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皇太极激情一夜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和皇太极激情一夜

    凌安丹含羞带怯地褪去自己缝制的小裤,这玩意儿是皇太极从未见过的精致小巧,边上还有烟粉丝线勾成的花纹,褪去一半后,挂在腿上,别有一番风情。

    “都湿成这样了,出这么多水。”皇太极摸了一把花穴张合之处,满手的淫汁。他笑了笑,合身而上,扶起肿胀的龙根,作势要插入。

    “皇上,让妾身先服侍您。”凌安丹稍微一挡,皇太极正着急,本准备发火,可下一息,凌安丹忽然俯下身子,一张红润的嘴唇便含住了他的龙根,竟是品起了箫来。

    后宫中也不乏有人逢迎邀宠,床第间用出各种魅惑手段。可她们每一个人像安丹这样,一张小嘴吸得紧紧的,舌头如灵蛇一般又是探又是钻的,肉棒上每一根经络似乎都照顾到了。更妙的是,她趴在他腿间品箫时,那对玉兔就软绵绵地垂下,在胸前摇摇晃晃。

    皇太极伸长手去把玩,惹得凌安丹“嗯嗯”的直哼哼,妖媚极了。她吐出那根肉棒,扭着身体要躲,埋怨道:“皇上……”

    皇太极一手擒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是深深的欲色:“难道朕摸不得吗?再含进去。”

    “皇上当然摸得。是妾有些生疏了,皇上请。”凌安丹乖巧依言含住,还主动挺起胸乳,递到皇太极手中,任他揉捏把玩。

    皇太极眼看着那柔美白皙的乳肉在自己麦色的指间变幻出各种形状,不知等这两团晃动起来会是什么光景。

    “嗯……真乖,含得这般深……说说,想要什么奖励?”皇太极让凌安丹吐出自己的东西,把她搂在怀里,倒不急着干完了事了。

    他看出来,这丫头是个知情知趣的。

    “妾身现下最想要的……”凌安丹扶着皇太极的肉棒头,缓缓摩擦着自己的大腿根,“只是皇上的疼爱罢了。想要皇上将这厉害宝贝,插进妾身的穴儿里。”

    皇太极一把将她按倒,在这淫声浪语之下,再也忍耐不住,将她的大腿扳得大张,龙根噗嗤一声插入进去。满满当当占据了花穴。

    “皇上……啊……您这,唔,妾身里面好满,啊……”

    皇太极是个勇猛的,凌安丹一被被插入,就感觉到了肉棒勃勃跳动的生机,只恨不得他赶紧深深地捣一捣。

    皇太极双手撑在她的肩侧,腰身摆动,猛顶了两下,心下直呼奇妙,这肉穴里不仅水多,还吸得紧,抽插间淫水四溅。

    凌安丹在他的身下扭动呻吟,一双手还摸着他的身体,到处点火。

    皇太极抓住她的手腕,按在自己小腹上,一边挺动一边问他:“你要摸朕?老虎的须也摸得?”

    凌安丹眼眸含水,指尖屈起,在皇太极凹凸分明的腹肌线上柔柔擦刮,挺着胸抓住皇太极的另一只手,放到自己胸上,媚声说:“皇上也可以来摸妾身嘛……啊……皇上肏得好深,妾身忍不住、忍不住想摸……”

    “你这丫头!”皇太极被她又扭又吸,龙根好像泡在一处紧致湿润的小壶里,“夹得这么紧,是想让朕早早缴械吗?”

    说完,他把凌安丹翻了个身,从后面插进去,手在如蜜桃般圆润泛粉的臀肉上狠狠一拍,那粉顿时蔓延成了指痕的红,激起了皇太极这么野心满满的男人根植于内心深处的暴虐。平日里和其他嫔妃欢爱时,总要温柔小意。她们不是贤淑,就是柔弱,何曾能承受皇太极最狂暴的欲望?

    凌安丹却像是被打兴奋了,呻吟得越发高昂。

    “皇上,您太厉害了,啊啊!”她牵着皇太极握在自己腰间的手,摸到胸上,回过头去,眼角湿润地恳求,“皇上您疼疼妾身的奶子,这处好胀

    4②ωɡS.てoм(42wgs.)

    ……”

    皇太极触及那一团柔软,下身又被吸得抽出插入都快感绝顶,已是快要疯狂,喘着粗气,一手握着凌安丹的奶子,一手抓在她的臀侧,像是要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抵着屁股猛干。

    凌安丹被干得腿间一片泥泞,又酸又爽,却是没有求饶,只顾淫叫着:“皇上,皇上,啊……妾、妾要飞了,要去了,皇上干我!”

    皇太极一口咬住她白白嫩嫩的耳朵,含糊道:“小骚货,这就干死你!干死你!”

    两人在浪打浪的淫语中先后高潮,皇太极在凌安丹的体内冲射出精后,竟还有点遗憾,该多干这小骚货一会儿。

    不过也不急,夜还长着。

    两人满足地抚摸着对方,正要再战一场时,皇太极身边服侍的大宫女冬雪在门外扣了三响,禀报道:“皇上,关雎宫遣人过来,说是宸妃娘娘睡不着。”

    皇太极虽然深陷欲望,脑子还是清醒的,他头先是担心海兰珠的睡眠,忽然却觉察到不对:“冬雪,娘娘是怎么知道朕的行踪的?”

    “这、这……”

    凌安丹笑了笑,扬声道:“怕是敬事房送的水来了。皇上,这哪里是藏得住的呢?您还是快去看宸妃姐姐吧,她身子不好,可得早早睡下才行。妾身侍候您擦洗。”

    皇太极挑了挑眉:“你倒是挺大方。”

    皇太极年纪越大,越喜欢将女人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他喜欢海兰珠这样离了他就活不了的菟丝花,对庄妃和多尔衮的过去耿耿于怀。要不说男人都贱得慌,大哭大闹他们烦,可不争不抢不吃醋,他们也不乐意。

    凌安丹下了床榻,小手盈盈一握,捧着皇太极的手掌柔声道:“妾身家世不显,哪儿能像五宫主位的娘娘们一样,要求皇上留宿呢?只要皇上记得还有清心阁这个地方,高兴时来宠一宠妾身,妾身也就满足了。”

    皇太极听了,心里极熨帖,拉着凌安丹又去水里胡闹了一通,到夜半才回到关雎宫。海兰珠怎么吃醋且不提,翌日凌安丹去清宁宫请安的时候,皇后哲哲却是待她极好,喜形于色。

    “皇上近几年就在关雎宫打转,除了我这清宁宫之外,别的嫔妃住处他都鲜有踏足。安丹,你是个有本事的,可千万要留住皇上的人,多多为皇家绵延子嗣。”

    和皇太极激情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