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极驾崩后,尽情偷情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皇太极驾崩后,尽情偷情

    “皇上,皇上?”凌安丹一手端着铁观音,一手在皇太极面前晃了晃,面露担忧,“皇上,去榻上睡吧。”

    “嗯?”皇太极迷迷糊糊地摆了摆头,说,“朕再看看折子。”

    崇德八年,皇太极的身体越发地差了,总是精神恍惚,惯常喜欢待在凌安丹这儿,看看奏折,舒舒服服搂着她温存一会儿。

    凌安丹温顺地给他呈上茶,依偎在他怀里,娇声道:“皇上别太累了,妾身心疼。”

    皇太极欣慰地说:“安丹呐,朕无事。和你待在一起,朕觉着自己都像是年轻了几岁似的。”

    凌安丹正笑着,就听皇太极话锋一转,说:“不过,朕确实也是老了。将来大限到了,还得给你安排个妥帖的旨意,免得你将来被欺负。”

    凌安丹听到这话,是真有点感动了。她一向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子,没想过,也不想想未来。

    未曾想,如今为她考虑的人却是皇太极。凌安丹想到他大限将至,就凭这个,她也得好好守守灵。

    皇太极果然在夏日的时候猝然长逝,整个后宫都沉浸在悲痛之中。皇位还空悬着,前朝不知哪个妃子的亲属对几个掌权的亲王建议了一句:“这先皇逝世,是否该请最受宠的侧妃娘娘殉葬,好长久地陪伴先皇?”

    多尔衮一听,一句话没说,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

    “先皇并无遗旨,谁敢贸然让侧太妃陪葬?”

    多尔衮如今重兵在握,亲兄弟两人也都不是善茬,皇太极一死,除了同样手握重兵的肃亲王以外,无人敢掠他锋芒。

    众人此刻只以为他是想起亲母妃阿巴亥殉葬而死的事,倒没怀疑其他的。

    清宁宫内,哲哲正和皇亲重臣们商量继位之事。两人对豪格和多尔衮之间的皇位之争很头疼,最后在重臣范文程的建议下,哲哲决定选一个年轻的阿哥继位,消除豪格和多尔衮的争端。

    而这其中,争取多尔衮的支持变得至关重要。

    凌安丹跪在皇太极的灵位前,慢吞吞地烧纸。今晚奇怪,皇后和庄妃、贵妃一个不在,如今倒像是自己这侧妃守得最虔诚。

    她打了个呵欠,眼角余光瞥见一个小太监匆匆低身走来,在她身边问:“侧妃娘娘,有贵人请您出去一叙。”

    “贵人?哪位贵人?”

    太监赔笑:“如今这满朝上下,能称之为贵人的,也就是那位爷了。”

    凌安丹老神在在地摇头:“跟那位爷说,我不见,今个儿要为先皇彻夜守灵。”

    小太监左右为难,在这灵堂前不敢为难

    4②ωɡS.てoм(42wgs.)凌安丹,只得先出去报告给多尔衮。

    天将明时,凌安丹的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已经不清醒了。迷迷糊糊中,她的身体一轻,落入一个充满男子气息的怀抱中。

    “醒了?”多尔衮把她往冬暖阁的床榻上一放,冷眼望着她说:“守够了?平时对皇太极不忠不贞,这时候倒想起帮他守灵了?假情假意。”

    “人死为大嘛。”凌安丹转了个身,把被子往身上一裹,准备舒舒服服地睡觉。

    多尔衮分辨不清心中的怒火从何而来,他只知道热血冲上脑门,行动先于意识地把凌安丹从被窝里挖出来,按在枕头上狠狠地亲了下去。

    “嗯……唔……”凌安丹十分困倦,头一次被多尔衮亲完还没有一点情欲,“别,想睡。”

    “想睡?”多尔衮三两下把她剥了个干净。炎炎夏日,光着身子躺在榻上也不冷。凌安丹被摆弄了几下,欲望也上来了。

    “干嘛?啊!”

    被进入得猝不及防,凌安丹很不适应,腿一蹬,怒道:“你就不能慢点儿吗?”

    多尔衮挺身慢慢抽插,勾唇一笑道:“你这么骚,很快就会出水的……嗯,这么快,还在夹我呢。”

    凌安丹双眸迷蒙,手推拒着多尔衮的肩膀。可耐不住这男人力气太大,她被死死压着狠干,一对巨乳嫩肉波浪般摇晃。

    “不行了……啊啊……你怎么了,呜呜,快点出去,出去行不行,我累,嗯……”可无论她怎么求饶,多尔衮都不放过她,甚至还变本加厉地肏干,从前面抬着她的大腿插了一会儿之后,又把人抱起来,圈在怀里往上顶。

    一双细白的藕臂圈在多尔衮的颈间,随着他腰身挺动的力度,轻轻颤抖着。臀间一片泥泞,抽插间带出的淫水顺着腿根流到了被褥上。

    凌安丹看他劲儿这么足,知道让他出去是不可能了,只得极尽诱惑地缠在他身上,唇舌贴住他的耳朵,轻轻舔舐。

    “十四爷,你低头嘛,舔舔我的奶头~”她扭动着腰身,抬起一对丰满的奶子往多尔衮嘴巴里凑,多尔衮拍了拍她的臀肉,说:“不是不想要吗?又骚起来了?”

    他狠狠往那深色的乳头上一咬,凌安丹吃痛“啊”了一声,抚摸着多尔衮的头发,诱惑道:“嗯……轻点儿,求你了,爷……舔一下,嗯,对……”

    多尔衮在那滑腻的肌肤上摩挲了一阵,脸深埋在凌安丹的胸前,享受着乳肉在抽插中的晃荡。

    这场以不情愿而开始的欢爱,终究还是激情满满地结束了。两人肢体交缠着抱在一起,凌安丹踢了多尔衮一脚,埋怨道:“快拔出去,太胀了。”

    多尔衮就看不惯她被肏软了还这么会撒娇,这么会勾引人的一面。

    “肏你这么多次,怎么就没见有个喜信?”

    凌安丹的脚在他结实的小腿上磨蹭:“怎么,你还想我给你生娃?生出来也是皇太极的儿子。”

    多尔衮深深注视着她,说:“生出来继承皇位。”

    凌安丹惊讶:“啊?你说什么呢?就算要扶年幼的阿哥继承皇位,也是九阿哥或者十一阿哥,大清可是子凭母贵。”

    多尔衮懒洋洋道:“我想让他继承,他自然就能继承。”

    淩安丹表示并不感兴趣,一推他的胸肌:“你还是去让福临继承皇位吧。”

    多尔衮皱了皱眉,长臂一揽,重新把她搂回怀里。他想起跟哲哲的一席谈话。

    皇太极驾崩后,尽情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