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走到窗前,看着一来一往的行人,以及罗伊远去的方向。

    最近,等待指针一点时,是越来越强烈,心情在他来时,总是特别高兴。

    有他的陪伴,在生病这段期间,根本不会无聊;有他温柔的吻,足以让他痴迷,逃避不了。

    每每在他的怀里,有着让人放心的温暖。

    自从,那办公室那天后,还仅仅不到十天,就感受到,自己像似有什么地方,开始便了样…

    原本以为是因为感冒的缘故,才会让身体怪怪的。

    但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心中那怪异的感觉,是因为会想到罗伊时,才会发觉到的!

    烦,那令人杂烦的心思,思想,是越想越复杂,虽然他不懂,但也不想懂…

    懂了,说不定,是个让自己无法接受的事情?

    或许,他应该拒绝罗伊所谓的〝照顾〞?

    不然,感觉上,自己将会失去什么。

    好怕,那种感觉…

    任凭风的吹拂,闭眼思考,但不知为何,我又想起你了……

    ───…罗伊

    >感情在边缘犹豫、游走中…

    >这样,只是让我们更加暧昧不清…

    不知心中的怪异感为何物。

    害怕,只有想逃避一途…

    「不知道,爱德喜不喜欢吃这个?」

    今天的罗伊,看着手上提着纸盒,脸上挂着足以迷死众人的笑容,往着旅馆方向而去。

    按照平常惯例,但却比平时还要早来,不到十点,就出现在旅馆,让阿尔有着说不出的惊讶!

    「大佐,今天好早来啊?」

    「今天,是我的休假日!」

    脸上挂着比平常灿烂,休假阿,没有那成堆的公文,以及霍克爱中尉的枪枝威胁,这一切都是太美好了!

    「那我进去找爱德啰!」

    「嗯!…咦?」

    反正,大佐想去〝照顾〞哥哥,自己也不能阻止。

    但这时候的阿尔才发现,大佐是何时叫哥哥〝爱德〞的呢;而且,有时候,哥哥会叫大佐〝罗伊〞呢!

    更何况,他昨天没问,两人再房间内所发出的怪异声音,是怎么一回事…

    当罗伊开启房门时,就看见站在桌旁,手上拿着水杯的爱德。

    当两人的视线交会,爱德却是马上移开,不想直视罗伊。

    「你…你明天不用来照顾我了…」

    这句话,足以让罗伊发愣。

    「为什么? 」

    爱德不语,将水杯放置桌上,而自己的身体,却则是转向背对着罗伊…

    罗伊将手上的纸盒,放置一旁,走至爱德身旁,却感受到,今日的爱德,与昨日的不同。

    「…那你为什么想照顾我呢?」

    爱德不答反问,但始终都是被对着罗伊,不敢看他一眼,就怕,自己会克制不了,扑向他的怀抱。

    好怕,这样的自己,不在是自己的感觉。

    心中那感觉,越是越明显,自己就越想逃避。

    但是,心中却会因这件事情,隐约的抽痛着。

    「难道,你还不懂吗?」

    若爱德如果没有偏过头去,就可以看见罗伊,那深邃如同宝石的黑色双眼,就如同当初一样,含带着情意,依旧不变…

    「…懂?我不需要懂!!」

    闭眼,或许能让繁杂的心,获得平静,但却是毫无效果…

    「但…」

    未等罗伊说完,爱德先后说上:

    「如果,你要说我的病情的话,你可以放心,医生说我多做运动就好了!!」

    就有如触动地雷般的话语,让罗伊听了之后,有了动作。

    「是吗?」

    罗伊的嘴角隐隐笑了,但是却带有着诡异,但背对他的爱德,根本未察觉到,罗伊的转变。

    军人所穿的特有矮平鞋,每每走路移动,所发声的声响,让爱德下意识的回头,罗伊已经走至门边,手已经转开了门把───

    >他要回去了吗?

    >心中却有着明显的失落感…

    「阿尔。」

    这是罗伊打开门的第一句话,让爱德不禁傻住。

    咦?叫阿尔干麻?

    之后,阿尔应声来到门外,爱德只看见两人低声交谈,随即,阿尔像似露出高兴般的神情,随即点了点头,并且离开了爱德的视线。

    大门关上的声音,让爱德知道,阿尔出去了…

    但罗伊并没有出去,只是将门房关上,并且锁上。

    锁门,是这阵子,罗伊常来会做的事情,自己也习惯了。

    原本听惯的锁门声音,今日却让爱德,心中猛烈抽跳,像似有什么要发生?

    当发觉时,罗伊已经在他的身前,呆呆看着罗伊,解开了自己军服手腕的扣子,并将军服外套一脱,丢至小桌上。

    下秒,感受到自己的身子,被腾空抱起,被抱至大床上。

    刚碰触到床铺,躺至柔软羽毛的棉被时,罗伊的身体,也压了上来,瞬间感觉的压迫感,心中漾起不安───

    罗伊利用体型的优势以及重量,让爱德的身体无法扭动。

    「我陪你───…」

    虽然,以前曾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感觉和以前不一样,却说不上来…

    只感觉到,现在就如同,猛兽压着他这弱小的动物,要将自己撕毁殆尽。

    「咦…?」陪自己…?

    「有一种运动,能让感冒好的更快喔!」

    或许,该是收网的时刻了…

    〝我们的关系,可以暧昧不清来解释。〞

    〝你想逃避,但我不会逃的,也不会让你逃避。〞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一切就拜托你啰,少.尉!」

    罗伊满意看着座位上的哈伯博克,然后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翘班〞去,但却是偷偷摸摸的…

    门关上,发出声响,他…当初,怎么会愿意跟随他呢?

    这是在座位上,被迫当大佐的替身,暗自流泪中哈博克的想法…

    虽然刚刚在办公室,罗伊听着哈博克,叙说爱德的状况时,虽然表面上,是像似平常没事般,但心中却是万般火急。

    >    不知道那颗豆子怎样了?

    用着急快速,边思考着,以急快的时间,不到几分钟,就到达了旅馆。

    「大佐?」

    阿尔惊讶的看着,因赶来而显著有点气喘呼呼的罗伊,这时候的大佐,应该在司令部上班的啊?

    「爱德怎样了?」

    阿尔感觉到,罗伊的话语,有着明显的慌乱,但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突然想到,在之前遇到哈博克少尉的情景,是哈博克少尉向大佐说的吗?

    或许,是因为这样,让阿尔像是知道,发生了何事。

    「阿…,医生说,哥哥是因为着凉,感冒…刚刚进去,正在睡觉,怎了?」

    说了一大串话,却让阿尔有种怪异的感觉,大佐散发出某种,令人难解的压迫感。

    当阿尔说完后,罗伊原本脸部的紧张感,荡然无存,反而,还扬起了笑。

    着凉阿,罗伊知道,爱德感冒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