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一夜,又见到皇太极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风流一夜,又见到皇太极

    凌安丹的反应既放荡又纯情,多尔衮作为一个男人,这一刻竟是深深被她的身体和姿态所吸引,连眼前人是谁都已忘记,只知道抱着她狠狠干入。

    凌安丹对这副健壮的躯体相当满意,一直缠着多尔衮不放,两人紧紧抱在一起,乳肉被淫靡地积压在胸膛之间,多尔衮被那肿葡萄似的两粒乳头蹭得心急火燎,手指在凌安丹的腰间留下明显的红痕。

    “玉儿,你为什么这么骚,是不是……是不是皇太极他!”

    “嘘。”凌安丹食指抵住他的嘴唇,烟视媚行,“你可真坏,就不能只亲亲我么?”

    她的声音活像一缕青烟,幽幽钻进多尔衮的耳朵里。被肉穴紧紧包裹住的肉茎又感受到一阵更强大的吸力。

    多尔衮猛地抽出,再一插

    4②ωɡS.てoм(42wgs.)

    到底,两人都舒爽得发出一阵噫叹。

    “再快一点……啊,十四爷,干我,干死我……”

    被肏得兴奋了,淫声浪语不要钱似的从凌安丹嘴里喊出来,多尔衮的内院向来清净,女人们都畏惧他,哪儿会这样放浪形骸。

    多尔衮越听越兴奋,双手往下捏住她那两瓣圆润的臀肉,在手里得肉挤肉的,两腿之间更有粗壮的器物在艳红的穴口进出。

    凌安丹很快就受不住,仰着脖子尖叫着高潮了。多尔衮被她夹得肉茎一抽一抽的,又换了个姿势,从后面压着她,狂猛地肏干。

    一直到天光大亮,凌安丹高潮了两回,见势不妙,缠着多尔衮又是亲又是夹,好不容易让他出了精。

    事后男人餍足地抱着凌安丹,她将自己的锦帕放到多尔衮手中,唤来殊兰,让她帮自己装束妥当,悄悄回了后宫。

    多尔衮醒来后,想起昨晚的疯狂情事,稍微一问身边人,就能推测出和他风流的人究竟是谁。

    他首先想起的是两团白得发亮的乳肉,那上好的触感,销魂的肉穴……

    不,这事儿绝对有蹊跷,他昨夜为何仿佛失了神志?

    多尔衮唤来昨晚把守右翊门的侍卫们,问到殊兰熬药的小厨房,遍搜一回,没发现任何药材残渣。他抓不住切实证据,只能暂且把这桩风流韵事按下。

    自庄妃诞下九阿哥福临之后,海兰珠的醋劲儿越发大了起来。皇太极爱她爱到了骨子里,她稍微哭两嗓子,便什么都依了她。

    皇后哲哲听说皇太极连满月酒也给福临省了,气得心梗。没有命妇进宫,她便自己邀请后宫嫔妃齐聚清宁宫,一起庆贺福临满月。

    凌安丹带着重礼前来,奶妈还带着跟着快满一岁的小格格梧云珠。

    哲哲和大玉儿都感动地握住她的手。

    哲哲道:“安丹,如今后宫这光景,你能不推脱,前来赴宴,可见是个良善之人,改日我便向皇上请旨,求个小格格进封的恩典。”

    凌安丹在皇太极面前有多透明,从梧云珠的品级就能看出来。小格格出生才被意思意思封了个乡君,在格格里属最末的等级。而庄妃的三个女儿,封的都是固伦公主,不可同日而语。

    凌安丹其实并不在意,但她还是表现得很惊喜地谢过了皇后,然后规规矩矩地站到一边,等着其他几个站在皇后一边的嫔妃说贺喜话。

    “皇上驾到!”

    门口的太监吆喝了一声,凌安丹有点蒙圈,就见一个留着两撇胡须,龙行虎步的男人在宫人簇拥下进入正殿大门。

    皇太极脸上已有些许老态,眼角看得出鱼尾纹,但他身材保养得不错,看起来仍然气势非凡。

    哲哲不太痛快,问安后便不怎么搭理皇太极。皇太极问候了庄妃几句,得到的只是礼貌有加的回答。

    他自讨没趣,摸了摸鼻子,忽然看见脚边有个肉乎乎的小孩儿,仰脸看着自己,便有些困惑地问:“这是哪位格格?”

    凌安丹上前一步,福身道:“回皇上的话,这是梧云珠,是妾身的女儿。”

    说完,她还体贴地补充一句:“妾身是赛音诺颜部旗长之女,赛音诺颜安丹。”

    “哦、哦。”皇太极怔愣地看向面前抬首的女人。他的后宫中竟有如此艳丽的美色,眼波流转间尽是媚态。

    风流一夜,又见到皇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