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玉儿生子时,和多尔衮偷情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在大玉儿生子时,和多尔衮偷情

    随着庄妃身子越来越重,她心里的焦虑也与日俱增。皇后去行宫养病,整个宫中还愿意和海兰珠作对,跟她说话的,只剩下清心阁里的庶妃赛音诺颜氏,所以她便常常邀请安丹去永福宫做客。

    就在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大玉儿毫无预兆地发动了。她的贴身宫女苏茉儿急得去关雎宫找皇太极,但如今海兰珠宠冠后宫,连她的宫女也张扬跋扈,直说让庄妃娘娘再等一晚上,不要打扰了皇上休息。

    “这可怎么办啊?奴才只找到了这个萨满婆婆!要不、要不去找十四爷……”苏茉儿一顿抹泪,凌安丹知道自己出场的时刻到了,她起身坚决道:“苏茉儿是庄妃姐姐的身边人,这时候出宫,太打眼。其实,睿亲王在上回见面后,就告知妾身,有事如何去找大清门的侍卫。你们放心,我这就去求救!”

    凌安丹算得没错,去大清门找完侍卫班第后,多尔衮必定不放心庄妃,要亲自进宫在右翊门外候着。这里离后宫只有一门之隔,凌安丹让乌兰领着接生嬷嬷进去,自己却站在右翊门外陪着多尔衮。

    “小福晋快请回吧,您在这儿于礼不合。”

    “妾身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妇人生产的场面,听到庄妃姐姐的惨叫了。”

    凌安丹这么一说,多尔衮顿时着急,也没心情再和她掰扯。两人等到天亮,终于传来庄妃顺利产子的消息,多尔衮浑身松懈,疲惫也跟着涌上来。

    “墨尔根,还不快扶你家主子去偏阁里歇着,我去着人熬完姜汤来。”

    多尔衮这会儿总算记起来凌安丹陪他在冰天雪地里熬了一夜,忙说:“小福晋赶紧回后宫吧,这里的事有下人们来。”

    凌安丹朝他嫣然一笑:“睿亲王可别赶人,妾身也想喝碗姜汤再走呢。”

    因为乌兰去永福宫看望庄妃去了,跟在凌安丹身边的小宫女便是平时留守清心阁的殊兰。她为人低调却机灵,一罐子姜汤端上来,药材味散发得浓浓的。

    “哟,殊兰,你这是给我和睿亲王加了多少补药呀?”

    “回小福晋,都是小厨房里有的就添上,全是大补的药。您和十四爷昨夜冻着了,奴婢又不敢去御膳房,就……”

    多尔衮听了,也觉凌安丹实在是个仗义之人,端起姜汤咕噜咕噜灌到肚子里,笑道:“这喝下去确实暖身子,引得我困意上涌,是该睡会儿……”

    凌安丹假意出门,实则等着药效发挥得差不多了,便重新推门而入,走向倚在软榻上的多尔衮。

    “睿亲王?睿亲王?啊!”

    多尔衮大手一揽,凌安丹就跌入了他的怀中。他浑身发热,一双大掌烙铁一般在凌安丹身上游弋,粗暴地解着她的衣扣。

    “玉儿,玉儿,我想你想得好苦……”

    “嘘。”凌安丹按住他的唇,轻笑道,“你想的话,就别叫玉儿,叫亲热点儿怎么样?”

    多尔衮身上发热,脑子也是热的,看不清眼前景象,迷迷糊糊地问:“叫什么?”

    “叫宝贝儿,叫心肝儿,都可以呀!”

    多尔衮情热,被凌安丹妖媚的声音一勾,哪里还把持得住,翻身将她压在身上,扒得只剩一片红色肚兜。

    “心肝儿,宝贝儿,你身上好香,嗯……”

    凌安丹难耐地仰着脖子,肚兜完全裹不住一对嫩白的奶子,乳浪摇晃,晃得多尔衮眼热,一把扯掉那遮掩,双手大力地揉捏起来。

    凌安丹仿佛化成了一滩水,瘫在软榻上娇吟扭动。多尔衮将她揉在怀里,手往下寻到那幽谷深深之处,摸了一把,全是粘液。

    “这么快就出水了?”多尔衮低沉的笑声在凌安丹耳边回放,她勾住他的脖颈,腰往上抬,去蹭那沉甸甸的阳具。

    “是因为太想要你了呀,十四爷。”她一边说,一边解着多尔衮的衣物和亵裤,等那巨物迫不及待地弹跳出来时,她惊讶地“啊”了一声,推开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再扑到他腿上,仔仔细细地打量那根肉棒。

    “好大,呜……”

    凌安丹在现代的时候就不是什么保守的女人。她是被996摧残的社畜,平时为了缓解压力,惯例是隔一段时间就要度过一个愉快的约炮周末。可来了古代,被困在宫墙内,早就想被好好地肏一肏了。

    多尔衮忽然感觉自己的要害被一处又软又湿的地方紧紧包裹住,灵活的肉舌在那敏感的龟头打转,爽得他不能自已。

    以往和那些不爱的福晋侍妾们行房事的时候,都是匆匆了事,他何曾有过这样销魂的感觉?4②ωɡS.てoм(42wgs.)

    “宝贝儿,你、你……”多尔衮脑中发晕,只被吸了几下就胀得生疼,竟是再也按捺不住,大手箍住凌安丹的腰身,将她抱起来,肉具急切地在淫水溢开的花穴磨蹭顶撞,可又似乎舍不得伤害他心底最爱的“玉儿”,愣是没有冲进去。

    凌安丹循循善诱,捉着那硕大的鸡巴头,慢慢往自己的穴道里引。

    “多尔衮,十四爷,进来吧,没关系,好好疼我……啊!”

    再也受不得引诱的多尔衮力贯而入,发出一声舒爽的低吼:“嗯!宝贝儿,你这蜜穴,紧得真是宛如处子!”

    凌安丹骤然被填满,美得日月不知,水蛇般的身体缠在多尔衮身上不放,迎合着胯间那猛力的抽插。

    “十四爷,啊……太深了,呜……你好厉害……”她呼出的气都喷到了多尔衮耳边,炙热的吻雨点般落在凌安丹的脸上,脖颈上。多尔衮弓着腰,紧实的腹肌一块块排列,而他的嘴唇却吮住了她的奶头,一只手在空下来的右乳上揉捏磨动。

    凌安丹是名副其实的巨乳,一对奶子生得是波涛汹涌,即使平躺着也好似雪堆般摇晃着,形成极大的视觉冲击。多尔衮简直是爱不释手,玩奶的时候,连肏弄的动作都缓慢了一些。

    “十四爷,快点儿,快点儿干我呐……”凌安丹不满地扭动着腰肢,惹得多尔衮的欲火节节高涨。

    他索性把人抱坐起来,从下到上深深顶入——

    “啊……呜呜!”

    在大玉儿生子时,和多尔衮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