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极首次踏足清心阁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皇太极首次踏足清心阁

    皇太极回过神来之后,意识到这是在关雎宫内,连忙把遐想按下,褒奖了凌安丹,顺便把十二格格升了一级,封为固山格格。

    “皇上,那妾身就先告退了。”凌安丹表情乖巧,看向皇太极时却眉眼弯弯,那灿烂的笑容,比后宫里的其他女人都多了些纯真感。

    海兰珠拿到凌安丹给的方子,还没开始调养,就传来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噩耗。

    八阿哥竟然因为高烧不退,忽然夭折。海兰珠像是发了狂似的,不接受儿子死了的事实。

    和皇后关系不错的几个嫔妃聚在清宁宫里,商量着要不要去看望海兰珠。哲哲思虑再叁,最终决定带着大玉儿和凌安丹前去。他们一个是海兰珠的妹妹,一个曾得皇上亲自带去看望海兰珠,带着去,能显出中宫对关雎宫的体贴。

    叁人刚走到宫门口,就听见内里传来海兰珠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皇太极痛心疾首,抱着她直喊着“兰儿”、“兰儿”!

    凌安丹谨慎地没有说话,只听得哲哲和大玉儿轻声细语地安慰。

    “是福临……是你的福临克死了我的八阿哥!”

    海兰珠忽然从皇太极怀里抬起头,手指着大玉儿控诉:“福临命硬啊,生下来就红光冲天,我的八阿哥没这福气,硬生生地被克死,皇上,皇上,你可要给我们母子做主啊!”

    皇太极也不知是不是被八阿哥夭折的事打击得太过,头脑一热,竟拔出红木柜上装饰的长剑,对着大玉儿大吼道:“你的福临克死了八阿哥,就让福临给八阿哥偿命!”

    大玉儿难以置信地看着皇太极,凌安丹知道她这会儿肯定死不了,索性做个顺水人情,出手把大玉儿拉开,躲到皇后身后。

    谁料就是这一拉,竟被海兰珠注意到她。

    “是你,是你……你不是说,用了你的方子,我和八阿哥都会身体康健。你说谎……你说谎!说着,海兰珠竟然自己扑了上来,手抓住凌安丹的衣领,使劲儿摇晃。

    悲痛之人的力气很大,凌安丹脸都憋红了,哲哲身边的宫女才在主子的催促下把海兰珠拉开。

    “宸妃姐姐,我那日给的方子,是调养产妇身体的……咳咳!”

    海兰珠可不管这么多:“你还敢狡辩!”

    皇太极痛心疾首地道:“够了,你们都出去。”

    哲哲见皇太极竟没有为刚才对大玉儿的言行道歉,连话都不想再说,带着同样伤心的大玉儿走了。

    凌安丹留着没走,躬身对皇太极和海兰珠道:“皇上,宸妃娘娘,妾身人微言轻,不敢冒昧。可见宸妃娘娘如此悲痛,妾身想,能否追封八阿哥为皇太子,奠仪诸事皆从此例。”

    八阿哥先前还小,皇太极虽向众臣表明要立他为皇太子,却并未真正举办立储大典。凌安丹此言一出,皇太极像是立刻找到了安慰海兰珠的救命稻草,一个劲儿地赞同:“兰儿,你放心,我一定立我们的儿子为皇太子,他将是大清的第一位储君!”

    海兰珠的脸上总算多了几分慰藉。凌安丹松了口气,心想自己出了这么个好主意,总不至于被炮灰了吧?

    皇太极最近遭遇丧子之痛,又隐隐感觉到远在前线的多尔衮声望日盛,让他很是心烦意乱。

    这日海兰珠又在关雎宫里独自垂泪,皇太极实在是喜欢她娇弱无心机的模样,可长久地应付,总也有些疲倦。就在这时,宫女惠哥端进来一碗汤药,劝道:“娘娘,这是清心阁送来赔罪的汤药,您看……”

    “又是她?倒了吧,我又没病,喝什么药?”海兰珠闷闷不乐。

    皇太极倒是奇了:“这赛音诺颜氏还在每日送汤药来?”

    惠哥答道:“是。”

    一张明艳灿烂的笑脸在皇太极眼前闪过,他想起安丹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

    海兰珠埋怨道:“还以为这位庶妃是个好的,没想到忙没帮上,反而处处在皇上面前表现,分明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皇太极就喜欢她吃醋的模样,可今天除了哄宠妃之外,他的心里还多了些异样的感触。夜里在崇政殿批完奏折,回到后宫,不知不觉就问起身边的太监:“赛音诺颜氏住的清心阁在哪儿?”

    一行人缓缓走进清心阁的门,看门的扫洒丫头早就打起了瞌睡,皇太极也没让人通报,他走进清心阁时还在犹豫,自己怎么就没去陪兰儿呢?

    “小福晋,您说您,怎么还在整理草药呀?夜深了,快歇着吧。”

    “你不懂。”凌安丹打了个呵欠,“宸妃娘娘已经不待见我了,我得殷勤着点儿,免得这颗脑袋去给八阿哥陪葬。”

    皇太极踏进内室,朗声道:“朕怎么不知道,在这后宫里面,还有谁敢越过朕要你的脑袋?”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乌兰和殊兰两个赶紧跪下,凌安丹倒是想过皇太极会不会因为汤药想起自己这个人,但没想到是这么突如其来。

    “皇上恕罪,妾身失仪!”

    她慌乱地站起来,皇太极终于看清她穿的是什么,脚步一顿。

    只见凌安丹身上只披着薄薄的一层红色纱裙,在这酷暑倒是清凉得很,只是视觉上,不可不谓淫靡。那两对玉团似的胸肉在束腰之上浑圆地挺着,乳头在红纱的包裹都看得分明,像是诱人的果实。一身雪白如象牙般的皮肤在鲜红的衬托下更显冲击,那藕臂和玉腿上的肉,多一分嫌赘余,少一分嫌瘦弱,正是亭亭如玉的身形。

    “你们都先下去。”皇太极冷了声音,挥退了所有下人。

    皇太极首次踏足清心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