声响。

    所谓的白粥,比平常吃的白饭,还稍软一点,虽平淡无味、却入口即化,是个居家必备的营养早餐,而这粥,却是名符其实的“汤”,找不出半点原本形体。

    「………」

    「这是…饼干?」为了避免这僵硬的气氛,罗伊转移注意力,转看着爱德所料理的另一盘,由外观来看,颜色近似灰褐色,有着许少焦黑,看起来就像是散型般的饼干。

    「…荷包蛋。」爱德发出如纹般细小的声音,身影正逐渐黯淡。

    「呃,是吗…?」或许是煮太久的缘故,这“荷包蛋”瞬间提升为“饼干”,到此,罗伊自己越来越佩服,爱德的厨艺,直是太“厉害”了…

    「你、你还是别吃好了!」爱德正准备快速的将桌上的东西撤走,以免在这继续丢脸,但罗伊却比自己更快,阻挡了爱德的动作。

    「谁说我不吃的?」

    接着,在爱德的眼前,罗伊大刺刺的拿起小汤匙,就怕自己会跟抢一样,快速的将汤…不,是白粥,快速的一饮吞咽,最后在转移阵地,开始吃起那有如饼干的荷包蛋。

    「没事吧…」虽然,罗伊的每一动作,让自己感动万分,却也再害怕,罗伊的身体会不会有事。

    「你在担心我吗?」罗伊低下头,发丝的遮掩,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怎么可…」想抬头反驳着罗伊的话,却意外的对上罗伊那深邃的黑眸,心中瞬间彷佛剧烈的晃动,一股烧热感,袭卷全身。

    这男人跟刚刚的反应,完全不一样。

    「对了,你不觉得,我们这样的生活,就像有如新婚夫妻平日相处吗?」罗伊笑着低下头,吻上了爱德的唇瓣,并没有停留太久,「那我去上班了,老.婆。」再度抛下劲爆的话语,在爱德尚未回神前,毫不负责的快速关门离去。

    据说,在几分钟后,屋子内彷佛听见了,爱德那发狂般的怒吼,以及踹门声…

    「什、什么新婚夫妻阿!」

    在怒骂以及疯狂的踹门后,爱德才渐渐的停止动作,气氛停滞几秒后,才悄悄的打开大门,看着在外头空无一人的情况下,确定罗伊早已出门,爱德才放心下来。

    关上门,收拾着桌上净空的碗盘,刚刚的那不象样的料理,早已被罗伊一人毫不犹豫的食完,不知道…他的身体要不要紧?

    一股担忧以及欣慰,涌上自己的心,抚着心跳处,仍旧不停歇的快速心跳,是刚刚罗伊吻上自己后,所带来的后遗症。

    不行、不行,现在,应该让自己冷静下来才对。

    因为,接下来…还有道难题正等着自己!

    拿起桌上的碗盘,缓缓走到厨房,也就是自己在准备早餐之时,死命在外阻挡着罗伊,不让他进来的地方…,如果这叫厨房的话。

    看着原本是白色墙壁上,在自己煮荷包蛋的时候,因为失败太多次(最后也是失败),加上不知该放入什么类型的调味料,在无计可施的状况下,只好拿着柜子全部的调味类全部拿出,却因为心急的跌倒后,导致不小心全部洒在墙上,而白色墙壁成为了那五颜六色般的彩绘墙…

    而上头还有着怪异的荷包蛋“尸体”,那时,因为自己不懂的如何翻蛋,在紧张过度的状态下,用力翻铲子而“黏”上去的…

    还有,原本在着白稀饭的炉火旁,周遭是乱上加乱……,谁能告诉自己,在罗伊下班回来前,这些…该如何整理!?

    ××

    「没想到今天大佐会迟到阿!」司令部的众人,都抱着不可思议的神情,通常有中尉存在于司令部的一天,大家都不敢迟到的,更何况是身为司令部的最高统领者!

    但最奇怪的事情,原本众人以为,大佐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被中尉修理,但当众人偷偷摸摸的到办公室探查时,中尉对大佐迟到的事情,竟然毫无反应!?

    「这是今天必须缴交的公文。」办公室内,霍克爱中尉的声音,无论在何时,仍旧是简洁有力,这样无形的压迫感,让人真的无法拒绝。

    「恩,好…」罗伊战战兢兢的接过中尉手中的公文,就怕霍克爱会在这之后,补自己一枪,当作迟到一个小时的逞罚。

    接下来,却是异常的平静,没有手枪的上膛声以及斥责。

    「你不生气吗…?」虽然中尉不生气,对自己而言,是件好事情,或许已经是被修理习惯(?)了,对她的反常,感到十分怪异。

    「因为,我知道你迟到的原因。」

    「咦!?」手中的批阅动作,在霍克爱的话中,渐渐停止,罗伊回望着站在一旁的霍克爱。

    「你和爱德的关系,我会不清楚?」霍克爱彷佛对罗伊的讶异,感到不以为意,露出不常见到的微笑,虽然自己从未表态什么,但是自己这些日子的观察,渐渐的对这些事情,是特别的明了。

    这些日子以来,无精打采的罗伊,总是在爱德华出现的时候,特别的有精神,自己也看见罗伊除了军人以外的一面。

    在办公室的那天,从里头隐约传出来的声音,以及接下来爱德狼狈的逃离,来有那用尽手段的翘班事件,在加上前天,大总统离开后,心急的罗伊所离去的方向,让自己更加的确定此事情。

    「是吗…」将手上的钢笔,放置一旁,若中尉发现自己还没话说,但却是迟钝的阿尔最先发现时,那自己对爱德的情感,司令部的众人,也都差不多知晓了…

    「无论发生何事,我都衷心的祝福你们,另外,大佐也要多加油才行。」

    「谢谢你…」罗伊听到这,并没有太多的言语表态,毕竟他和爱德的关系,以行动来说,胜过于感情,就连最基本的告白,也没得到最明确的答案。

    「对了,你可以去请阿尔凭斯到司令部吗?」掏出大衣里的纸袋,罗伊那原本犹豫不决的心,豁然的有了答案,逐渐再心中一一浮现。

    霍克爱没有任何言语,只是行的军礼,快速的转身离去。

    而在霍克爱离开不久后,罗伊从口袋中拿出一把银制的钥匙,以它打开了办公桌左下的最后一格抽屉,望着一个小小蓝色盒子,不知不觉出了神…

    同天,下午一点半

    「大佐,在不快点,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