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①8dè.νíρ 初见:必须要拿下这个男人

作品:《偷情秘史

    偷情秘史 作者:风陵

    Po①8dè.νíρ 初见:必须要拿下这个男人

    “小福晋,该用膳了。”

    宫女乌兰端上简单的一荤两素一汤,这便是盛京后宫之中,庶妃的饮食份例。如今前线战事不断,皇太极的后宫也缩减用度,有什么紧要的东西都先给了皇后和五宫主位,庶妃们也就只有两个宫女伺候着。

    凌安丹半个月前穿越到这里,发现自己居然有一个出生四个月的女儿,还是在皇太极的后宫里,顿时心灰意冷。

    别人都是穿到后宫大杀四方,母凭子贵。她一没这个条件,二还碰上大名鼎鼎的海兰珠正要临产,穿来这么些天,连皇太极的人影都没看着,更别说什么宫斗了。

    加上皇后哲哲对后宫把控严格,皇太极政务繁忙,什么御花园偶遇,宴会争宠的戏码,一概没机会上演。凌安丹也就只能无聊地数着日子。

    “说起来,小福晋,近来永福宫那边可是日子艰难呢。”乌兰看着四下无人,立刻开始八卦起来。

    主仆二人个性投缘,凌安丹都快要被无聊死了,此刻眼前一亮,赶紧接话道:“怎么回事儿,快快细细说与我听。”

    乌兰笑道:“还不是关雎宫那位,近来身子重了,脾气越发的大,皇上去永福宫转一圈,看看同样有孕的庄妃娘娘,她也不依,还搬出陈年旧事,说什么睿亲王和庄妃娘娘有过一段,这孩子还不知……”

    乌兰压低声音,凌安丹听得一愣一愣的。如果她没记错,正史上并未记载孝庄和多尔衮的具体故事,史学家后面也考究说“太后下嫁”一事纯属子虚乌有。

    “这流言传得广吗?”

    乌兰惊讶:“小福晋,您忘啦?这事儿谁不知道呀,庄妃娘娘刚进宫陪在皇后身边时,就和那会儿的十四贝勒青梅竹马。后来庄妃娘娘的哥哥入京省亲,对皇上说,有喇嘛曾算命,说庄妃娘娘未来会母仪天下,皇上这才非要……”

    凌安丹确定了,这根本就是野史剧情!合着这里不是历史前朝,而是平行世界啊!

    乌兰看着自家主子震惊的样子,以为自己八卦得力,更起劲儿地道:“睿亲王在朝鲜打了胜仗,俘虏了一堆皇亲国戚,如今正班师回朝领赏呢。他是皇后娘娘看着长大的,惯例誓要进宫探望谢恩。宫里都在盯着,看他究竟会不会和庄妃娘娘见面。”

    凌安丹听起了劲儿,匆匆扒完了饭,起身让乌兰给自己整理仪容:“乌兰,咱们也有几日没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了,走着。”

    她倒要看看,这野史里对大玉儿深情无悔的多尔衮是个什么样子。

    主仆二人来到中宫,倒让哲哲吃了一惊。她平时不喜欢在后宫摆谱,那些个子嗣尚小的嫔妃,通常就免了他们的请安,让他们好生照顾格格阿哥去。这赛音诺颜氏平时是个低调乖巧的,生的格格在后宫也无甚地位,平日里少来拜访。

    “哟,今儿是什么风,把我们安丹吹来了?”

    凌安丹福了福身,道:“给皇后娘娘请安。妾身今日午膳用多了些,想着去哪儿走走不是去呢,好些时候没见着娘娘了,合该来请安的。”

    哲哲听完含笑点头:“你是个懂礼数的。对了,还没见过睿亲王吧?来。”

    凌安丹终于敢抬头直视坐在左首第一位的男子。这一看,她当即愣住了。

    多尔衮,好TMD的帅!

    这种帅不单单指五官的俊朗,更多的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野性男人味儿。只见多尔衮还未换下领赏时的一身正白旗戎装,眉宇间英姿勃发,那身肌肉即使不显露出来,也能看出其结实健美。

    可是此刻多尔衮却只是对请安的她轻轻一点头,随即就将目光落到了哲哲身边,肚子维凸的庄妃大玉儿身上。

    凌安丹低头一笑,主动引起话头:“庄妃娘娘如今也是五个月的身孕了。这天寒地冻的,孕妇更得注重保暖。先前妾身怀梧云珠那会儿,也是冬天,有不少保暖的法子和器具,庄妃娘娘若是不嫌弃,可来清心阁一叙。”

    大玉儿自从怀上孩子之后,对多尔衮和皇太极的感情都有所减弱,一心扑在自己的孩子上。听凌安丹这么说,她也由衷喜悦起来,搭话道:“那还要麻烦妹妹了。”

    “姐姐不必客气。择日不如撞日,待会儿姐姐就上清心阁坐坐?”

    这话却是恰好救了大玉儿,她知道多尔衮看她的眼神,是一直没放弃过要和她发生点什么的。可她现在已有了自己的孩子,不想再……

    多尔衮一看大玉儿要走,立刻也起身同皇后告辞。哲哲早已看惯他的做派,想着反正安丹也在,便挥挥手没留。

    凌安丹一路和大玉儿有说有笑,眼角余光却注意着多尔衮的表情。

    这男人,真是越看越帅,剑眉朗目的,姿态也大气,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啊!

    “庄妃娘娘,这便是清心阁了。”

    庄妃有点儿尴尬,这赛音诺颜氏平时真的太不受宠,这小小的清心阁,她是从来没踏足过的。凌安丹却很热情,一个劲儿地邀请庄妃进去坐。末了像是忽然发现多尔衮还在,忙道歉:“哎呀,睿亲王,妾身的清心阁不比中宫,不好邀睿亲王进来坐。实在抱歉,妾身送您几步,门在这边。庄妃娘娘先进去坐吧。”

    大玉儿虽有不舍,但更怕多尔衮在她孕期做出什么糊涂事来,便很赞同安丹的做法。凌安丹陪着魂不守舍的多尔衮走到清心阁外,脚下故意一滑。

    “那妾身就不——哎呀!”她身体软倒,将将扑到多尔衮怀里,一对隐藏在氅衣下的巨乳软绵绵地堆到多尔衮的小腹上,令他浑身一凛。

    “小福晋小心。”多尔衮尴尬不已,这庶妃连个封号也没有,虽然这一幕即使被皇太极的耳目看见,也不算什么大事儿,但他平时连家里的福晋和侍妾都很少碰,更别说外面的女人。

    “谢睿亲王。”凌安丹直起身体,并不急于露骨,而是面露忧色道:“恕妾身说句不该说的,近来永福宫门庭冷落。妾身唯恐庄妃娘娘生产时,无人照看。妾身刚生完十二格格不久,知道女子生产之苦。只是如今皇上紧着关雎宫……”

    多尔衮果然紧张得不得了:“皇后那边,可有对策?”

    “皇后近来身子骨不好,兼之和关雎宫那位不对付,正要启程去行宫养病。”

    “小福晋,如此……”多尔衮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还得劳烦你多照顾着庄妃,若是有什么多尔衮帮得上忙的,让人穿信给大清门的守门侍卫班第。”

    凌安丹勾唇一笑,眸光流转间媚态尽显:“睿亲王放心,妾身省得。”

    Po①8dè.νíρ 初见:必须要拿下这个男人