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罗伊的声音,让爱德回过神来,也让他正想找机会,对罗伊大声的抱怨时,就当视线移到罗伊身上时,想说的话语,全部吞回口中,嘴巴张的大开──

    这、这简直离谱过火了!!

    就像是要伪装浪漫气氛,四周点满了微小火光的蜡烛,而始作俑者-罗伊手中拿着高脚杯,品尝着红酒,在看见爱德时,优雅般的放置一旁,身穿着浴袍,露出那精壮的胸膛,并刻意的假装帅气,将发丝拨往一旁,对着爱德无比的灿笑,并拍拍一旁的大床……

    「…我宁可睡客厅。」爱德简直无言到了极点,并拿起一旁的枕头以及薄被,向客厅走去,根本不理会在自己身后喊着自己的人。

    根本睡不着…

    爱德独自一人躺在可以容纳自己的小沙发上,不断的翻来覆去,最后视线看着那紧掩的门扉,但唯一透漏的,只有从那门缝微小光线。

    他睡了吗?

    或许吧,或许也不然,但是今夜,却是让自己比往常的日子,更加的难眠,这次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也是自从那天起──…

    何时思考的全是你的存在?

    何时视线渐渐的移不开你?

    何时你对我下那难解了咒?

    陷入了沉思,紧咬着粉色唇瓣,缓缓闭上双眼…竟然在幻想着,由如同昨日,安心的靠着他肩膀,沉稳的睡去,突然…有种想依赖你的感觉…

    理不断的缠,由谁来解?

    ××

    当爱德陷入梦乡不久后,原本紧掩的房扉,缓缓无声的开启…

    「爱德…」罗伊才小心翼翼走至沙发旁,就怕会惊扰到睡眠的他,语气充满柔和,如同沐浴春风般的暖,等待一段时间后确定爱德早已入眠。

    「混蛋…罗伊…」

    爱德突然其来的话语,让罗伊一惊,以为爱德醒来,定眼一看,却下秒放松暸警戒,原来只是梦话…

    梦到自己了吗?

    看着爱德梦语不断,让罗伊非常的好奇,究竟爱德梦到了如何的梦境,直喊着自己的名…也尝到了一丝欣慰。

    至少,爱德现在想着、念着都是自己。

    「别叫我喝牛奶…」

    最后一句,让罗伊笑了开来,真是如此可爱的他阿…温柔的将遮掩爱德脸部的发丝,拨向两旁,最后抱起沙发上的爱德,并抱往房间内。

    平放至素白的大床上,并用薄被盖住,丝毫不让爱德受凉,而自己却因为夜难眠,望着爱德失了神。

    缓缓打开一旁的小柜子,拿出一份以牛皮纸袋来包装的文件,也是这几年以来,自己提供贤者之石的情报时,唯一不变的包装习惯。

    没错,这是自己在几天几前,冒着军法处置的危险,所拿到的贤者之石的资料…

    突然间,自己在害怕。

    每次爱德拿到资料后,就会绽放自己从未看过的笑容,并快速的离去,不留一丝眷恋。

    至始至中,他终究已恢复一切为目标,把自己看情报的来源处罢了…若总有一天,他恢复身体后…厌倦军属的爱德,就会离开军部,辞掉炼金术师的职位了吗?

    若失去了你,我该怎办?

    过了许久,任性自私的自己到现在,仍未交给爱德,也未向爱德提出片面词语。

    ××

    何时,能像今日一夜好眠了…

    爱德心想着,却不愿睁开双眼,真是又软又舒服,让享受着想继续赖床的心态,躺在那好眠的床上。

    恩,这家旅馆真好,以后要常来…

    瞬间,自己的手像是擦到某样温热的东西,让自己感到非常的好奇,手再度抚上,如同试探般的轻触着。

    感受到那东西的鼓动,让爱德猛烈伸回,在发觉接下来的时间无动静之后,又大胆的摸上…

    这是什么?

    一凸点让爱德停留,并开始以游戏般的心态,游移轻捏着,并恶意戳了几下,最后在转移阵地,又发觉另一侧也有那怪异的温热凸点。

    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好奇的爱德在好奇心的诱惑下,终于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罗伊带笑的眼神,正看着自己。

    「咦…!?」

    惊愕的双眼,正未接受自己跟罗伊躺在同一张床睡觉的心态,视线不自觉的下移,看着自己刚刚所摸的东西…

    自己那不规矩的小手,正在罗伊浴袍里的胸口,胡乱摸着…,也感受到罗伊那身躯,所带来的炙热温度,但…也是说…刚刚摸着就是…,尴尬的视线上移,手也在瞬间抽回,紧缠的被子,瞬间缩到角落而去。

    「哇啊啊啊────!!!」

    >  现在,或许该大声尖叫,缩到角落的,应该是自己吧?

    此时,罗伊眼眸带着笑容,单手支撑至床以方便侧躺,有着那早起的懒庸样子,看着用被褥将自己全身包裸住的爱德,就彷佛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拼命的往被窝里缩。

    但毕竟,被摸的、那无辜的可怜受害者(?),从头到尾也都是自己。

    将近凌晨才入眠的罗伊,正当睡梦之中,却感受到胸前的异样,就像某东西,逐渐伸进他的浴袍之内,察觉到那诡异的幽灵事件,让罗伊下意识的睁开眼。

    眼前的事情让自己完全楞住,也觉得好笑,因为,爱德正闭着双眼,就像是梦游般,那不安分的小手,正伸进自己的浴袍内胡乱摸着…

    就像找到寻到暖意,爱德他那的娇小的香软身躯,是越来越靠近自己,而那只色手更加的放肆,就如同找到新玩具般,开始胡乱的移动,当然,在这段时间,也摸到一些不该摸到的地方。

    但罗伊却没有阻止爱德这过火的动作,反而非常的享受爱德的主动,乐在其中,这样的爱德,让自己那扰人的瞌睡虫完全飞走,并让自己精神饱满的,继续接受爱德那所谓的性骚扰。

    直到爱德感觉到怪异,才慢慢的睁开双眼,在一阵的尖叫后,这场早晨上演的激情戏码,在罗伊心中叹息之中才落幕。

    其实,爱德如果不要醒来,继续往下摸的话,他并不介意…

    ××

    >  现在,自己该不该离开这里,向门口冲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此时的爱德正埋在被窝里,不敢望着正笑着自己的罗伊,不断的轮回这句话语,神色充满了慌张以及羞耻。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昨天不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吗?

    虽然,在这睡觉的期间,竟然梦见那一个奇怪的梦,罗伊穿着那一贯的深蓝色军装,以那恶魔般的微笑,正利用那贤者之石的情报,威胁毫无防备的自己,要将那桌上恐怖的浊白色的牛奶,给一口喝完!

    接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