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o①8dè.νíρ 大玉儿怒上心头,前往摄政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ρo①8dè.νíρ 大玉儿怒上心头,前往摄政

    多尔衮这回来前线大营,是静悄悄来的,朝中之人尚且没得到消息。他如今大权独揽,将军权牢牢把持,大军进攻李自成的退守之地武昌时,宫中的大玉儿才得到消息。

    “你是说,多尔衮把侧太妃找回来了?”大玉儿怔怔地呢喃着,“难道她真就这么重要?”

    前来报信的苏茉儿紧张道:“格格,咱们可得小心,那侧太妃如此会勾人,难保她不会魅惑摄政王,谋权篡位呐。”

    大玉儿摇头:“我看她没这野心,这次她逃了半年有余,多尔衮靠着军队中的眼线斥候才将她抓到,多半她是真不想嫁给多尔衮。”

    苏茉儿摇头:“可是格格,如今情形不同了,摄政王可是为了她……”

    与此同时,回京的马车上。

    凌安丹气鼓鼓地看着多尔衮。

    “让我看看儿子。”

    “不行,有了阿楚珲,你逮到机会就要跑路,别以为我不知道。”多尔衮一把搂住她,箍到自己身旁,动作十分粗放。凌安丹吭哧吭哧捶了几下他的肩背,发现效果就跟按摩一样,也就放弃了挣扎。

    “我先说,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你要不想以后有个一哭二闹叁上吊,还不配合你上床的侧福晋,你就放我安安稳稳地还去做侧太妃。”凌安丹算盘打得响,委委屈屈地说,“儿子你要想要也行,就当做是你府里的小妾生的。”

    多尔衮淡淡地看着她,就像是在说:你演,你接着演。

    见他是这个反应,凌安丹更气了,背过身去一头扎进软垫里。多尔衮看逗够了,推了推她的肩膀,道:“行了,别怄气,我又没说要娶你做侧福晋,嫡福晋,总可以了吧?”

    凌安丹狐疑地转头看着他:“你把小玉儿谋杀了?”

    多尔衮哭笑不得:“我是这种人吗?”

    凌安丹的眼神明晃晃表示,她觉得多尔衮就是这种人。

    “行了,爷没谋杀小玉儿,只是把她送回科尔沁,和离后给足了钱财安置。”他没说的是,在凌安丹走后,他曾经暴怒,吓得小玉儿以为自己真要死了,因此后来和离的时候竟没多抵抗。

    “咦?”凌安丹能随意地和多尔衮偷情,就不是什么叁观正的人,她起初逃走只是不喜欢再去和别人抢男人。想了想,她摆手道:“不行不行,你是摄政王,要什么女人没有?我嘛,平日就在寿安宫里,你负责把儿子带着,啥时候想来一发,进宫里来找我,想来是轻而易举的。”

    来一发,凌安丹以往也说过这种不着四六的话。多尔衮渐渐能理解她的奇言怪语,听完这话,不禁冷笑,说:“你这是把爷当成小倌了,有需要时叫过去,不要时就自己躲清静,想得倒美。”

    “过来!”多尔衮捏了捏她的鼻子,“回去之后就别回宫了,就在王府待嫁。”

    这可不是和她打商量,一行人快马加鞭赶回京城后,正好接到多铎击破大顺军的捷报。多尔衮大喜,勒令钦天监选个最近的日子,要和凌安丹成婚。

    宫中的大玉儿和哲哲接到消息,反应不一。

    哲哲抓住大玉儿的手,愁道:“玉儿,看来多尔衮和先皇一样,都被赛音诺颜氏迷得不能自己。从前他钟情于你,还能有所顾忌,如今却是不能阻止他谋反了啊!”

    哲哲说的道理,大玉儿都懂,可被这样血淋淋地戳穿,她心里仍然像是被千根针刺着,一抽一抽的痛。但大玉儿忘了,当初是谁利用多尔衮的感情,要求他效忠杀母仇人皇太极,让他保福临的帝位。

    她如今只看得到多尔衮移情别恋,怒火冲昏了她的头脑,竟叫上苏茉儿,以太后之尊,起驾前往摄政王府。

    ρo①8dè.νíρ 大玉儿怒上心头,前往摄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