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门板,边哄女儿边偷情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隔着门板,边哄女儿边偷情

    凌安丹是知道男人之间那点儿争强好胜心思的,只是她没料到,多尔衮被刺激之后会干得这么猛,她浑身瘫软地平躺在床上,双腿大张,被多尔衮捏住膝弯,凶狠地干个不停。

    “不行……啊……真的……太麻了,呜……”凌安丹向来放得开,很少求饶,多尔衮以前和她做的时候,总是听见这个妖精又软又媚的呻吟,不是求着干快一点,就是喊着肏重些。

    “你不行了?嗯?”多尔衮每说一个字,就重重地往深里顶一下,凌安丹扬起脖颈,从锁骨到肩窝的曲线优美得惊人。

    “十四爷,饶了我吧……嗯,求你了……”

    多尔衮一手往上捏着她的大腿,另一手探到她的腰后,让她身子往后仰得更多,打桩的力度更猛更深。

    凌安丹的身体也是软到不可思议,腰弯成月亮一般的弧度,两团软绵绵的乳肉在胸前弹跳晃动。

    多尔衮被她夹着,无数次疯狂而惊奇地想,怎么会有这么适合被操弄的身体?简直就是话本里下山吸人精气的骚狐狸。

    两人干得忘情,虽说清心阁里的殊兰和墨兰都是凌安丹从蒙古带来的心腹,既知道这事儿,也不会出卖她,可清心阁里毕竟有另一个小主子。

    “娘娘,娘娘,十二格格不见到您不肯用早膳。”墨兰在门外呼唤凌安丹,同时传来的,还有奶声奶气的叫唤:“额娘,额娘娘!”

    “是梧云珠,啊!”凌安丹伸出一只手,探出帘帐重重的床榻之外,有气无力地呻吟:“求你……我的女儿,先让我……女儿,啊嗯……”

    “十二格格应该已经断奶了吧?”多尔衮连音量都没压低,坏心地伸手把玩她的奶子,“不如给我吃,骚货。”

    凌安丹的身体一弹,被吸住的奶头在湿热的口腔里被轻咬含弄。多尔衮的手在她全身上下游弋,每一处敏感点都照顾到了,凌安丹的娇吟一声高过一声。墨兰在门外听得脸红,赶紧捂住小格格的耳朵。

    小孩子很喜欢额娘,在门外挣扎闹腾了半天。

    “还不走?”多尔衮忽然抽出肉根,把凌安丹整个人从床上抱起来,让她两条腿缠在自己腰上,面对面地重新插入她的水穴里。

    “自己去哄哄她?嗯?”

    每走一步,颠簸中的插入都会带来深切的快感,凌安丹只觉得这雄伟的肉具嵌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她只能无助地抓住多尔衮的肩膀,拼命摇头:“不行……呜呜……不要……”

    “额娘娘?”梧云珠奶奶的声音又隔着门板响起,凌安丹逃脱不得,只能大喘气地安抚:“宝贝乖,跟墨兰姑姑去用早膳,啊!”

    梧云珠在外面疑惑地问墨兰:“额娘疼?”

    “哎呦,格格,娘娘这不是疼,是、是……”墨兰赶紧拖着小格格走远了。

    凌安丹也被多尔衮按在门上,两人交合的地方碰撞出一圈一圈淫水和白沫,飞溅在门上。

    “这么喜欢男人的精水,要不要再多吃点儿?”多尔衮忽然捏住她的下巴,肉棒猛地抽出,只剩龟头还在穴口研磨。

    凌安丹难耐地挪了挪屁股,她知道多尔衮想折磨她,反正今个她是再也受不了了。

    “想要……唔,十四爷,爷……你射在我里面吧,射在小骚货的骚穴里,啊啊啊!”

    多尔衮一听这话就受不了了,他的肉棒再次直插到底,然后每一记都顶得凌安丹失声仰头。

    “荡妇,和小叔子偷情很过瘾是不是?嗯?想要精水?射给你,全部射给你!”多尔衮低吼一声,肉棒上喷发的精液全都对着凌安丹的肉穴深处射出。他忽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想法,或许,凌安丹真的会怀上他

    4②ωɡS.てoм(42wgs.)

    的孩子也说不定。

    隔着门板,边哄女儿边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