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错事情的小孩,低下头,并且紧捏着被子。

    早上会吃药,是因为想试试看,自己能是否办到,但是,药残留在口中苦味,还是会他还是痛苦不已,所以,中午就…

    「真是,良药总是苦口的,吃吧!」将阿尔交付的药,拿至爱德面前。

    这次,爱德毫无犹豫的接过,看着手上的药包,以及清水…

    「那…有…有、有没有糖果…」

    这话语,让说出口的当事人爱德,满脸尽是羞红。

    这句话,就好像会让昨天的情景,再度发生一样

    而自己这句话,像似在主动邀请他般的…

    「有…」

    像是不让爱德失望,罗伊从军服的口袋中,拿出了和昨天,不同的精致包装盒,虽然不知道是什么。

    但那种类似草莓味道的,穿透包装纸,是那么的清楚可闻…

    「这次,是不同种的口味喔…」

    有着无尽的媚诱话语,引导着自己,自动的吞下手中的药,将清水一饮而尽…

    药,仍旧是那样的苦。

    身子瞬间被罗伊一抱,跨坐在他的腿上,有着说不出口的羞人,看着靠近他的罗伊,双手却主动的环上他的后颈…

    被他抱在怀里的身子,有着令人依靠的温暖…

    闭上眼,感受到两唇的轻轻碰触,探入自己口中那湿软的舌,有着草莓的味道

    。

    糖果,仍旧是如此的甜。

    味道,借着唇舌的交替,在两人的口中扩散开来…

    经由两人的交缠,渐渐被那火热的激情,给溶化掉…

    房间,淡漾着某种,说不出的炙热暧昧…

    属于你的味道,就有如那毒瘾般的禁药,诱惑着我。

    仅此一次,就让我无可自拔、身陷泥沼。

    彷佛在你的怀抱下,我永远无法挣脱、逃离。

    我是何时,被你诱惑的呢?

    当罗伊拆开另一个糖果的包装纸时,爱德却抢过罗伊手中的糖果,握在手心里,看着罗伊,又在看着糖果。

    随后,开启那已经被吻到红肿的小唇,口气有着明显的迟疑 …

    「…换、换…我喂你……」

    罗伊听到时,瞬间三秒的呆愣,但随即反应过来,摆着欢迎的手势…

    心中最心爱的人,好不容易说出主动的话语,如此的诱惑在前,秉持美食在前,不吃的是笨蛋,启有不接受的道理?

    爱德缓缓将糖果含在自己的嘴里,那毫无技巧性的小嘴,就像刚刚睡梦中,对罗伊所做的事情一样,覆上了罗伊的唇。

    起先,只是连舌带糖轻轻的探进,丝毫不敢作太多的动作,就任凭这样的动作,持续了一会儿。

    过了许久,罗伊眼里带笑,看着僵掉的爱德。

    这只小猫,还有得学呢!

    「笨蛋。」

    最后,在罗伊反被动为主动的指导下,渐渐的敞开…

    这糖果,像似在你的口中,才会有那种甜的味道…

    黄昏时刻,总是罗伊离开的时候…

    这时的爱德,将自己的身躯,用棉被紧紧包住,因为,他已经羞到,不敢看罗伊了!

    之前,偷吻罗伊的事情,先不要去思考,但之后,刚刚他主动说,要喂罗伊吃糖果啊!!

    要是现在床上有洞的话,爱德还真想把全身埋进去,让自己感受不到,好让令他羞到死的气氛。

    「……呵」

    笑声的回荡,透过被子,还是可以听见他的笑声,真想用枕头丢他,但自己已经羞到,无法任何动作。

    只能试图用棉被,遮住自己的双耳,不让自己听见!

    罗伊的笑声,在门板阖上那时,就没有在听见…

    爱德并有探出头来,只是静静躺在那,有好多事情,必须好好想一想…

    >似乎心底有什么东西,开始改变了…

    现在,法尔曼一群人,从门缝间,看着一如往常的在办公桌,疾笔振书的罗伊。

    不过,和平常完全不同,从头到尾都没有半点怠惰,罗伊以光速的速度,批阅永远像似山的公文堆。

    所以,霍克爱也不像平常,总是要拿着枪,让罗伊乖乖就范,在一旁等待着。

    办公桌的文件,随着罗伊的奋斗,是一张比一张少,倒底是什么事情,让他那么积极!?

    众人沉思着。

    最后,当罗伊完成〝桌〞上的文件时,霍克爱才满意的答道:

    「很好,那大佐下午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出司令部了!」

    「呼──」

    罗伊松口气,早上跟霍克爱约定,只要完成〝桌〞上的文件时,就让他下午〝光明正大〞的〝翘班〞!

    看着墙壁上时钟,时间差不多了,当罗伊正准备开启大门,准备离去时,霍克爱在度补道:

    「别忘了,晚上记得回来,完成〝地〞上的文件!」

    罗伊回头看着霍克爱所说的角落,有着比办公桌上还要多的文件,叹气,「我知道了…」

    批阅的完吗?

    今晚,加班或许不用睡了…

    但还是开了门,光明正大的〝翘班〞去了。

    原来,是为了〝翘班〞这种事情阿,却让大家开始讨论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阿,最近大佐翘班,好像是要照顾生病的爱德华呢?」

    「听说,爱德华生病是大佐害的?」

    「不过,大佐怎么〝照顾〞爱德华呢?」

    搞不好,大佐会趁着爱德生病时,在旁边刺激他矮豆呢!

    不然,就是在药里面加料,让爱德是病上加病?

    这三人,就如同街彷的三姑,但却少了六婆,各种奇怪的话题,纷纷出笼。

    让原本无意加入话题,而站在一旁抽烟的哈博克,在也听不下去了。

    「我昨天,听阿尔说,大佐真的〝认真〞在照顾!」

    从口中吐出来的迷烟,化作阵阵的云朵,在空气中渐渐消散…

    但那三人,却好像没听到〝认真在照顾〞,这几字,反而开始在问别的话题…

    「对了,少尉最近好像跟阿尔走的很近啊?」

    「没错,听说还为了阿尔,收养了小猫?」

    「还有…」

    「啊!刚刚…霍克爱中尉,叫我去情报室拿资料呢!!」

    哈博克说完这句,便往另一个方向急忙跑走。

    在不离开,自己等下会成为众人话题的焦点,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所有事情,全部被逼迫说了出来。

    哈博克离开后,走廊上,剩下了法尔曼三姑们…

    有问题,不,是果然真的都有问题!

    让三人的好奇心加重了,并在心中产生了一样的共识!

    就是,非把真相找出来不可!!(又不是侦探…)

    〝碰碰───〞

    「别以为大佐不在,就可以偷懒!!」

    霍克爱的枪响,与声音传来,让三人吓的行个军礼,便冲向办公室,开始专心做事起来。

    不过,应该说是,只要有中尉的存在,谁都不敢偷懒!

    霍克爱在随后,才进来办公室,思考着,喃喃自语了起来…

    「我记得的话,明天是大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