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你,不想想起,却又在自己的脑海中,恶劣、霸道的出现。

    许久,爱德才从紧掩的被中,微微透出那一对猫朣,看着时钟所流动的时间,罗伊总是翘班,将要快来的时刻,一分一秒的逐渐接近。

    若他来了,见了面,第一句话要跟他说什么…?

    算、算了,等他来时再说吧…,或许,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快,一点一滴的缓缓流失,无声的房间,只剩下时间转动的声响,时间早已过去,心中期待的人,却从未出现…

    ──惆怅,心中的感觉,是失望吗…?

    身子倚靠着床头,发丝垂肩,原本那无精神的眼神,却瞥见桌上的事物,给渐渐吸引,就像是被迷惑般,缓缓走进〝它〞的身旁。

    看着桌上摆着这鲜红玫瑰,在自己住了那么久的旅馆,为何现在才知道它的存在?

    刻意的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直视着那带有灿烂的艳丽花瓣,轻轻抚着,失神的爱德,缓缓拔起一片片花瓣,就像在〝是〞舆〝不是〞之间,来回往返…

    杂乱的心思,自己却无法解答…

    花瓣飘落,或许会随着时间,而逐渐凋零、枯萎,而挥之不去的,那心中抹蓝色的身影…

    办公室内,正弥漫着诡异气息。

    没有那平日罗伊因公文,偷懒抱怨声,也没有那霍克爱,因大佐偷懒,而贯有的怒骂,以及手枪使用的声响。

    不论是士兵或军人,每个人都挺拔的站在一旁,都不敢有任何动作,视线紧看着,正坐在沙发上,悠闲般喝着茶,军部最高阶级统领者-金格‧布拉德雷。

    「呵呵,看来我老了,竟然比公文所说的时间,早来了三天。」轻饮了一口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后将茶杯,放回杯垫上。

    贯有的轻切和蔼的笑容,却令人发指的不寒而栗。

    「不,大总统远道而来,是属下的荣幸!」罗伊虽然讶异,大总统的提早到来,但是也不太赶多想。

    现在的自己,只要有一点点的差错,随时会前功尽弃,付诸流水,再这时候,还是做的〝尽责〞、〝本分〞的下属。

    「是吗?」

    语毕,气氛再度度显的沉重,各怀心机的两人,让站在一旁的人,也能察觉这种诡异气息。

    「好了!」大总统站起身来,拍拍了身子,脸色依旧保持着笑容;「也该办正事了!」〝巡察〞阿,可不是来喝茶的!

    「还要请马斯坦古,好好介绍这里才对!」

    「是!」

    罗伊目送的大总统,先行离开了办公室,而部下们,紧跟在后,待办公室,再度剩下自己与霍克爱时,原本紧绷的情绪,缓缓放松,冷汗悄悄由脸颊滑落,这个人,果然深不可测的可怕!

    「走吧!」看来今天会很忙碌呢!罗伊下意识的,看了银怀表的时间一眼,却突然间的愣住。

    「大佐?」发觉罗伊顿实失了神,脸上摆上疑问,为何看罗伊看了时间后,就这样了呢?

    「不,没事…」回了神,微微一笑,随后与霍克爱一同走出办公室,往大总统方向走去。

    时间,下午一点。

    ××

    坐在桌上早已失了神的爱德,过了许久,才逐渐回神过来,这时候才发现,玫瑰花的花瓣,早已不知道何时,已经被自己所摧残,花瓣散落桌上,甚至地上也有它的芳踪。

    如今,原本展现他活力的花儿,现在失去了它原有的艳色光芒。

    唔…爱德赫然发觉,自已这样的做法,就像是那情窦初开的少女(年?),因为爱情所烦恼、缠心,又无法抉择下,而会做着选择事情。

    坐在桌上的爱德,又再度陷入了沉思,最近自己的心境,改变的非常大,原本单纯的心思,随着那天起,一天比一天增多了混乱。

    ──一切就是从罗伊告白的时刻开始。

    想起当时,那人又那灼热、深情的目光,就彷佛被他迷惑,让自己视线移不开他,缓缓抬启自己的下颚,耳边诉说着情语,湿热温暖的唇,缓缓覆上自己,自己却不讨厌,反而想索求更多。

    就像自己甘愿在他的身旁,就算刻意不去在意,无法移开视线,也无法离开。

    自己对罗伊的感觉,是喜欢吗?

    停顿。

    答案,却带一丝否定。

    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爱情,究竟是什么,从未去了解过、尝试过,何时出现,又再何时的消散?

    缓缓将散落的花瓣拾起,洒向天空,任凭花瓣散落室内,金色语红色花瓣相映着。

    想念,无可停止,这时侯的你,在做什么事情呢…?

    >  少年混然不知,自己早在那一刻,已被爱情所掳获…

    >  从未发觉的他,正为所谓的爱情,所缠心…

    大总统来的莫名奇妙,走的也莫名其妙(是作者莫名奇妙),原本在一一介绍,关于近期司令部,如何的管理方式,却被一通从中央的紧急电话,而草草离开。

    这一来,让本来在精神紧绷的司令部众人,终于松口气,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

    此时,下午五点,正值下班时刻。

    「呼~总算过去了!」哈博克刁着跟烟,靠在一旁墙壁,正准备享受着,下班的悠闲时光。

    却看见罗伊向他这里,走了过来,罗伊脸色非常沉重,不怎么好看。

    「今晚的加班,就麻烦你了!」

    看着罗伊比了比看着办公桌上,让哈博克开始思考,因大总统来后,就没有批阅过,就因为如此,所以今晚,必须加班全部批阅完!?

    意思是说,就是叫自己,把那一堆解决掉!?

    「不、不,大…」当哈伯克反应过来,罗伊早已走远了,留下自己的,只有那伴随着寒意的冷风…

    「大佐!!」欲哭无泪,地狱,正等着自己。

    ××

    看着夕阳洒蕴着红橘,而房间彷佛被橘色所拢照,在一切交给哈博克处理后,罗伊早已不管任何事情,往旅馆冲去。

    或许,爱德看见他,会已昨天的事情,而生气;但是,自己不知为何,却突然想去见他。

    这时候阿尔并不在,但罗伊并不在意,缓缓打开门扉──

    ××

    门开启的声响,引起了躺在床上的爱德的注意,身子逐渐随着,门的开启,而渐渐起身…

    「对不起,我来晚了…」男人熟悉的话语,心逐渐温暖。

    他看见罗伊站在门口,就像是刚刚狂跑过来,带着一丝急促的喘息,这是自己太过于的思念,而产生的幻觉吗?

    不知为何,心中那原本的消沉,化成无尽的想念,赤白的脚裸,从床上踏上冰凉的地板上,在罗伊那不解双眼的,瞬间抱住了罗伊──

    看着主动冲上前来,抱住他的爱德,怀中的人儿,因这拥抱,而传达着藉慰,而眷恋着怀抱,却让罗伊一愣。「爱德,怎了…?」

    爱德并没有回话,只是仍旧紧抱了他,身子似乎他带有着一丝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