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o①8dè.νíρ 苏茉儿进帐时,刺激偷情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ρo①8dè.νíρ 苏茉儿进帐时,刺激偷情

    “宸妃姐姐来了,皇上哪儿还有心思管我。”凌安丹神态自若地在多尔衮身边坐下,拿起一只酒杯,“来陪你喝酒,还不好吗?”

    多尔衮神色阴晴难定,沉默片刻后,忽然伸手,把凌安丹往外一推,拒绝意味明显。凌安丹刚斟好的一杯酒,猝不及防地在推力下,洒了她满胸。

    “原来十四爷喜欢这种情趣?”凌安丹扯了扯胸前的布料,眼角眉梢全是勾人的笑意。

    两人正僵持,忽然侍卫急报,说是苏茉儿求见。

    “哎呀,那我可去哪儿好呢?”

    凌安丹说着话,目光投向多尔衮面前长桌被毛毡遮住的地方。很快,苏茉儿进到帐中,向多尔衮阐明她们家格格想要见面一叙的想法。

    “玉儿找我?”多尔衮先是面露喜色,紧接着又皱了皱眉,手在桌子底下动了动。

    “十四爷可是有什么不方便?”苏茉儿疑惑地问。

    多尔衮面露隐忍,道:“方才喝酒时,不小心弄脏了衣衫。苏茉儿,你先去吧,我随后避开人过来。”

    苏茉儿离开后,多尔衮立刻重重地喘息了一声,手往下,捏着凌安丹的下巴,低声道:“吐出来。”

    凌安丹依言缓缓收回舌头,在吐出那根肿胀肉棒的时候,口腔还缩得很紧,带起“啵”的一

    4②ωɡS.てoм(42wgs.)下。

    “我看你是想男人想疯了。”多尔衮竭力压制住脑子里把她按住狠狠肏一顿的冲动,不能去想这女人的身体,不能去想她的脸。玉儿还在等着呢。

    “行吧,你去。”凌安丹就像是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慵懒地挥手。多尔衮匆匆离开,到外面被冷风一吹,才想起自己本该把凌安丹赶出帐外的。

    “罢了。”他匆匆去往树林,赶着见大玉儿。

    凌安丹知道大玉儿谨慎小心,决计不会见面太久。她躺在多尔衮帐中用兽皮毯铺成的休息区小憩,躺了还没多久,就听见多尔衮虎虎生风的脚步声。

    “怎么这么快?”

    多尔衮冷哼一声,说:“你倒是把这里当成自家了。”

    凌安丹观察他的表情:“怎么,和庄妃姐姐聊得不愉快?”

    多尔衮脱下靴子,一脚踢开,闷声问:“你又知道了?”

    “你这副表情,还能是为了什么?”凌安丹的手悄悄爬上他的腰带,多尔衮这次没再拒绝,直接把她扑倒在兽皮上,三两下就除掉了她身上所有衣物。

    凌安丹也迅速进入状态,缠着多尔衮要个不停。多尔衮插得太猛,凌安丹忘情地伸长手指,忽然抓到了他脱下的衣物,连带着掉出一个荷包来。

    多尔衮的动作忽然停住了。

    “啊……嗯……这个?”凌安丹疑惑地看着被食指勾住的小荷包,多尔衮的肉棒忽然抽出,他烦躁地直起身来,说:“你走吧。”

    凌安丹的双腿难耐地夹在一起磨了磨,委屈道:“做到一半让人走,十四爷,你可真不厚道啊。”

    “我已经没心情了。”

    凌安丹松开手指,荷包坠落在地上:“看来是因为这个了。庄妃姐姐送的么?既是如此,我也不好再打扰十四爷思念佳人,只得另寻欢好了。”

    多尔衮一下子心里老大不舒服,问她:“你还有别的姘头可寻?”

    凌安丹去捡散落在地上的衣裙:“骈头嘛,找一找,总是有的。”

    她穿亵裤时一弯腰,穴里的淫水顺着腿根流下,两瓣又白又挺的臀肉肉嘟嘟地在多尔衮面前弹动。后者的喉结上下滚动,就在凌安丹那只能遮住一点肉的自制小内裤拉到腿根时,多尔衮一揽她的腰,把人从后面箍到怀里,扶着仍旧肿胀的肉具,轻而易举地后入了她。

    凌安丹被从后面直直地插入,刺激得腰酸背软,瘫在了多尔衮怀里。

    “想去找野男人,嗯?”

    粗大的肉棒浅而快速地往里顶弄,那饱胀的鸡巴头把肉穴按摩得舒爽极了,快感接连不断,凌安丹哪里还想得到什么野男人,只甜腻地喘息呻吟着,大喊:“不要野男人……啊……十四爷最厉害了,最喜欢十四爷……”

    明明是床第间喊出的话,做不得数,更何况还是偷情之时。多尔衮听了却觉得心里极为熨帖,他轻咬住凌安丹脖颈间的软肉,含糊低咒道:“小淫妇,惯会勾引人!”

    两人搞得胡天胡地,凌安丹最后晕在了多尔衮的怀里。外面夜风瑟瑟,多尔衮搂着她红痕点点的白玉身子,埋在兽皮绒毯里,喃喃说着什么。

    ρo①8dè.νíρ 苏茉儿进帐时,刺激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