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o①8dè.νíρ 凌安丹有孕,多尔衮喜出望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ρo①8dè.νíρ 凌安丹有孕,多尔衮喜出望

    哲哲对多尔衮苦口婆心地劝说,建议他立福临为幼帝。多尔衮知道,这无非是看中了他对玉儿的情意,他怎么都不会拱十一阿哥博果尔上位。

    身边的谋士和将军都在劝说多尔衮自己继位,但豪格在旁边虎视眈眈,如今的情势确实焦灼。如果凌安丹有儿子……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竟渐渐有了这样的想法。

    可惜凌安丹这人没心没肺的,跟她说也说不通。

    八月二十六日,年仅六岁的福临即位。

    多尔衮以势如破竹之势攻入山海关,朝廷内外议论纷纷,大家都担心多尔衮攻入北京城之后会称帝造反。凌安丹安安心心地待在清心阁内当她的侧太妃,只是比起以前来说,太妃的用度削减许多。凌安丹本就是重欲重乐之人,如今这样自然是不开心。

    盛京皇宫中的人要全部搬到北京,凌安丹在路上颠簸一路,到京城后整个人食欲不振,吃什么吐什么,一到寿安宫,就瘫着不想起来了。

    已荣升太后的大玉儿来看过她一次,言语间尽是关怀,眉目间却有挥之不去的愁绪。

    “太后娘娘可是在担心皇上?”

    大玉儿笑了笑:“皇上还小,烦心的事儿数不胜数,若是安丹有心,以后可要多加相助了。”以往的荣宠都随着皇太极病逝,福临登基而烟消云散。大玉儿觉着凌安丹一向是个进退有度的,即使得宠时,也从未找过后宫任何一人的麻烦,在人手短缺的如今定是帮得上忙。

    “我身子不好了,以后恐怕很难帮上太妃娘娘的忙。”凌安丹推拒了几句,大玉儿也没勉强,只嘱咐她好好休息。

    多尔衮一处理完军中事务,便马不停蹄地进宫。经过北京一役,他这个摄政王早已是实际上的皇帝,进宫再也不必偷偷摸摸。

    大玉儿在慈宁宫中等得忐忑,按照她和哲哲的预计,多尔衮拱福临上位,有个重要目的就是在她,若是他提出要再续前缘……她不是对多尔衮无情,只是若他真的硬要自己下嫁,到时福临会怎么想?他们母子俩的尊严何在?

    大玉儿等啊等,等来的却是多尔衮径直前往寿安宫的消息。

    她惊讶地起身问:“寿安宫?那是太妃们的居所,多尔衮去那里做什么?”

    “太监们说……是去了侧太妃那里。”苏茉儿抬头观察主子的神色,只见大玉儿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坐榻上,眼中写满难以置信。

    “莫非他们……”

    主仆俩正在猜测之时,凌安丹被闯入房中的多尔衮一把抱住,在耳边低声撩拨:“小骚货,想爷了没?”

    凌安丹正不舒服呢,又闻到他的身上带着血气,不耐烦地把人一推,说:“边儿去,想吐。”

    如今满朝上下,谁还敢对摄政王如此说话?也就凌安丹对他不假辞色,连乌兰在旁边看着都心惊。

    多尔衮板着脸问:“请太医了吗?”

    “主子估摸着说是脾胃不爽利,说安养一阵就好,不让奴婢们请太医。”

    多尔衮吩咐候着的随身太监:“去请太医过来。主子胡闹,你们也跟着胡闹不成?日后若还有这种事,你们只管来报我,看我怎么治她。”

    凌安丹气得抱着被子翻了个身,话也不说了。多尔衮便坐在床边悠悠看书,等太医来了,让把脉。

    后宫上下对两人的关系都还蒙在鼓里,太医把完脉后惊疑不定,拱手道:“微臣、微臣……”

    多尔衮不耐烦:“说!”

    “侧太妃这是有喜脉了啊,王爷!”太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颤抖,怕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杀头。先帝故去已是半年有余,侧太妃此时这叁个月的身孕,定是和人偷情所生。

    多尔衮急切地问清月份,得知是自己出发前那一次怀上的,欣喜若狂,大笑道:“赏,全都重重有赏!”

    凌安丹胡搞乱搞这么多次都没怀上,还以为自己生完梧云珠后就不能生了呢,难不成其实这身体只是不易孕体质?

    正所谓纸包不住火,多尔衮也没想拦,在风言风语还未传遍后宫之前,他就去找到哲哲。提出自己可以帮福临在北京坐稳王位,只是他要一个人嫁给他。

    “这成何体统!”哲哲气得头痛欲裂,扶着头说,“你们苟且已是不对,你竟还想将她娶回家?你让小玉儿怎么办,你让大清的颜面怎么办!”

    大玉儿也赶了过来,神情复杂地望着多尔衮。

    多尔衮并不让步,挑眉一笑:“是么,那若是我要娶玉儿呢?”

    哲哲听了,怀疑道:“多尔衮,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要是想要玉儿,也别把安丹拉进来垫背。”

    如今再看这两个后宫最尊贵的太后,多尔衮心中竟奇异地没多少敬和爱了。这后宫中熙熙攘攘,皆为权势,他已经有些厌烦了。

    “总之,我要她下月就嫁入摄政王府,若是做不到……”他话没说完便大步走出了慈宁宫,留下哲哲和大玉儿面面相觑。

    凌安丹仍然被蒙在鼓里,困居于寿安宫中,被好吃好喝地供着。几个下人被多尔衮耳提面命,丝毫不敢透露成亲一事。只有乌兰从小跟着凌安丹,一心为主子想,好不容易逮到两人独处的机会,急切地把事情抖出。

    “如今满宫上下都已传遍摄政王要娶您做侧福晋的事,有孕这事虽也有传言,但没人敢明着说。”

    凌安丹孕期脾气本就不好,这会儿更是气得摔枕头:“气死我了,他也太过分了,我才不去当劳什子的侧福晋,找小玉儿的罪受,多尔衮哪儿凉快哪儿给我呆着去!”

    如今的摄政王府中,亦是鸡飞狗跳,小玉儿哭天抢地,闹上吊闹自杀。多铎也来到府里,问他哥是怎么想的。满清倒是有兄死弟继的做法,只是多铎怎么也没想到多尔衮不要大玉儿,反而要凌安丹。

    “哥,你是顾忌玉姐姐的太后身份吗?大不了咱们再忍耐一下,等你把豪格扳倒,你再娶玉姐姐也行啊!”

    ρo①8dè.νíρ 凌安丹有孕,多尔衮喜出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