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作品:《暧昧【钢炼大豆】

    缓缓行走的身躯,走至靠近门板旁的茶几,随后,倒了一杯水,解除了干渴后。

    看着杯中的水,摇晃着杯中的水,思绪早己飞走了, 那家伙,现在大约在办公室忙那像座那西玛拉雅山的公文吧!

    不对!我干麻想起他!?

    摇摇头,将茶杯放回茶几上,看着杯中摇荡的水,思绪早已不知飞到哪去了…

    房门缓缓的开启,爱德却未发觉…

    经过阿尔许可进来的罗伊,一进门,就看见了在角落的爱德,发觉他的思绪,都被那杯水给取代,所以未发觉他的进来。

    就干脆靠着墙壁,看着不知魂飞到那的爱德。

    视线从未离开过那人的身影,在旁边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三天不见了,你知道,我无时无刻在想你吗?

    尚未知道有人进来,并且专注他的爱德,用力的摇摇头。

    对,不能在想他了,那天的事情,就当成被狗咬吧!!

    越想越头晕,正想回床休息的爱德,却因为感受到身后,有种灼热的视线,让他不禁缓缓的回头…

    但回头的那一瞬间,他开始后悔了,因为,他看见了一个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

    「你、你、你为什么在这里!!!」讲话不自觉的结巴起来,手指着眼前的人!

    没错,他就是爱德思想里,在忙着司令部那成堆的公文,但真实中却使用〝替身〞翘班出来的,────罗伊.玛斯坦古。

    罗伊满意看着爱德的反应,嘴角轻轻一笑,关上了房门,并上了锁…

    那清脆的上锁声,并不像那办公室不易听见,房门的上锁声,清清楚楚在爱德耳边环绕。

    他干麻上锁?这是爱德目前唯一的疑问!

    「听说你感冒了,所以…我特地来探望照顾你。」

    罗伊当说〝照顾〞这句,特地加重了语气,让爱德的警戒心,顿时窜升!

    「谁要你的假好心!」

    虽然爱德这样说着,但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爱德,你还可真冷漠阿…」

    爱德后退一步,罗伊就也前进一步。

    两人就在这房间,玩起了我后退一步,你就前进一步的动作。

    直到爱德身后碰到床沿,才停了起来。

    但罗伊却是一步步走向他,直到大约距离两步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干麻一直后退呢?」罗伊那欠扁的话语,明知道爱德见到他时,一定会有这样动作,但还是明知故问!

    「那你干麻一直前进!?」看着非常靠近他的罗伊,自己不知为何,身子就是下意识的往后退。

    「因为,你一直往后退,我当然要一直往前啰!」

    罗伊的身子的在度前进了一步,这动作,让爱德心急的想后退,却忘了,身后是那洁白温暖的大床!

    身子一往后动,碰触到床沿,脚一滑,自己的身子就往后倒!

    或许是因为危机的本能,又或许是不甘一个人跌倒,在即将跌向床铺之际时,爱德的手突然捉着接近他罗伊的衣袖。

    随着引力,然后在用力一拉,两人同时跌入了那温暖宽大的床…

    身子撞上床铺,让爱德脑袋一时间的混沌。

    「啊───!」

    爱德的叫声,并不是跌向床铺而叫,而是罗伊压着他,导致现在,呈了罗上爱下的局面,罗伊全身紧贴着他,全身的重量,压在他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爱德慌忙的想推开罗伊,但毕竟感冒的身体,和罗伊恶劣根本不打算离开,推着罗伊胸膛的爱德,还是无功无返!

    「爱德…」

    罗伊那好听带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让爱德下意识的往上看,一抬头,罗伊的脸离他好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脸部…

    罗伊嘴角挂着明显的邪笑,看着身下脸色慌乱的爱德,在度缓缓开启那好听的声音。

    「原来你那么迫不及待阿!」

    此时的阿尔,正在旅馆附加的厨房内,努力的专研着料理,想给生病的爱德,能吃的好,让身体更好一点。

    「啊───!」

    刚刚大佐进入的门房,顿时传来了爱德的叫声────。

    声音,让阿尔的动作停止,呆呆的看着发出声音的门,思考了一会,又继续忙着料理,就像刚刚爱德的叫声,就像水蒸气不存在般。

    果然阿…

    大佐说,哥哥见到他时,会有这样的反应,本来还有点不相信,结果…还真的呢!

    不过,哥哥见到大佐,就算是生病了,反应也需要那们激烈吗?

    叹气,视线在度看着门板。

    「希望两人别打起来才好…」

    在罗伊的言语(谎骗?)下,就因为这样,单纯的阿尔,至始至终的认为,爱德见到罗伊的反应,一定是这样……

    房间内──

    爱德被刚刚罗伊的话语,危险警戒状态提升了好几级,现在,他只有个想法,就是…

    ────死也要推开压在他身上的人!!!!

    但这想法,却被罗伊接下来的动作,给彻底抹灭掉!

    自己的双手,被大佐压制头颅两旁,身体因罗伊的身子紧贴、靠近,而无法扭动挣扎!

    此时的爱德,只能眼睁睁看着,罗伊接下来所做的一切动作。

    罗伊的额间抵着他的额间,两人接触的碰触点,传来了彼此的温度…

    爱德起先一愣,却不敢动,因为只要一动,两人接近的脸儿,就像似那烈火般,而会产生了那怪异似狂暴的强烈火花…

    不过…这情景,好像在哪看过\\\!?

    就像是几个月前,在办公室的某些片段,在脑中如同影带中,拨放开来…

    心儿因为他的接近,而改变了跳动的频率,两人的接近,又感觉到了,身子的热气,彷佛正在急速加温…

    感冒,又似乎随着怪病,又加重了吗…?

    良久,两人轻触的额间分开了,爱德这时才缓缓的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罗伊的脸有着愤怒、愤怒、痛苦所形成的!

    「笨蛋,竟然再这时候生病!」但是却生病的好阿,罗伊不忘在心中补上这句话!

    「你在担心我…」又是跟几个月前,同样的一句话。

    「我恨不得,感冒的是我…」说着,摸着爱德的红润的双颊,怜惜着轻碰着

    「这样你就不用那么痛苦了…」

    爱德说不出话来,也接不上去,只知道心中猛烈一跳,心口处又是怪怪的,让他开不了口!

    为什么,自己遇到他,总是会改变呢?

    良久,压在他身上的罗伊,放开了对爱德的身体压制,并且离开了那张大床,以站在床边的姿势,仰看着半趴在床,因压制而脸色红润、微微喘息的爱德。

    这景象,有着说不出的…诱魅人心。

    罗伊离开后,爱德努力的,将自己心中那股不名悸动,恢复到原来最初的样子!

    「听某个人说,你感冒了,我来看看你,顺便〝照顾〞你!」

    真想杀了那泄漏给大佐,说他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