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o①8dè.νíρ 和多尔衮库房偷情,被多铎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ρo①8dè.νíρ 和多尔衮库房偷情,被多铎

    多尔衮和众多爱新觉罗家的人一样,都有点倔脾气,越是达不到目的,他们就越是执着。众亲贵和命妇后妃们坐在一处听戏,凌安丹坐在后妃席的角落里,很不打眼。多尔衮的眼神在她和大玉儿之间游离,待凌安丹离座,他立刻跟了上去。

    凌安丹早已注意到他的视线,故意找借口来到僻静的鸾驾库之后,等待多尔衮跟上来。

    “小福晋,方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十四爷何故如此穷追不舍?”凌安丹抬眸看着他,扫过四周空无一人的库房,低声问,“莫不是还在怀念那晚的滋味儿?”

    多尔衮闻言,双眼蓦地睁大,他听出来了,凌安丹这语气,竟是不以为耻,反而津津有味?

    他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你说实话,是不是你设计的?”

    “睿亲王,怎么能光天化日地说这种事呢?”凌安丹不赞同地觑他一眼,手伸出袖子外,去勾多尔衮的手,“我们去库房里面说。”

    多尔衮哼了一声躲开,跟在她身后进去:“我倒要看看,你

    4②ωɡS.てoм(42wgs.)有什么诡计。”

    凌安丹近来在后宫中有了些权力,想法子要到了銮驾库的钥匙。进到阴暗的库房里,只有几缕光线透进来,气氛一下就变得暧昧起来。

    “睿亲王,你深爱着庄妃姐姐,却很难与她相见,一定很煎熬吧。”

    多尔衮越发警惕:“你问这个做什么?”

    凌安丹掩唇一笑,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且如今庄妃姐姐在后宫中颇受冷待,睿亲王想必更是着急。妾身虽地位低微,目下却深受皇后娘娘的信任。说句不好听的,皇后娘娘虽待殿下亲厚,却绝不会助长您与庄妃姐姐的私情。而妾……可助睿亲王把握后宫动向。”

    她这一席话,是多尔衮万万没想到的。同时,他也从中深深感觉到了此女的聪明。

    “那么,你想要的是什么?”

    凌安丹上前一步,在昏暗光线的遮掩下,她的一双纤纤玉手往下摸到了多尔衮的要害处。任何男人,这一处被摸到都会僵住。

    “妾身要的不多,妾身只是馋睿亲王的身子,盼着您时不时能进宫,和妾身一起快活快活。”

    多尔衮万万没想到还有女人能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他先是愣了愣,接着怒极反笑:“小福晋怕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四哥的嫔妃,就不怕我告你个秽乱后宫之罪?”

    凌安丹看准了他的性格,一不会打女人,二更不重礼教,因此她大胆地往多尔衮身上靠过去,嘴唇贴住他的耳朵,媚声道:“如果十四爷真状告我秽乱后宫,那你也跑不掉。”

    多尔衮冷哼一声,手捏住她的下巴:“荡妇,既然你这么想被干,我就满足你。”

    多铎见自家老哥久不回席,按捺不住前去找人。他性格大喇喇的,走到僻静处见没有人,就喊起了“哥”。

    “哥,哥,你在哪儿呢?”

    “啊!”凌安丹被多尔衮从身后重重一顶,双手紧紧扣住门扉上的木格。

    就这一点儿声音,传出去就被耳聪目明的多铎听见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踏上石阶,咚咚咚敲门:“里面有人?谁在里面?”

    凌安丹就是再放荡,这会儿也有点害怕。她一害怕,肉穴里面就夹得紧紧的。本来吸力就强,多尔衮被她一夹,倒真觉得这是个划算买卖了。

    “多铎,赶紧滚!”

    库房里面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命令,多铎对这位有勇有谋的胞兄很服气,当即不再吱声,可他并没有走,而是竖起耳朵倾听里面的动静。

    多尔衮一手从衣襟深入,捏着凌安丹饱满的乳头,一手握在她刚好盈握的腰上,啪啪啪地打桩。

    凌安丹被干得气都喘不过来,回头埋怨地瞥了多尔衮一眼:“十四爷……啊,太猛了,妾、妾身……嗯……受不住……”

    多尔衮一口咬住她的后颈,像是猛兽噙住了自己的猎物。

    “你这么骚,怎么会受不住?”

    “十四爷……啊……啊……”

    多铎听得面红耳赤,又怕他哥这出格的举动被发现,因此一直提心吊胆地守着。

    隔了片刻,凌安丹先从库房里走出来,见到多铎时她满目春意,妖媚得像是下山来吸人精气的狐狸。多铎认出她是皇太极的庶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你……”

    “我什么?十五爷可别说漏了嘴,等着你哥哥,过会儿再一起回转吧。”凌安丹步态优雅,扬长而去。

    ρo①8dè.νíρ 和多尔衮库房偷情,被多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